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信任(下)
    进入七月,罗马的空气开始变得炎热起来,人们的衣着变得愈发轻薄,香料与汗水的气味混杂在一起,加上这个时代,以及虔诚的人们将沐浴视为一种罪恶或是奢侈的享受,以至于在人群密集的地方,会令人觉得不是置身于神圣之地,而是骡马集市或是鞣制皮革的作坊。不过这些可影响不了躲藏在罗马近郊的一对小爱情鸟,如云般的密林不但很好地掩藏了他们的热情,也同样将喧嚣与炎热阻隔在外。

    凯撒在一个明丽的早晨策马至此,但在房间里没有找到他的妹妹卢克莱西亚,询问了仆人,才知道她和她的丈夫去了林里的小湖。

    这是一个只有银湖十分之一大的小湖,隐藏在密林中,湖水的源头据说是来自于地下的一股泉水,清澈而冰冷,几乎没有鱼,只有透明的小虾。凯撒沿着一条不明显的小道走了过去,拉开一条野苹果树的树枝,碧波金鳞的湖面顿时出现在他的眼前,随之而来的是明亮而清脆的笑声,他一听就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他的妹妹卢克莱西亚,他在湖面上搜索船只,但没有船只,忽而一个人从湖水中浮了起来,然后是另一个。

    他们寸缕未着,光滑的皮肤在灿烂的阳光下发光,仿佛是水泽仙女的孩子,水中的精灵,青春而狂热的气息甚至比阳光还要强烈,令得凯撒一阵头昏目眩,一根利箭直接刺入他的心里,它的名字叫做嫉妒,他看着他们在激荡的涟漪中拥抱,相互抚摸与亲吻,犹如进入到了一个绚丽的噩梦中,他的手指卡入苹果树的树枝,把它折断,清脆的卡擦声引起了朱利奥的警觉,他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过来,凯撒丢下树枝,踩过凋零的花朵与青涩的果实,大踏步地走向他们。朱利奥转头和卢克莱西亚说了几句话,就游向岸边,先提起一件外衣套在自己身上,然后拉开一张巨大的丝绒斗篷,将紧随其后的卢克莱西亚笼罩其中。

    卢克莱西亚抓着斗篷的领口,只露出湿漉漉的头发与面孔,还有两只如同兔子般洁白的脚,她笑着抬起头,让自己的兄长亲吻自己的额头和脸颊:“你怎么有空来看我们?”她高兴地问道:“我以为你最近会非常忙碌。”凯撒知道她是指自己卸除教职与接手胡安权力与势力范围的事情,但他仍然不免像是吞了一团火炭那样感到胸口焦灼,尤其是他注意到卢克莱西亚在问候之后立刻后退,和朱利奥站在一起的时候。

    “看来你们过得非常幸福。”凯撒轻声说,与其说是给卢克莱西亚与朱利奥的,倒不如说是给自己听的,但听力敏锐的朱利奥还是捕捉到了这句话,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心了,朱利奥总觉得这句话充满了阴郁之气。

    凯撒不看卢克莱西亚,不然他会受不了的,他的视线专注在朱利奥身上,人们说女人受到爱情的滋润会变得美丽年轻,事实上男人也不遑多让,朱利奥还是个幼童时就以沉稳自制著名,相对的有些人也会觉得他孤僻古怪,难以接近,可现在呢,他就像是在凡俗间获得了肉身的天使,失去了贞洁,却更易令人受到诱惑,若是罗马的那些女人们,也许还有一部分男人,看到现在的朱利奥,一定会用他们的眼睛,手指和牙齿将他撕得粉碎,吞吃入腹——凯撒一点也不奇怪卢克莱西亚为何要做出这种鲁莽的事情,她虽然是个博尔吉亚,却也是个女人,或许正是因为她是个女人又是一个博尔吉亚,所以她才会这么做。

    也正是那种不惜一切也要得到朱利奥的狂热情感才能够让凯撒放弃自身复杂的情感与对于父亲权威的畏惧而同意为他们证婚。

    “我不想打搅你们,”凯撒说:“但我需要你,朱利奥,教皇冕下派遣我去那不勒斯,为阿拉贡的弗雷德里克加冕,另外……他希望我能够达成与其女儿的婚约。”

