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季唐的爷爷叫什么
    继江浙大学学生吃屎事件之后,江浙校园凌霸事件再一次登上了热搜,冯朝刚这个名字瞬间成了国内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不得不说仅用了一个星期时间成为国内知名网红,冯朝刚,很强。

    “我他妈说什么了?都低调点,低调不知道什么意思嘛?我前脚刚到教育局你们后脚就他妈给我弄出来一个校园凌霸,是不是觉得我这个校长当的时间太长了?啊?”校长对着手机怒吼。

    在手机上看到这则标题的时候校长心里就一哆嗦,看完之后差点徒手捏爆手机。

    屋子里的隔音能力也就那样,校长声嘶力竭的怒吼传到了楼内各位大佬的耳中。

    “能把建华气成这样,我很好奇江浙又弄了什么乱子。”

    “喏,江浙校园凌辱事件,还是这个冯朝刚。”

    “怎么?又吃一次?”

    “那倒不是,这次改吃月饼了,五仁的。”

    “啧啧,老头我当了这么多年教书匠,头一次听说这种学生,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呀。”

    “世风日下,现在的年轻人为了火什么事干不出来?尤其是各种直播,我都不好意思说。”

    “你好意思看是吧?”

    “滚蛋。”

    ……

    整个传呼系都暂停了课程,这和网上的一股言论有关——《论江浙大学学生心理变态的原因。》

    大意就是传呼系作为早早就应该取缔的学系,为什么江浙还保存着?压抑的课程,黑暗的未来,这会不会就是学生们心理变态的诱因?

    具事后调查,前五千个赞,大部分都是江浙bb机系学员自发申请小号点的,不然这篇文章还真顶不起来。

    “没有专业课就是好,一个星期四节课,这日子要上天呐。”

    基本上bb机系的学员选修课都是当主修课上,主修课当专业课上,现在几乎每天都有的专业课停课了,瞬间学习压力归零了一样——每个bb系学员的选修课成绩都是拔尖的。

    “各位,各位,鉴于目前这种情况,咱们班是不是该找个饭店庆祝一下?”班长站在讲台上提议。

    “那必须的呀,搞不好以后这个破系都没了,必须庆祝啊。”

    “建个群,大家都是苦逼人,这种情况下分到一个班级只能说是缘分。”

    然而饭店都商量好了,整个班级的同学都被告知,想离校必须请假,班导批条才能走,一星期只有两张假条。

    聚会?全班53个人同时家里有急事?那除非是地震或者流行性病毒,如果是这样的话,全校都放假。

    季唐火速跑到厕所掏出电话给凉冰拨了过去。

    “喂?姐,大姐,亲姐,现在你得救我,马上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来我们学校……干嘛?就说咱家出事了……什么事?你随便编,死个爷爷死个姥姥的,总之不是爹妈随便死,江湖救急啊姐姐。”

    乖乖,一星期只有两张假条,这竞争堪比转系。

    要是天天都有课也就算了,一星期两节课,校内连个网吧都没有,这比杨哥的电疗还戒网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季唐眼巴巴的看着校门口的位置,虽然不可能看清脸,但是凉冰打扮之后来学校绝对会引起学校某局域的人流凝聚。

    “看什么呢唐?”尹亦恒是最无所谓的,不论是从寝室窗户顺着排水管滑到楼下还是从学校围栏翻出去都是小意思,所以他对请假条没什么感觉,该跑还是跑。

    “等假条。”季唐随口答道。

    “这就开始造假了?”叶征宇在床上支起半个身子说道。

    叶征宇也对请假条不太感冒,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图书馆,不然就是去金融系旁听,无非是现在多旁听两节课而已。

    季唐正要回答就发现校门口的人群流动不太正常,很明显出现了凝滞现象,“我有事先走了,打我电话。”

    一路风风火火的跑到校门口,果然看到了打扮一番的凉冰满脸不耐烦的站在那里。

    “让让,让让。”季唐艰难的挤向凉冰。

    “挤什么?表白排队。”

    “别挤,前面的都没机会,按顺序来。”

    季唐愣是没挤进去,“都吃春药了是怎么的?”

    季唐走到门卫身边掏出手机打通凉冰的电话。

    “喂?你在哪?门卫不让我进去。”凉冰不耐烦的说道。

    “我在门卫这里,你现在过来就可以了。”季唐挂断电话掏出学生卡递给门卫,“大哥,这是我姐,我家里出了点事,她是来帮我请假的。”

    门卫把视线从凉冰身上移回来看了看季唐的学生卡:“原来是传呼系的,那你可得快点,之前进去三个传呼系的学生了。”

    听到门卫的话季唐大惊,赶紧拉着走过来的凉冰风一般的跑向教学楼,留下一群原地凌乱的学长和学弟。

    “这人谁啊?把女神带走了。”

    “有点眼熟,回去查查他和女神什么关系。”

    “查个卵子,女神是污妖女王,这是狗房管季唐,bb机系的。”

    “什么时候bb机系这群预备役**丝也能翻身了?”

    ……

    班导面色凝重的看着眼前的凉冰:“你真的是季唐的姐姐?”

    班导实在不相信眼前这个美女和季唐是亲姐弟,长的不像啊!

    “这是我的身份证,这是我们家户口本的照片。”凉冰直接掏出身份证和手机递给班导。

    “好吧。”班导接受了季凉冰的家庭设定,“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我的姥爷,也就是季唐的爷爷去世了,就在昨晚,车祸。”凉冰坐在班导对面不停的抹着眼泪。

    季唐看的心里拔凉拔凉的,你直接面无表情的说就可以了,没让你借题发挥啊姐姐!你抹了这么半天眼泪,眼眶都没红啊喂,你演技不过关心里没数么?

    班导脸色也很尴尬:“那个,季凉冰女士,你要是哭不出来就别哭了。”

    凉冰立刻收起了抹眼泪的动作优雅的翘起了二郎腿:“老头重男轻女懂吧?从小季唐要什么给什么,我和我妹妹的衣服都是便宜货或者别人家孩子不要的,所以老头死了之后老太太给我打电话,谁不去季唐都得去,呵,真当我愿意去?”

    凉冰变脸的速度吓到了班导,女人呐,天生的戏子。

    季唐简直要给凉冰竖起两个大拇指,你这瞎话一套一套的,我都信了,然而班导的一句话让季唐的心再一次变得拔凉。

    “季唐爷爷叫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