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火绳枪
    现实留给朱利奥的时间并不多。

    现在是1495年,2年或是3年后,斯福尔扎与博尔吉亚的盟约也将告一段落,乔万尼可以在他的新宫殿里继续缅怀自己的亡妻,而卢克莱西亚将会面临新的婚姻。

    朱利奥.美第奇能够在这个年龄成为卢卡大主教,皮克罗米尼家族与葡萄牙人的投桃报李起了很大的作用,但在皮克罗米尼枢机成为教皇之前,他的位置只怕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提升,何况朱利奥在接受卢克莱西亚的求爱之后,就决定不再担任圣职,他希望能够与卢克莱西亚缔结正式婚约,而他们的孩子也不至于成为受人轻视的私生子。

    但有野心勃勃的教皇亚历山大六世,或是更正确地说,博尔吉亚的大家长罗德里格在,他是不会轻易地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一个不能给他们带来利益的人的,对于他来说,爱情、亲情以及女儿的幸福完全不如博尔吉亚家族的伟大事业来的重要,卢克莱西亚的前三次婚姻就可以证明这一点,朱利奥.美第奇有时候也会感到焦急,但他也清楚地意识到仓促行事只会导致失败——神圣联盟与法国的查理八世之间的战争是他显露于众人之前的一个机会,但他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领悟到率军作战的技巧与经验,也不可能如传说中的参孙或是大卫那样凭着单人之力扭转战局,他的麾下都是经验老道的雇佣兵,有他们在,他的安全可以得到保证,但这同时也注定了他们不会轻易地被一个年轻的教士折服——但可以收买。

    朱利奥.美第奇没有将皮克罗米尼枢机交给自己的商业汇票放在衬衫里,他一离开罗马,就把它兑换了出来,当然,他也没有愚蠢到随意敞开他的钱囊——他表现的非常和气,也不去干扰三位队长对士兵们的管理,他让他们吃饱,晚餐有一杯葡萄酒,在需要补充兵器和盔甲的时候也毫不吝啬,有时候也为他们祈祷,经过教堂的时候做弥撒。等到他们进入埃米利亚大道之后,这些士兵都和他非常熟悉了,他又让美第奇的商人们送上精美丰足又廉宜的货物,等到士兵与队长都快乐地拣选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又担心在接下来的战役中会丢失损坏时,他又承诺会让商人代为妥善保管,等到他们归来,他们可以从美第奇的商行里拿走这些东西。

    “也不知道能有几个小伙子能够回来,拿走他们的东西。”在士兵们兴高采烈,吵吵嚷嚷的登记时(有朱利奥.美第奇的保证,他们是很放心的),一个雇佣兵队长这样说道,朱利奥转头看了他一眼,那是拉尔夫,一个德国人,受佛罗伦萨的美第奇雇佣已有二十年,据洛伦佐说,他要比任何一个佛罗伦萨人更可信,这句话看似无心而发,却是三位雇佣兵队长第一次和朱利奥谈起有关于战争的事情。

    “如果他们不能回来,他们的东西仍然属于他们。”朱利奥指了指正在忙碌地记录士兵们留下的暗记,口信与地址(如果他们回不来,这些东西就交给他们的亲人)的商人们:“但如果可能,诸位,也许我过于天真了,我是希望我带了三百个人来,又带了三百个人回的。”

    另一个雇佣兵队长顿时笑了,他是卢卡人招来的,同样不是一个意大利人,而是一个威尼斯人,他的队伍里有许多土耳其的轻骑兵,他们善于使用弯刀,也善于使用弓箭,又有着强盗般的作风与残忍,是许多雇主愿意雇佣的好手,“您是个仁慈的好人,”他瞥了一眼临时同伴:“天主会保佑您的,事实上,想要保证一个好人毫发无伤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在最血腥的战场上。”????朱利奥仿佛十分感兴趣地点了点头,鼓励他继续说下去,果然,就如他曾经了解过的,并不是每个雇佣兵都渴望战斗,他们或许会欣喜于参与一场战争,是因为战争能够给他们带来财富与荣耀,但如果能够通过不战斗,或是不去全力作战就能获得,那就再好也没有过了。

