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吃
    “冯朝刚事件是江浙大学有史以来最为恶劣的事件,学生不尊重师长,公然顶撞……教师不遵守师德,公然打赌……对此我校领导做出深刻反省……”

    一整天都是各位领导的自我检讨与自我批评,广播贴吧和主页全是校领导的深刻检讨。

    让校领导没想到的是,一群bb机系的学员这会快要乐疯了。

    “全体扣学分,那也就是说都不及格,嗨呀。”姜越在寝室手舞足蹈的说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大家都不用补考,又能潇洒半个学期,美滋滋。”季唐也是相当满意校方的决定,甚至觉得冯朝刚这种人再多几个就好了。

    这时班长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学生会给予本班的惩罚。

    说实话,全班除了一个转系到本班但还没见过的曲家英,剩下的就只认识冯朝刚了。

    “会长特意托关系弄了一盒老帝都五仁月饼,写检讨、吃一块、喂冯朝刚一块,三选一,说实话……”班长拿起一块五仁月饼对着桌子当当当敲了三下,视力不瞎的都能看到这张桌子上面的那颗翘起的螺丝钉被敲了回去,“我觉得这五仁月饼先不提味道,这硬度和锤子有一拼,就算牙口过得去,咬合力估计也不行。”

    “还用考虑么?咱们班54人,会长就发了4块月饼,潜台词很明显了。”叶征宇起身说道。

    54个同学,4块月饼,除非学生会会长能穿梭时间,不然他怎么知道有50个人选择写检讨?

    “来个壮一点的搭把手。”尹亦恒已经开始着手镇压冯朝刚了,“会长这是对你好,之前吃的太软对牙不好,现在给你来点硬的中和一下,如果我是你,我整个月饼咽下去,用胃酸总比用牙来的强,来,哥们,搭把手把他嘴撬开。”

    惨无人道的一幕正在上演,一群体力还过得去的强行喂冯朝刚吃月饼,弱一些的去堵门和驱散人群,整个班级自进入江浙以来,第一次达成了高度共识,当然,53个共识。

    “喔无耻。”冯朝刚挣扎着说道。

    “我们知道你无耻,乖,先把月饼吃了。”尹亦恒锁着冯朝刚的双手说道。

    “喔缩,喔雾呲。”冯朝刚紧闭双唇,打死不开口。

    “我听懂了,他说他不吃。”季唐翻译到,“关键你不吃就得我们吃,而且我觉得我们吃了也没用,你不吃的话学生会会长就得给我们穿小鞋,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被挠痒痒之后张嘴吃了它,二是挨揍之后张嘴吃了它,如果我我选择生吞四块月饼,你看着办吧。”

    尹亦恒取消了对冯朝刚的固锁,擦擦脑门上的汗:“你就别想跑了,窗口门口都有人,赶紧吃吧,别浪费大家时间,不然强制你选择挨揍啊。”

    冯朝刚面如死灰,1v53,要是自己真的是超人蝙蝠侠之类的也就罢了,在场一群壮汉最少有一半是自己单挑打不过的,难道真的要吃?我靠,四块下肚,半个月之内估计不用考虑如厕问题,半个月之后应该考虑剖腹问题。

    “太磨叽了,来,把他嘴撬开,我直接把月饼给他怼到胃里。”尹亦恒手里拿着一根细铁棍说道。

    “都别动,我自己来。”冯朝刚大吼一声镇住了其他同学。

    不是冯朝刚有了觉悟,微视尹亦恒太彪了,这么大个月饼我好好找找位置还能强咽,你用棍子怼,还不把我食道都怼穿了?

    众人看着这个比一般人嗓子眼大那么一圈的月饼卡在冯朝刚喉咙位置,自己都觉得喉咙也有些噎。

    强行咽了一块的冯朝刚说什么也不吃了,月饼确实卡在食道上慢慢能咽下去,但是尼玛食道和呼吸道共用cd啊,一块月饼差点没窒息。

    “咱给他砸两半吧,整个吞确实不太人道。”尹亦恒也觉得有点残忍,之前那块月饼是众目睽睽之下从喉咙顺下去的,月饼走到哪都能看到。

    随后屋子里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有施工队在作业。

    “这到底是月饼还是铁饼啊!”一个同样很壮的同学把月饼愤怒的摔在地上,桌子都砸掉漆了也没事,你是不是施加时间永固了。

    “谁带刀了?”班长问道。

    “饿带了饿带了,让一让让一让。”一个戴着眼镜的眯眯眼从人群外面挤了进来。

    果然眯眯眼的都是怪物,上学居然还带刀!

    “兄弟,我觉得你可能有故事。”季唐眼神怪异,这里应该没有抢劫,你也不是美术系的,莫非,你是防身?防身的话信息量就有点大了。

    “其实我觉得毙纸刀这玩意比开山刀还猛,一寸短一寸险,没看到王宝强一把小毙纸刀直接solo了樊少皇么。”尹亦恒小声说道。

    “那是电影,正经拿着美工刀单挑钢管的和俯冲火葬场没什么区别,没等近身就抡死你了。”姜越头也不回的说道。

    正聊着,只听咔嚓一声,美工刀被拦腰折断。

    眯眯眼楞楞的看着自己的美工刀,冯朝刚楞楞的看着桌上的月饼。

    “没办法了,你还是干噎吧。”

    “我宁可从这跳下去。”冯朝刚声嘶力竭的大喊。

    “二楼跳下去估计也只是骨折,到时候你躺在医务室还得吃,何必呢。”

    冯朝刚思考良久,最后决定还是别跳了,二楼真死不了,到时候躺在病床上连逃跑的地方都没有。

    “吃可以,让我换换气。”冯朝刚商量到。

    “这没问题,五分钟够了吧。”

    冯朝刚偷偷跑到班级角落中打开了直播,调成静音模式把手机藏了起来。

    由于之前吃翔的战士已经打出了名气,所以直播刚一开始就有一大群人收到消息冲了过来。

    “难不成还要再吃一次?”

    “似乎这次吃的不是翔,那还有什么看头,溜了溜了。”

    “好像是同学强逼他吃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像月饼?”

    “月饼?现在距离中秋还9个月,没卖完的也都放坏了。”

    “楼上此言差矣——老帝都五仁月饼,百年不腐,千年不灭,是传家镇族的优质之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