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咸猪手
    “户外直播不去不去,外面的世界是地狱。”海拉缩在电竞椅上瑟瑟发抖。

    “户外不去,太乱了。”蓝染淡定的喝了口茶。

    “皮卡,丘”皮卡丘兴致很高,圈养了这么久,早就想出去玩了。

    “哦户外不错的样子,去购物嘛”凉冰双眼放光,商场购物和逛淘宝可不是一种感觉。

    “当然,只要你能摆平他们俩,我带你去江浙最大的购物商场。”季唐可不想瞎,宁可大出血。

    叮铃铃,季唐手机响起,来电显示,尹亦恒。

    “喂怎么了老大”季唐疑惑的问道。

    “怎么了良心喂狗了是吧带着女神和萝莉出去直播,就没想和哥几个打个招呼姜越和征宇都快撸断**了。”尹亦恒压抑的说道。

    “这么恶心那麻烦把这俩断**的直接埋了把。”季唐嫌弃的说道。

    “滚犊子,我就是个形容词,麻溜下楼,哥几个等半天了。”

    说完尹亦恒就挂断了电话,季唐一个健步冲到阳台边上,发现楼下三个家伙齐刷刷的蹲在道边,要是穿着西装带着墨镜,活脱脱上门讨债的啊

    “怎么了那几个家伙又来了”凉冰走到季唐(身shen)边看向楼下。

    “贼心不死啊”季唐无奈的捂着脸。

    “本王不吝啬给他一个机会。”凉冰认真的看着季唐。

    “你可拉倒吧,且不谈你能在我这个世界玩多久,我现在怀疑你能在我这个世界活多久,你这直播间活脱脱邪教聚集地好么我都怕那天差水表的查到我家,四副手铐一个笼子一窝端了。”

    一开始凉冰的直播间只是有些污,现在已经是群魔乱舞了,(日ri)常开车,(日ri)常翻车,传播堕落,传播自由,就差**证道了。

    “哼。”凉冰黑着脸一甩头回客厅了,要不是神力尽失,转手吸了你们这颗小恒星以示神威。

    凉冰直播间里的邪教徒们听到凉冰今天户外直播的时候,登时嗨了起来,平时凉冰根本不告诉他们自己住在那,现在是时候先摸清凉冰大致所在的地方了。

    “麻溜的把弟兄们都叫出来,女神的原味内裤就在今天了。”

    “有什么环游过国的朋友都叫过来,一条女神悬赏10万。”

    “10万津巴布韦币越南盾卢比”

    “这直播间太污了,老子反手就是一个关注。”

    凉冰看到公屏的交流把脸凑近了手机“真的一条10万rb么”

    “你能不能有点下限有点(身shen)价感堂堂女神,因为10万rb要出卖自己的节((操cao)cao)”季唐一脸崩溃。

    凉冰撇撇嘴“我像是缺钱的人么这是为了调节直播间的气氛,你看,这么一会就进来了20多个新朋友。”

    “”季唐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胸xiong)大,你有理。

    凉冰兴奋的一挥手“今天的目标,市区百货商场,逛到腿软。”

    季唐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报复你是奔着我破产来的吧”

    凉冰斜眼看着季唐“是你要带我们来外面逛的,难道不应该负责么嗯”

    斜眼看着季唐的凉冰自有一股风(情qing),而且威胁季唐的时候眯起双眼更是让季唐心跳加速“内个,我卡里就剩下不到七万了,省着点。”

    凉冰骄傲的哼了一声,拿过季唐的银行卡凑到海拉(身shen)边嘀嘀咕咕的计划起要买的东西。

    “艾,艾,唐。”叶征宇凑过来神神秘秘的递给季唐一张卡。

    “什么啊”季唐疑惑的看着手里这张黑乎乎的卡。

    “信用卡,现在至少还有10的额度,把你那张换回来。”叶征宇小声说道。

    “这不行。”季唐直接把卡塞了回去,“这么多钱我哪能收。”

    叶征宇又把卡塞了回来“10在我爸眼里只是小钱,我也知道凉冰和我不可能,我就是为了享受一下年轻时候追女神的感觉,比凉冰还优秀的我想是很难见到了,在不追就没机会了。”

    这理由很强,季唐收下了卡,心里不(禁jin)感叹有钱人是真阔绰,哪像自己,攒了这么多年才攒了不到10万块。

    “对了,唐,上次那个刘玥你还记得吧”尹亦恒凑了过来,“好像她朋友被你蹶了,打算约你去漫展找回场子。”

    “怪我喽他俩脑补能力那么强,非得显摆,在漫展找一个宅男的茬亏他们想得出来呀”季唐一捂脸,“我这算不算间接帮咱们御宅族发展队伍了”

    既然打算去漫展找场子,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深入了解御宅文化了恭喜宅男数量1,就是不知道是那个一脸不羁的朋克,还是故作老成的西装。

    以凉冰和海拉的颜值,足够吸引整个车厢的注意了,尤其是凉冰,清纯的脸,妩媚的气质,吸引了两个公交咸猪手的注意。

    蓝染看到两个不怀好意的男子凑近凉冰,眉头一皱就要走过去帮凉冰解围。

    季唐赶紧拉住蓝染“往后靠,别一会溅你一(身shen)血。”

    蓝染“”

    就在其中一名男子即将要摸到凉冰的翘(臀tun)的时候,一个运动鞋的鞋底印在了他的脸上“找死”

    关欣从小看金庸武侠长大的,连了搏击之后就以侠来约束自己,平时看到路边有欺负人的都出手,更别提这种咸猪手对同伴下手了。

    “啊别别别,啊我错了,姑(奶nai)(奶nai)我错了”

    “诶呀我真错了,这是我最后一次。”

    “放过我吧救,救命啊”

    季唐不忍心的扭过了头,可怜的娃,要是摸到了你还算赚发了,好歹你摸了个神,现在5000医疗费够不够用还是个问题。

    “内个,闺女,差不多了,再打就打死了,我想他应该长记(性xing)了。”一个老头实在看不下去了,赶紧拉住关欣,“因为这么个人把自己也搭里,不值当啊。”

    “就是,妹子你的命可比他的值钱多了。”

    一车的人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一个咸猪手产生可怜的(情qing)绪,实在是太惨了实在看不下去了。

    “算你运气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