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重口味的一章
    第二天一早,管家再次登门,和上次的区别就在于,这次管家手里拿着一个果篮,身后多了一个高壮高壮的西装保镖。

    “再次登门实在是打扰了,昨天来的有些唐突,小小果篮,当作赔礼。”管家大爷配笑着把果篮地给季唐。

    “没没没,大爷你客气了,先进来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季唐虽然很想一甩手把门关上,但是不行,动作帅的结果就是和一个不知名二代少爷死磕,何必呢。

    管家大爷坐在客座,凉冰坐在主坐,保镖背手站着,旁边是专心玩游戏的海拉和淡定看书的蓝染。

    “凉冰小姐,我家少爷是您的忠实粉丝,正巧这次来江浙市有些事情,朋友们办了个派对,所以我家少爷想请凉冰小姐以朋友的身份参加,如果我家少爷有这个福气能与凉冰小姐成为朋友的话。”管家单刀直入,递上了一摞请柬。

    凉冰随手拿起最上面的请柬翻了翻,上面只有一个时间地址和落款。

    “李尔,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你可知道你家少爷网络名字叫什么?”凉冰淡淡的问道。

    “这…我们做下人的,怎么会知道少爷的网络名字?”管家面露难色。

    “行吧,我们后天会准时到的。”凉冰合上请柬直接应了下来。

    送走了管家,季唐诧异地看着凉冰:“两句话你就答应下来了?”

    凉冰向后一靠,把自己修长的双腿丢在茶几上:“人家的潜台词你没看出来而已,我们是不怕这个李少爷,你不行。”

    季唐疑惑的看这凉冰:“什么潜台词?我读书少,你别忽悠我。”

    凉冰翻了个白眼:“去问蓝染,我懒得解释。”

    一旁的蓝染放下手里的书籍推推眼镜:“小唐你的阅历还有所欠缺,其实管家带着保镖上门就已经传达了不少信息了。”

    “亮肌肉威胁咱们?”

    “这只是一方面。”蓝染微笑着解释,“他家少爷只是正巧来江浙市办点事情,短短几天时间就能找到我们的住址,这代表他的能量不小,其次,让我们以朋友的身份去参加派对,这句话很有意思。”

    “派对,不都是以朋友的身份么?难不成以陌生人的身份?”季唐不解。

    “别忘了,派对可还有表演者。”蓝染竖起右手食指严肃的说道,“朋友的身份是去参加派对并且享受派对,不然的话,一群陌生人组织的派对邀请一对美女主播,意思很明显了。”

    凉冰冷笑着说道:“我倒要看看,丫后台多硬敢觊觎我。”

    季唐脸部神经有些紊乱:“姐姐,你还以为你是恶魔之王莫甘娜呢?咱现在的身份就是一屋子孤儿,充其量是能打的孤儿,没有背景长的还好看,不觊觎你觊觎谁?没直接上人明抢就感谢和谐社会吧。”

    “靠,真不习惯。”凉冰一甩手闷闷不乐的说道。

    “但是他觊觎凉冰和海拉,叫上咱俩干嘛?”季唐还有些疑惑,你相中两个绝世美女我理解,我们两个老爷们你也看上了?虽然我挺帅的。

    “以防万一呗。”海拉伸了个懒腰,“时间太短,查不到太多东西,他怕咱们有什么隐藏的后台,到时候把我和冰姐拿下了你俩去求援,索性全叫去,如果动手就一锅拿下,挺谨慎的嘛。”

    “海拉你别这样,你这样显得咱们家就我智商不及格。”季唐泪奔,平时傻蠢傻蠢的海拉智商忽然上线,显得自己很渣。

    “躲肯定是躲不过了,除非大家能力还在,去看看呗,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还能斗得过咱们两个老妖怪不成?”蓝染淡定的说到。

    “谁跟你是老妖怪?老娘18。”凉冰怒视蓝染。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还能斗得过我这个老妖怪不成…”

    “蓝叔,你的求生欲很强啊。”

    ……

    虽然季唐平时分不高,但是这种情况下必须要争取一下了,不然期末考试就真的要满分才能及格,一群学渣忽然考满分,怎么看都是作弊呀!

    “我靠,谁拉在教室了?”

    四人刚走进教室就闻到了一股恶臭,定睛一看,一个同学桌子上摆着一坨翔。

    “混蛋,没见过屎么?还拿教室来!”

    “等会,我的海马体好像在告诉我些什么,总觉得这事我应该知道。”

    “玩屎的哥们很眼熟啊。”

    “等等,昨天是不是有个哥们转系转到咱们这里了?”

    “……兄弟,你是真汉子,我上厕所小弟弟都不扶我就服你。”

    一群同学三言两语的时间让季唐看出了事情的始末,这不就是那个当面顶撞老教授的大哥么?你还真吃啊!

    “兄弟,都过了一个多月了,没必要吧。”

    “就是啊,老教授都忘了,你何必呢。”

    同学们很不理解,这完全就是缺心眼了,这种时候转系的同学已经不具备让他吃屎的条件了。

    “男人,说到做到,我冯朝刚,不是输不起的人。”冯朝刚坚定的看着桌上的东西说道。

    没多一会老教授就到了,一进门差点没熏个跟头。

    这坨东西味道是越来越浓,其他人还好一点,从味道不足的时候忍到现在,也算有些抗体了,但是老教授不行,刚从空气新鲜的地方转入教室,没直接背过气去就算好的了。

    “这位同学,有话咱们好好说,先把这玩意收起来。”老教授发誓,他平生第一次和顽劣学生妥协。

    “教授,我冯朝刚说到做到,既然有同学转进来,那我一定完成我的承诺,啊呜~”

    “呕~”*n。

    冯朝刚一口下去的时候他还能强行忍住,其他人受不了了,连同老教授,有一个算一个,全吐了。

    本来屋子里味道就够劲爆了,现在其他人又吐了,登时屋子里的味道堪比化学研究所。

    “校园广播,校园广播,请传呼系的同学停止你们的化学实验,请传呼系的同学停止你们的行为,你们已经严重影响到了隔壁班级的同学,重复一遍,请传呼系的同学停止你们的行为,请传呼系的同学停止你们的行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