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打~劫
    “搞定,过两天就能帮你们弄(身shen)份证了。”季唐坐会座位说道,“哦,皮卡丘没有。”

    “丘”皮卡丘两个大耳朵耷拉了下来,有点蔫。

    “总欺负小丘,坏银。”海拉顺势抢了季唐两根(肉rou)串以示惩罚。

    快吃完的时候季唐忽然放了个(屁pi),巨响。

    这个(屁pi)崩的季唐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鬼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这么做

    这个(屁pi)的声音堪比双响炮仗,季唐(屁pi)股下面的创意椅子应声而散,带着季唐一起倒在地上。

    我(日ri)你的妈呀贾维斯给我滚出来季唐的(情qing)绪已经到达临界点,整个六层,还是饭点,得多少人听到啊我不要面子的

    宿主别激动啊,这是第一次的惩罚啊,你忘了贾维斯丝毫不慌。

    我滚你大爷的惩罚,这是关键时刻啊季唐愤怒的咆哮。

    系统自有定数,请宿主不要质疑本系统的判断力,谢谢。

    靠又是现编对不对,啊

    啊啊啊啊啊

    季唐要疯了,怎么办和他们说这个(屁pi)和我没关系

    椅子都塌了,谁信啊

    这是真人整蛊游戏

    摄像机都没有啊

    “你们这椅子质量也太差了,万一哪根木头扎到(身shen)体里怎么办啊”尹亦恒拉过负责人说道。

    “这实在不好意思,可能是之前我们搬运食材的时候推车撞到了,是我们的责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负责人赶紧道歉,“为表歉意,客人的账单我们给予6折优惠。”

    要不怎么说负责人会做事呢,(屁pi)声和椅子碎裂的声音还是能听出来的,但是好椅子能让一个响(屁pi)崩碎所以不管是不是客人的问题,先把责任揽过来。

    如果是客人的问题,那客人顶多为了自己的颜面叫两声得了,如果是店里的椅子问题,这么一个响(屁pi),想必客人自己也觉得是(屁pi)崩坏了椅子,这时候再给个优惠,皆大欢喜。

    而优惠不能是8折9折敷衍,也不能1折2折放血,5折6折最佳。

    “没事没事,可能是我们这朋友太重了,你忙你的去吧。”姜越快憋不住笑了,什么叫木头扎入(身shen)体这么粗的木头扎进入,还不把人都扎透了除非

    季唐脸上毫无血色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他现在觉得整个六层的人都在看自己。

    “我很好奇,以人类的**,和括约肌的强健程度来说,不应该会这么响呀”蓝染一本正经的看着季唐说道。

    我草,你能吃你的饭不这种问题只会拉低你蓝染惣右介的b格而已。

    “忽然有一种吃不下去的感觉。”关欣尝试两次都没能把烤(肉rou)塞进嘴里,绝望的放下了筷子。

    “嘶能不能不火上浇油了”尹亦恒瞪了一眼关欣。

    关欣突突舌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唉”季唐深沉的叹了口气,“我解释了你们也听不懂,总之你们只需要知道这个(屁pi)的产生来自于不可抗力就可以了。”

    “我们懂,如果不是不可抗力,这种级别的声音应该已经伴随着其他东西一起出来了。”叶征宇淡定的喝了口饮料。

    “你们真恶心我也吃不下去了。”海拉也绝望的放下了筷子,不是(屁pi)就是屎,男生们蒸鹅心。

    这边没事了其他找茬的人来了,几个带着金链子浑(身shen)纹(身shen)的家伙走到几人桌子旁一脚踩在桌子上一副****的样子说道“刚才是那个活的不耐烦的东西放了个那么响那么臭的(屁pi),嗯影响爷爷们吃饭了知道么”

    关欣((舔tian)tian)((舔tian)tian)嘴角站了起来“一群小混混,跟谁爷爷爷爷的呢”

    “就是,带个金链子纹个纹(身shen)就社会人了呦,还是母猪佩奇,这玩意不是好几个月前就(禁jin)播了么”尹亦恒也不拿这几个家伙当回事,靠在座子上嘲讽道。

    “草,你脸上哪两个窟窿眼是喘气的是么这他吗的是穷奇,是上古异兽。”小混混瞪着眼睛看向尹亦恒。

    “你可拉倒吧,还穷奇,土狗都够呛,赶紧的有多远滚多远,你们这样上不得台面的小混混我修理多了。”尹亦恒像打发苍蝇一样打发几个小混混。

    这种小混混就属于古惑仔看多了,但是没学到精髓却认为自己很吊的社会青年,弄几个不三不四的纹(身shen),然后横一点,一般学生都会害怕,碰到硬茬子就会被修理的那种。

    “是不是龙哥给你脸了”穷奇青年(身shen)后一个纹龙的小混混撅着嘴上前一步。

    “除了龙哥就是虎哥,我的天,你该不会叫山”尹亦恒苦恼的捂着脑门。

    “看来不给你们颜色瞧瞧是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个眼睛了,兄弟们,上。”

    季唐大致查了查,一共六个小混混,那个龙哥,也就是穷奇青年去找上了尹亦恒,疑似山鸡青年随手揍向蓝染,(身shen)后两个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去找海拉和凉冰占便宜,还有一个壮一点的正在被关欣按在地上胖揍。

    “看来剩这一个是咱哥仨的了,我先声明啊,谁酒瓶子没碎,这顿饭谁请。”季唐一手一个酒瓶子站了起来。

    叶征宇拧了拧脖子“酒瓶子多没意思,这有个烟灰缸,打不碎这顿饭我请。”

    “你俩心不诚,净拿玻璃。”说着姜越拿起了季唐放烤串的铁托盘,“得用这个。”

    六个小混混走过来的时候周围的食客就跑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事(情qing)结束的这么快,好像就是一个照面的事,六个小混混躺了一地。

    “没意思,这战斗力还不如咱学校门口收保护费那群家伙。”尹亦恒踩着龙哥失望的说道,“哎哎哎,媳妇,差不多得了,再打下去你就该手疼了。”

    海拉,蓝染,凉冰,一个赛一个能打,尤其是打算欺负海拉的小混混,穿着玩偶服的漂亮妹子一定要趁机吃几块豆腐才行,但是手刚摸向海拉的(胸xiong)口的时候,他就觉得意识一阵恍惚,然后就被卸掉四肢在地上(挺ting)尸了。

    季唐几人坐回去的时候凉冰不高兴了“这就完啦”

    “啊,不然类”

    “当然是打劫时间了,哪有挑衅之后挨顿揍就没事了的”凉冰嘟着嘴站起来用高跟鞋踢了两下龙哥,“现在把你们(身shen)上的软妹币都交出来,如果付不起我们这顿饭钱,统统从窗户丢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