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蜜汁脑回路
    凉冰看着大口大口喝水的季唐揶揄的说道“怎么样第一次见家长。”

    季唐放下手里的水杯看这凉冰“怎么样你还不知道么蓝叔你也是,不是说好了百米之内信号无阻么结果进了门洞就废了,你这技术不行啊”

    季唐从衣领下面掏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纽扣样的东西扔在桌子上。

    “技术还有所欠缺,我想想。”蓝染拿起纽扣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

    三人之所以跟着季唐来就是因为蓝染刚弄出来的这个纽扣。

    蓝染的脑洞很大,要把摄像头和麦克风直接结合起来,还是那种不影响声音接收的迷你外壳,这枚纽扣就是其中麦克的核心,然而技术上可能出现了岔子,进了门洞就收不到信号了,外面的三个砖家瞬间就给不了季唐什么有效的帮助了,最后还是要靠自己硬编。

    “这事算是糊弄过去了,明天我就去找院长弄户口的问题,哎”季唐深深的叹了口气,如果可以的话,自己这辈子也不想踏入那个孤儿院半步,小时候季中泽和唐艾带着他去过两次,院长没见到,但是院长那个奇葩儿子给了他不小的(阴yin)影,至今无法忘却。

    “要不我陪你去”凉冰商量的看着季唐,“正好再来一次户外直播。”

    “让我想想。”

    说实话,季唐(挺ting)心动的,随(身shen)带着个养眼的保镖,很有面子的。

    “我觉得可以。”蓝染把纽扣放回衣兜说道,“她跟着去我们也放心。”

    “说得好像我没有自主能力似得一起去可以,别惹事啊。”

    “是季唐吧不错不错,像中泽,更像小艾,来,屋里聊。”孙境叶看到季唐一脸开心,因为季唐是这家孤儿院创办以来第一对成家的孤儿的孩子。

    跟着院长从门口走进院长室,季唐一肚子疑问“院长,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孩子们的(情qing)绪不太对劲,而且这和我记忆中的孤儿院差别有点大呀。”

    孙境叶整个人一僵,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被你看出来了,都是我的错啊”

    季唐给凉冰搬了个椅子然后自己坐到院长对面关切的问道“是资金的问题么”

    “不怕你笑话,孤儿院现在连孩子们的学费都出不起。”孙境叶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会吧我听说我父母算是孤儿院的第二批孩子,那时候吃顿饱饭都很困难,现在最起码九年义务教育,而且大家每个月多少都能邮回来一些钱,怎么会更惨了”季唐看着只有一个办工桌和一个文档柜的院长室一脸的不可思议,就连个会客沙发都没有。

    孙境叶满嘴苦涩的说道“都怪我,把一切精力都用在了孤儿院(身shen)上,没有在自家儿子(身shen)上留有足够的教育精力”

    孙境叶缓缓的给季唐讲述了孤儿院由兴到衰的过程。

    当年季中泽这一批孤儿大半混的都不错,不说大富大贵,小康之家还是没问题的,所以大家每个月多多少少都能邮回来几百元钱,一个月就是将近2万元的补贴。

    当时境叶孤儿院甚至不需要政府补贴就能自行运转,一度成了国内孤儿院的代表型典范。

    然而孙境叶事业达到巅峰的时候,孙境叶的儿子,孙义泽被强制退学,孙境叶这才知道自己儿子已经变成了什么样,打架斗殴,猥亵女同学,甚至带着乱七八糟的人在学校门口打劫同学,最后连同制止的老师都一起打进了医院。

    “所以,你就把孙义泽弄到孤儿院来了”季唐觉得太阳(穴xue)涨的生疼。

    “唉”孙境叶的叹息等同于默认。

    “院长你这儿子,基本上等同于人渣,你就是让他去社会上被人打死也好过弄到孤儿院来吧这得对小孩子造成多大影响”季唐现在一点也不觉得孙境叶可怜了。

    一码归一码,对于孙境叶的职业素质季唐给予完的肯定,但是对儿子的处理方法简直呵呵。

    正说着,院长室大门被暴力踹开,一个打着耳钉一头杀马特发型的干瘦青年领着两个同样造型的青年走了进来“听说季中泽和唐艾的儿子来了在哪这可是咱们孤儿院最出息的两个人。”

    季唐看着眼熟的小混混猜出这就是孙义泽了,这种形象,在孤儿院工作

    “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季唐吧小时候被我弹了差点哭昏过去的那个。”孙义泽随手拉过一个椅子四仰八叉的坐在季唐(身shen)边不怀好意的看着季唐。

    季唐斜眼看着孙义泽“看来你记(性xing)还不错,还能记得我。”

    “看来真是你,那就好办了。”孙义泽眉毛抬了一下,“孤儿院对季中泽和唐艾有救命之恩和养育之恩,现在孤儿院财政紧张,季中泽和唐艾是不是得拿出个万八的帮助孤儿院渡过难关”

    “我父母刚过世两个月不到,我手头也很拮据。”季唐冷着脸说道。

    “我记得他们好像买了一栋房卖两间个不就得了”孙义泽满不在乎的说道。

    季唐((舔tian)tian)((舔tian)tian)牙(床chuang),看向孙境叶“院长,咱们孤儿院的户口本在那要是方便的话我现在拿着户口本去派出所更改户口。”

    实在是季唐不想继续和孙义泽交谈了,我该你的是怎么的要是十几年前的院长这么说,估计季中泽和唐艾砸锅卖铁也给你凑个万八的,现在三块一毛八都没有。

    “老东西,你要让季中泽一家从户口里独立出去你他妈问过我没有”孙义泽拿起一本(日ri)历丢向孙境叶,“我还纳闷怎么这两个月他们俩不邮钱了,原来是要和孤儿院脱离关系想都别想,除非给我拿十万块钱。”

    扑哧,凉冰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捂着肚子差点掉到地上。

    几人的视线都随着声音望向凉冰,凉冰忍着笑摆摆手“你们随意,不用管我,我只是刚在手机里看到了一个笑话。”

    “院”

    “等会,她是谁”孙义泽打断了季唐的话直勾勾的看向凉冰。

    今天的凉冰上衣格子衬衫,下着紧(身shen)牛仔裤,一双黑色的靴子裹住小腿,这会翘着二郎腿正努力调整自己的坐姿。

    凉冰见孙义泽看向自己慢慢止住笑声“我季唐的姐姐,凉冰,怎么”

    孙义泽扭头看向季唐“我决定了,娶你姐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