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不信打不死这个冯朝刚
    冯朝刚也只是比其他人多坚持了三秒,毕竟其他人只是视觉和嗅觉的冲击,他还有味觉。

    “我草,我以为我看别人吃屎没问题。”季唐开始吐酸水了,早餐已经吐的一点都不剩了。

    “开门,放我出去!我要回家!”姜越绝望的扣着门,然后外面的同学已经死死的控制住一屋子人的逃生路线。

    “撞门。”

    一屋子的学生都疯狂了,大家都是同学,做的这么绝?尼玛是要我们死在这里啊!

    “千万不能让这群家伙冲出来,顶住!”

    外面的学生也很疯狂,仅仅是门缝露出来的气味就要了命了,这要是一群人冲出来,不亚于核辐射的伤害。

    “冲~”

    “顶~”

    里面的学生一边吐一边撞门,外面的学生一边捂着鼻子一边顶门,人没事,但是门框已经开始有裂痕了。

    咔嚓,双方合力之下粉碎了门框,连同周围的一圈墙皮。

    “呕~”*n。

    无法形容的味道扑面而来,外面堵门的学生们也吐了,这就再次加重原本的味道,并且向着外面传播开来。

    季唐随着人流飘摇,吐了这么久,已经没什么可吐的了,就算胃袋依旧剧烈抽搐,也只有干呕了。

    味道越来越重越来越重,犹如丧尸传染,一整栋教学楼的学生全部被感染,吐的昏天黑地,疯狂的跑向操场。

    “哈~哈~哈~吸~~活着真好。”季唐大口大口的狂吸氧气,活了20多年,从来没觉得空气是这么的美好。

    “我草,我以为我会死在教学楼里。”姜越不停的咽口水,刚刚吐的太多,现在还有些干呕的意思。

    季唐毫不夸张的说,教学楼周围的空气已经扭曲了,整栋教学楼就像一坨巨大的翔在散发味道。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你别过来,你敢过来老子今天弄死你。”

    什么情况?众人循声望去,是一个男生手持砖头指着另一个男生,被指的男生似乎吃了巧克力一样,满嘴都是……等等,巧克力?

    “我草,你滚远点。”

    “以后别让老子看见你,不然见你一次杀你一次。”

    “大哥我求你了,你走远点好不?不然我们走也行。”

    被指的男生就是冯朝刚,很明显,这个当时在校内贴吧火了一次的学生再一次火了,扑都扑不灭的那种。

    季唐虚弱的坐在操场上,这特么是纯粹的闹剧,多了不说,教学楼已经不能待人了。

    “我是挺服他。”尹亦恒坐在季唐身边说道,“找这种逆天味道的屎,不容易啊。”

    “大哥我求你别说了,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感觉。”姜越一把捂住尹亦恒的嘴祈求道。

    “我觉得他是想红。”叶征宇忽然说道。

    “何解?”季唐看向叶征宇。

    “因为傻子考不上江浙。”叶征宇淡淡的说道。

    季唐略一思索就知道叶征宇的意思了。

    江浙大学可是一流大学,虽然不少学生考上江浙就不学习了,但是前提是考上江浙,600分的录取成绩可以说在省级重点高中都是顶尖学生,脑子有问题的,能考进来?

    冯朝刚虽然当时和老教授打了赌,有人转系就吃屎,但是老教授会真的当回事?同学会真的当回事?你不提,没人会提。

    就算你真的要履行誓言,那么多可食用屎,随便找一个不行?比如蚕砂,鼯鼠屎,兔粪,龙涎香,等等,你就一定要弄的这么恶心么?

    “他这种红,似乎赚不到什么钱啊。”姜越皱着眉头说道。

    “这就不知道了,或许只是单纯的想红一把呢?”叶征宇摊摊手,这种人的想法是摸不透的。

    ……

    果不其然,冯朝刚红了,是那种瞬间占据头条和热搜的红。

    《江浙大学天之骄子为何当众吃屎?是师德的沦丧还是道德的扭曲?》

    《教授和学员打赌,输的吃屎?江浙大学的教育方式是否配得上一流大学?》

    热搜榜:江浙大学,冯朝刚,吃屎。

    江浙大学校长室。

    “看看,看看,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干什么吃的?我就去北大做了一个星期的交流,你们就弄出这么大的事,事情发生的时候副校长在干嘛?教导主任在干嘛?学生会在干嘛?啊?不能提前预防,还不能压下来么?”校长愤怒的把报纸摔在地上,怒吼着说道。

    “校长,学生会已经第一时间收缴学生们的手机安抚学生了,但是谁知道这个冯朝刚吃屎的时候,他自己手机开了直播啊!”学生会会长相当委屈,那种打赌骗吃骗喝的主播那么多,欠了好几万吨的屎也没吃,贴吧打赌吃屎吃键盘的也那么多,谁知道就出了这么个冯朝刚真特么吃啊。

    “现在怎么办?教育部严重怀疑江浙的教育能力,社会各界也都开始关注校方的处理结果,而且几乎所有人都在问,为什么江浙还要保留传呼系。”校长叹了口气,“当初投票取消传呼系的时候,因为什么没通过来着?”

    “老校长。”副校长小声提醒道。

    “我c……”校长忍住自己想骂娘的冲动,毕竟老校长是自己恩师,还是教育界大佬,这锅,得背。

    一开始社会各界关注的都是江浙大学生吃屎的事情,但是不知道因为谁的一句话,注意力瞬间转移到了吃屎大学生的学系问题上来了,传呼系?那不就是十几年前的bb机么?这玩意还有学的必要?你都不如教手机制造,好歹毕业还能有门糊口手艺。

    “冯朝刚必须严惩,和他打赌的老郭也得处罚,就是这个力度必须要谨慎的研究一下。”教导主任皱着眉头说道。

    “开除冯朝刚,老郭的话,不行让他提前内退吧。”副校长提议道。

    “不能开除,内退也不行,这样岂不是显得江浙在甩锅?”校长叹了口气,吃瓜群众只会看到被开除学籍的冯朝刚,而内退的郭教授一定会有人说正好养老,到时候更麻烦。

    “那就只能记冯朝刚大过一次,老郭全校通报批评,咱们没人写一份检讨。”副校长回道。

    “可以,其他的你们看着弄,我得赶紧去教育部那边,最近言行都收敛起来,别再捅出乱子了。”

    校长走了之后副校长和教导主任咬牙切齿的说道:“给整个传呼系的学生记过一次,扣学分,不写入档案,我就不信他们打不死这个冯朝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