    “不,您这样的大人原本就不该在战场上徒耗性命。”皮克罗米尼家族的雇佣兵队长又补充道,毕竟他接受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保证朱利奥的人身安全,如果朱利奥能够听从他们的劝说,设法留在军队后方,那么这个任务完成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我想您或许可以贿赂西班牙人,让他允许您远离战场。”

    “如果是别人,这个方法或许可行。”朱利奥提醒道:“但受西班牙国王派遣而来的是贡萨洛.德.科尔瓦多将军,我想你们听说过他的名字,他倒是很有可能允许我留在教堂里,但你们一定会被收编。”

    “但我们是您的士兵啊。”拉尔夫喊道。

    “嗯,”朱利奥点点头:“但你们也要知道,顽固的人强硬得过石头,而且在贡萨洛将军的眼中,我只是一个象征,根本用不到如此之多的兵力保护。”

    雇佣兵队长有自己的情报来源,他们知道西西里岛的主事人正是西班牙人贡萨洛,但他们对他还不是很了解,于是在今天的交谈结束后,他们又花费了几个金币去探听西班牙将军与军队的情况,得到的结果当然很令他们失望,他们当然不愿意去充当牺牲品和法国人的敕令骑士与瑞典人的长矛正面对抗,大幅度减员是任何一个雇佣军团都不想要面对的事情,但他们已经拿了美第奇的俸金并且几乎已经挥霍一空了。

    难道这次他们必须迎接命运之中必有的打击了?拉尔夫在自己的帐篷里转来转去,一个士兵前来禀报说,有个商人想要拜访他,拉尔夫原本想叫他滚,但一转念还是让他进了自己的帐篷。

    “先说好,”拉尔夫说:“我已近没有钱来买你们的东西了。”

    商人可不信他的话,一个雇佣兵队长,正值战争期间,说自己囊中空空倒不如说地狱里没了火,他们一贯是擅长欺诈勒索的,何况他们的雇主还是一个美第奇,卢卡的大主教:“我这次带来的可不是一般的东西。”他说:“正是您们最为需要的。”

    拉尔夫一早就看到了那个盒子,它有半个男人那么高,一个女人那么宽,商人把它们带进来的时候可耗费了不少力气。

    商人打开了匣子,拉尔夫看到里面装着三副火绳枪。

    ————————————————————————————————

    要说拉尔夫对朱利奥.美第奇有什么深刻的印象,那是在说谎,他所能了解到的,也只有内里家族的家长的妻子,美丽的康斯特娜所告诉他的一些事情,他不是很相信,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将刀剑压在一个国王的脖子上,如果真有人那么做了,那么这个人肯定是个走投无路、目无尊长的亡命之徒,而一个美第奇,最差也能够谋得一个尊贵的圣职,而且那时候他就已经是卢卡大主教了吧,何必要为了一个已经衰败的家族甘冒生命之危呢。

    他当然不会知道朱利奥对美第奇家族怀抱着怎样的复杂情感,拉尔夫在率领着士兵出发时,只担心这个教士因为过于年轻而轻视血腥的战场与诡异的政治而犯了冒失莽撞的错误,就像是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次子胡安那样,明明只要充当一面旗帜,他却不断地在任何可以插嘴的地方指手画脚,不但惹得那些真正的将领不快,还让教皇为他安排的得力助手,实质上的教会军统帅盖多暴躁不已,不过让拉尔夫来说,盖多.菲尔特也不是什么好样儿的,他是个书本上的骑士,口头上的凶徒,要说盖多的父亲才是真正值得钦佩的勇士,可惜的是这位将领太爱自己的儿子了,过早地将自己的荣耀和士兵都给了他。

    幸而这位大主教似乎颇有自知之明,他没有掠夺他们的士兵,也没有将他们如同仆人般的呵斥调派,他可以算得上是个慷慨的好主人,而且在他们赶赴西西里的这段路程中,拉尔夫与另外两位雇佣兵队长发现,朱利奥.美第奇居然也有着不逊色于他们的好身手,说实话,如果要说摆弄匕首、短剑与弓弩的技巧,说不定他们还有所欠缺呢——年轻的主教在路程中几乎没有使用过马车,他不仅骑术高超,还有着一匹毛色如同晨光的阿拉伯马,奔跑起来就像是一阵狂风,单就为了这匹马,他们的士兵也会按捺住对一个主教与雇主的敬畏,设法接近,和他说几句话儿,为他洗洗马或是喂点草什么的……在马匹的主人不但和气,还带着点孩子气的时候,年轻人们就此混作一团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有个傻乎乎的小伙子,误以为朱利奥只是一个喜好虚荣的小伙伴,还特意向拉尔夫提起,希望拉尔夫能够将他雇入他们的队伍呢。

