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印堂发黑可能有桃花劫
    “讨打是吧一会是不是还要给我来一句姕巭孬孕奀嫑勥烎”凉冰的眼中露出了危险的目光。

    “我去,你这新文化接受能力这么强的么还弄明白了读音”季唐惊恐的看着凉冰。

    “切,字典里面所有文字我都记住了,包括网络造字,你以为女王没了神力就等于普通人了天真。”凉冰高傲的抬着头。

    “不愧是女王大人,是在下输了。”

    季唐深知继续下去凉冰就要开始使用(诱you)惑攻势了,到时候输的更惨。

    季唐和凉冰扯皮结束就发现海拉在旁边不停的摇头,而且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的((操cao)cao)作。

    “房东,你这种状态感觉你这把没得翻了,虽然对面也很菜,但是比你们强一丢丢,就那么一丢丢。”海拉伸出右手小拇指和大拇指指甲比划着说道。

    海拉的眼光没的说,季唐终于输了。

    麻利的把位置让出来,海拉看的自己浑(身shen)不舒服,真的玩不下去了。

    “皮卡皮卡,皮卡。”皮卡丘跑过来拉着季唐裤腿,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的看着季唐。

    季唐一拍脑门“不好意思,我给忘了,现在就买。”

    季唐忘了不代表皮卡丘能忘,那可是两斤多的高级口粮。

    “正好,键盘和鼠标一起买了吧,蓝叔,你们两个需要换个键盘么”季唐拿着手机问道。

    “我就不用了,我对这东西没什么需求,况且最近一段时间要动工了,别浪费了。”蓝染摆摆手,能够上网查资料和聊天就够了,更何况现在基本都是用手机。

    “我也不用。”凉冰不知什么时候敷上了面膜,“有那个资金不如给我多买两斤黄瓜,都不够用了,现在的黄瓜质量太差了。”

    季唐捂着心脏倒向沙发“我求你把话说行么我这心脏有点承受不了了,家里没有速效救心丸。”

    凉冰翻了个白眼“龌龊,老娘是用来切片敷脸的,现在的黄瓜,营养少,水也少,一筐都不顶过去一根。”

    “你不是有面膜了么”季唐问道。

    “面膜敷脸之后要用黄瓜擦一遍,毕竟是化学物品,伤脸。”凉冰忧伤的说道,“想我以前,从来不需要这些东西的,哎,做了普通人才知道女人的难”

    这种文艺女青年路线不适合凉冰,怎么看怎么出戏,季唐只觉得一股恶寒。

    买好了皮卡丘的苹果和蜂蜜,海拉的键盘和鼠标,季唐靠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发呆。

    以前还能玩玩游戏,自从海拉技术修炼成功,季唐就再也玩不下去了,总觉得玩的不是一个东西。

    大脑放空的季唐不由得开始思考自己获得系统这么久都做了什么。

    吃吃喝喝,玩游戏,泡妹子,作弊算了不思考了,还是去水群吧。

    鸡汤有活人没

    鸡汤诶克斯q死米

    鸡汤我草,什么(情qing)况

    这种24小时不间断的群,竟然凉了难道世界末(日ri)要来了

    古踏马黑暗之神别费劲了,这几天注意力都在海门市那里,谁还有心思水群啊。

    鸡汤求解。

    刷屋子突然黑了下来,季唐手机也一直显示无ifi信号。

    “no”海拉绝望的尖叫声传来,捂着脑袋所在角落瑟瑟发抖。

    “什么(情qing)况靠,老娘没有流量了。”凉冰也一脸不爽的拿着手机问道。

    大晚上的停电真让人糟心。

    “不对啊,怎么只有咱们家停电了会不会是那里烧了”蓝染望着小区其他人家亮着的房间道。

    “我去看看。”

    季唐翻出工具箱拿出电笔,挨个尝试,但是每一个线路都是好用的,这就怪了。

    “电闸也没有任何异味,奇怪,难道是那里遗漏了”

    季唐坐在沙发上摸着下巴思索,没有东西损坏怎么会没电了

    “报修吧。”蓝染推推眼镜,这么黑也看不了书了,要不是时间太早直接就洗洗睡了。

    维修人员很快赶来,两人利索的打开工具箱开始排查。

    “兄弟你这点掐的太准了,你再晚两分钟我俩就下班了。”维修员a一边叹气一边说道。

    “不好意思,我这也是突然事件,好好的突然就没有电了,不好意思,意外,意外。”季唐一边道歉一边洗水果。

    “不过你家东西都没问题啊,就连走廊的电箱也显示正常,奇怪。”维修员b挠了挠脑门,“没有短路,没有烧毁,也不是大范围停电,奇怪。”

    维修员a忽然扭头看向季唐“季先生,你该不会是,欠费了吧”

    “诶”

    维修员a捂着脑门说道“电费啊月底因为疏忽大意忘记缴电费的家庭很多”

    季唐尴尬的送走了两名维修员,用手机一查,果然已经是欠费了。

    紧急冲了100元之后,不到半个小时,屋子重新恢复了光亮。

    “不应该啊,电费用到下个月中旬都够了。”季唐喃喃自语的调出用电时间明细表,“我去,24小时消耗而且每天下午3点用电量极大你们什么(情qing)况”

    蓝染疑惑的摸摸头“海拉经常通宵玩游戏,我下午三点做实验,不是和你说过么”

    “啊有么”季唐懵了,怎么没印象

    “有的,你好好想想。”蓝染肯定的点点头。

    看着季唐摸着脑袋坐在一边仔细回想,凉冰凑过来小声问道“你这么忽悠小唐是不是不太地道啊”

    蓝染微微低头用镜框掩盖自己的眼神“这是善意的谎言,合理(性xing)欺骗,为了让小唐的大脑活跃起来的必要手段。”

    凉冰嘴角微微抽搐“这种理由”

    季唐正在苦苦思索他们什么时候告诉过自己这件事(情qing)的时候,电话响了。

    “米爽找我有事么”季唐疑惑的问道。

    “那个,能帮我个忙么”米爽少见的有些期期艾艾的样子。

    “嗯什么忙”季唐更好奇了。

    “明天和我去一趟我家,装我男朋友呗”米爽试探的问道。

    “啥”

    这时凉冰神神秘秘的凑了过来“少年,我观你印堂发黑,可能有桃花劫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