    朱利奥看了一眼卢克莱西亚,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后点了点头,他们虽然正处于火热的恋情中,但他们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政治动物,教皇让凯撒去为那不勒斯的新王加冕,其用意还用多说吗,考虑到凯撒不久之后就要卸除教职,成为凡俗亲王,那么身为那不勒斯国王之女的丈夫,他也有了继承那不勒斯王位的权力——但无论怎么说,这次出行无疑是重要,显赫又威风的,能够成为他身边亲密的随从,既是一种责任也是一个奖赏。朱利奥无论是出于朋友与下属的立场,还是为了卢克莱西亚,都不可能拒绝凯撒的邀请。

    卢克莱西亚就像是一个贤惠的妇人那样为朱利奥准备好了行装,她站在最高的露台上,目送两个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策马离去,心中充满了膨胀起来的忧郁与怀念。

    教皇特使的队伍很快就赫赫扬扬地出了罗马城,罗马也随之迅速地炎热起来,卢克莱西亚依然住在她与朱利奥的“家”里,平静地在湖水与侍女的陪伴下等待兄长与爱人的归来,问题是不好的消息接踵而至,为新王加冕的任务很快完成,但新王与他的女儿卡罗塔非常理智地拒绝了凯撒的求婚——虽然人们传说卡罗塔公主事实上非常享受凯撒的追求,但作为国王的女儿,她也很清楚,若是她答应了凯撒的求婚,那么她的父亲就可能再也不会有儿子,甚至很快就会因为各种意外而死去,而无论如何,一个失去了国家的公主并不比一个富有的寡妇更珍贵。

    “喝点薄荷水吧。”卢克莱西亚的侍女为她端上了冰雪浸过的薄荷水——按照此时人们的做法,是将冰雪投入水中,但朱利奥一直坚持将冰雪堆在杯子外面的做法,毫无疑问要更为奢侈一些,不过考虑到他出身以奢靡无度而著称的美第奇家族,这点坚持也不过分,何况卢克莱西亚身为亚历山大六世最珍爱的女儿,她的年金或许比一国公主更宽裕,但她端过杯子放在嘴唇边的时候,还是迟疑了。

    “需要再加点蜂蜜吗?”侍女关心地问道:“还是葡萄酒?”

    盛放在玻璃杯中的薄荷水清透干净,新鲜的薄荷叶浸泡在水中犹如由祖母绿雕刻而成的珠宝,水波映射着外界的光线,杯壁上悬浮着密集的水珠,只看一眼也会让人觉得口舌清凉,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毫不犹豫地将它倒入口中,卢克莱西亚却不知为何始终无法听从自己的*,她将这个发自于内心深处的声音判定为对危险的预警,但侍女喝下这杯薄荷水后并未中毒或是出现不好的状况——她突然心有所感。

    卢克莱西亚的母亲瓦诺沙现在已经是一个富有的寡妇,她的丈夫(名义上的)已经去世,而亚历山大六世,她事实上的丈夫,已经有了新欢,也很少来找她,她一个人居住在罗马的郊外,过着优裕而悠闲的生活,听到女儿的召唤,她匆匆而至,在检查了卢克莱西亚的身体后,这位对于产育有着丰富经验的妇人不由得大惊失色,她知道卢克莱西亚的上一段婚姻并未让她摆脱少女的身份,但现在卢克莱西亚明显就是怀孕了。

    她看着神情镇定的卢克莱西亚,一阵阵的头昏目眩,她并不担心卢克莱西亚的失贞,毕竟罗马乃至整个意大利的少女,少妇都有着那么一两个挚爱的情人,只要父亲兄长,以及家族得力,她将来的丈夫不会太过介意,但怀孕与私生子就很难处理,“孩子的父亲是谁?”她有那么一瞬间想到了自己的长子凯撒,毕竟她有听说过博尔吉亚家族的风俗,还有她终究也曾做过亚历山大六世近二十年的情人,为他生了好几个孩子,她担心的是亚历山大六世显然已经为卢克莱西亚安排好了后面的道路,如果这个孩子影响到了他的计划,他一定会勃然大怒。