    “难怪有人说主教在马背和床铺上做的圣事要比在祭台前做的要多得多。”拉尔夫低声咕哝了一句近似于渎神的话,走进了雇主的帐篷。

    拉尔夫是来向朱利奥请求购买更多的火绳枪的,火绳枪在这个时候已经广为人知,但系统地应用到战场上还没有人尝试过,拉尔夫这么做,是因为商人给他带来了一个情报,那就是他们即将面对的西班牙将军贡萨洛并不喜欢新式武器火绳枪,他认为这是贵人们拿来玩耍的小玩意儿,在战场上发挥不出比弓箭更好的作用,而且火药的烟雾和光还会弄伤使用者的眼睛,如果朱利奥带来的是三百个火绳枪手,他们大概会被聊胜于无地安排在战场一侧,到时候他们可以视战局而决定前进还是后退,另外,作为火绳枪手,在用空了火药和引药之后,抢先撤退也没什么可说的。

    另外两个雇佣兵队长一致推选了拉尔夫,毕竟他与美第奇家族熟悉,这无形中也确立了拉尔夫临时首领的地位,拉尔夫曾经想过可能需要耗费一番口舌,毕竟火绳枪价值不菲,但朱利奥看了他拿过来的样品之后,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拉尔夫。”

    在拉尔夫告退的时候,朱利奥.美第奇叫住了他,雇佣兵队长转过身来,阳光从卢卡大主教的身后投入房间,留下一块巨大的黑影,却又在影子的主人身周勾勒出一道璀璨的光边。

    “你们会好好练习火绳枪的,对吗?”

    “……当然。”拉尔夫下意识地点着头说:“当然。”

    ——————————————————————————————————

    贡萨洛将军在越过山岗后看见的就是这么一队火绳枪手,他们将火绳枪明晃晃地背在身后,胸前悬挂着一溜装着发射药的白色小瓶子(每瓶装一发的药量),腰侧分别有一只装引药的小壶,还有一只装弹丸的皮盒,他们身边的仆从牵着驮马,驮马上已经有了不少猎物,而为首的那人,在色彩肃穆的黑色长袍外披着华丽的俗世斗篷,带着一顶紫红色的宽沿帽子。

    对方一看到向着自己奔来的贡萨洛,也立即提缰扬鞭,向着贡萨洛奔去,他的侍从们紧随在他身后。就在双方还有三五百尺的时候,贡萨洛听见主教的队伍里发出了一声尖锐惊恐的叫喊,一匹马先是猛地向着一侧倾倒,又在慌乱中踢中了身边的另一匹马,让它跌倒在了主教的马蹄前,贡萨洛将军的心中刚在诅咒无所不在的魔鬼,就看到那匹淡金色的阿拉伯马在降速避让之后竟然又瞬间高高跃起,轻盈地飞过四蹄朝天的倒霉鬼,稳稳地落在另一侧。

    “好啊!”贡萨洛将军高声叫道。

    主教转头看了一眼跌倒的马匹,看到只是马匹跌倒,但侍从都安然无恙,才继续向贡萨洛驰去。

    他们在一处开满了野生铃兰的缓坡上相聚,于俗世来看,对方应该先向贡萨洛行礼,但于神圣的礼仪来说,贡萨洛应该先去亲吻对方的戒指,或是长袍,但他们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只是在马上向着对方齐齐一躬,贡萨洛一见到这个小伙子就不由得喜欢上了对方,这是一张有生气的,秀丽而端正的面孔,眼睛明亮,没有过度秽乱饮酒而带来的浑浊灰黑,即便身为主教,但对方之前显示的娴熟马技与遭遇危险时没有一点慌乱的态度丝毫不比那些久经磨练的标枪骑士差。

    多好的小伙子啊,贡萨洛发出了和雇佣兵队长拉尔夫一样的喟叹,如果他不是一个大主教,倒是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骑士(战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