    “是谁?”瓦诺沙追问道。

    “一个我爱的人。”卢克莱西亚回答说,她也有些惊讶,毕竟她的母亲瓦诺沙初潮就来得很晚,她很早就成为了罗德里格的情人,但她的长子凯撒是她在三十四岁的时候诞生的,卢克莱西亚也是如此,她的身体虽然看上去已经发育成熟,但昭示生育能力的潮水始终没有来过,她能够让朱利奥同意亲近自己也正是出于此,她以为这个孩子会在几年后到来呢,不过相对于瓦诺沙的忧心忡忡,她的心中只有欢喜,她希望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朱利奥的第一个孩子,这曾经是个奢望,毕竟若是步入下一次婚姻,她没有任何借口拒绝与新的丈夫同房以及生养子女。

    “凯撒?”瓦诺沙颤抖着问。

    卢克莱西亚惊讶地看着她:“凯撒是我的兄长。”

    瓦诺沙按着胸口,虚脱地瘫坐在了椅子上:“感谢上帝,那么,我认识一个可靠的女巫……”

    “快打消那个罪恶的念头,”卢克莱西亚赶紧说:“我要留下这个孩子。”

    “你父亲知道了会怎么说!”瓦诺沙尖叫道。

    “那就别让他知道。”卢克莱西亚毫不犹豫地接道。

    “不可能的。”瓦诺沙陡然冷静下来,“不可能的,你知道。”

    ——————————————————————————————

    凯撒与朱利奥已经在那不勒斯的努奥沃城堡居住了十二个星期,对于那不勒斯新王的怠慢,与其女卡罗塔的敷衍,凯撒又是愤怒,又是焦躁,与他相反的,朱利奥虽然也很想要回罗马,和卢克莱西亚在一起,但他终究还能够保持自己的理智,他和凯撒两人单独在书房的时候,他以一个亲眷而非单纯朋友与下属的亲密姿态按住了凯撒的肩膀,提醒他这本不是什么一蹴而就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他们能够想到的事情,那不勒斯国王也能想到,在他甚至没有一个儿子的情况下,轻易相信凯撒,丧失的不但是他的权力与地位,可能还有他的性命,而现在,凯撒甚至不是一个俗人,他还是一个红衣主教,一个至少在表面上不应该沉溺于女色与军势的圣人,这让许多问题都不能够放在台面上。

    “我们或许可以举办一个宴会,”凯撒阴沉地说:“如果弗雷德里克死了,那么我可以请求教皇允许我与他的女儿结婚。”

    “不行,”朱利奥不假思索地反对道:“那是一个国王,不是一个主教,圣父的手不能够伸到世俗里来,这是人们默认的规则,凯撒,如果一个国王会死于红衣主教端来的葡萄酒,所有身着法衣的人都会被驱逐,别小觑他们,他们或许是敌人,但第一个摘取禁果的人一定会被群起而攻之。”

    “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凯撒毫不讳言地说:“而且,”他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难道你不该为了此事竭尽全力吗?若是我无法成为卡罗塔的丈夫,卢克莱西亚就要成为阿方索.阿拉贡的妻子了。”

    朱利奥的手轻微地颤抖了一下,但发自内心地说,他对眼前的僵局确实缺少解决方法,亚历山大六世与凯撒的态度简直就是*裸地放在明面上的,即便是一个蠢笨的马夫,也知道凯撒希望能够成为那不勒斯的统治者,那不勒斯的新王也不是一个笨人,就像是一头猪在看见屠刀的时候也会撒腿就跑那样,难道他还会自己将头放进绞刑架的绳圈里吗?这种情况,不是单纯的金钱或是武力就能予以改变的,谁都知道生命要比什么东西都更重要,而且就他看来,那不勒斯的新王对圣所与圣父的敬意只怕比早晨的雾气还要来的淡薄,想要用信仰与舆论来束缚恐吓他也几乎不可能。

    朱利奥没有回答,凯撒却已经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他对朱利奥的情感与对卢克莱西亚一样复杂,他立即握住了朱利奥的手,不愿意就此放弃这么一个朋友与兄弟,是的,有时候,朱利奥甚至比他的兄弟更让他来得亲近信任,“原谅我,”他说:“我太过懊恼了。”

    “别让情绪控制你。”朱利奥平静地说,“凯撒,给我一点时间,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