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苦命的娃儿
    “这客人我印象还蛮深的。”公主边回忆边说道,“这客人是个抖,抽了他一个多小时抽得我手都酸了。”

    “还有什么其他的么”

    “还有就是早泄了,两次加一起都不够一分钟,刚进来就交代了。”公主一脸嫌弃的说道。

    “我发现我问不出什么了,这样吧你先跟我们去包房,有专业的问。”

    季唐也是服了,这公主也太敬业了,三句话不离老本行,老板不给加个鸡腿真对不起她。

    带着公主回到包间,公主脸色古怪“客人,经理怎么收费我不知道,但是我的话应对你们这么多人是要加钱的。”

    “谁让你服务来了”于震满脸的蛋疼,要真让你给我服务了,我第二天就得让局长撸死,“这个王华盛死了,谋杀,所以来看看你能不能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死了可不是我干的啊,我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就算抽了他一个小时也不可能内脏出血抽死他。”公主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我知道不是你干的,你给他服务的时候他有没有说过什么或者反常表现之类的。”

    于震边说边带着公主走向里屋,美其名曰要场景重现,这样有可能能够帮助公主回忆起某些没注意的细节。

    “看他这架势好像还想接受一次免费服务似得”尹亦恒眼角微抽。

    “这货似乎放飞自我了,明明之前在警局还(挺ting)正经的,要不咱进去和公主商量商量替她挥鞭怎么样一打就一个多小时,多累呀。”季唐提议道。

    “别做无谓的事(情qing),这个公主除非偶然看到王华盛和别人手机聊天并且记了下来,否则一点线索也不了,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做了无用功,舅舅,陪我去个地方舅舅”柯南否定了于震的行为同时呼唤着季唐。

    “啊哦哦哦。”季唐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有外甥的人了,话说之前给柯南录的是侄子还是外甥来着好像是侄子,那个民警也是,光看美女没看称呼吧。

    柯南带着季唐来到了女厕,生拉硬拽把季唐带了进去。

    “不是,你怎么就对女厕(情qing)有独钟我告诉你,手表给你是防(身shen)用的,你要是敢拿来(射she)我我立刻就把你送回去。”季唐谨慎的看着柯南说道。

    “(射she)你干嘛我现在又不用伪装(身shen)份,搭把手,把我从窗户送出去。”柯南做好了准备。

    “你可能误会了点什么,我们这的天窗不通往厨房或者排风,直达天堂。”季唐无语的看着柯南,这里是四层,楼下就是马路,摔死个成年人吃力一点,摔你一个小孩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没你什么事了,我走应急通道就可以了。”

    季唐被遣送回来,顺手叫了两箱啤酒,回来时刚好遇到于震站在门口嬉皮笑脸的调戏毛小兔。

    “不需要你赔罪,你走。”毛小兔怒视于震。

    “那你给我赔一个也行。”于震((舔tian)tian)脸说道。

    “滚。”

    “好嘞,如果案(情qing)有需要我给你发微信啊,拜拜。”

    这年头果然还得是厚脸皮的能吃得开,最起码于震利用职务的便利知道了毛小兔的名字,拿到了电话号,还强行加了微信,估计一回去就得开始发(骚sao)扰信息。

    毛小兔看着于震离开起(身shen)整理了一下服装看向姜越“别落到我手里,不然我一定扣光你的学分。”

    姜越一脸呆滞“有没有搞错是他惹你,又不是我”

    走出包房的毛小兔还听到(身shen)后服务员的对话。

    a“经理亲自去伺候这群人来头不小啊。”

    b“就是,听说经理还是咱们老板的女儿,能让老板的女儿亲自上阵,啧啧啧。”

    c“嘘,乱嚼舌根小心开除你们啊。”

    毛小兔现在恨不得拿刀冲进去砍死四个学生然后追出去再砍死于震。

    季唐进来随手关门的时候也听到了几个服务员的对话,回来叙述之后尹亦恒和叶征宇没太大感觉,姜越则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完了,这事班导肯定算我头上,老大,我死后要住豪宅,三层复式的那种,听说甘萧那边房价才40一平,估计墓地也差不多,给我订个千平大墓。”

    “千平大墓是没希望了,(挺ting)贵的,这样吧,唐你送他一首凉凉,征宇你来你那首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我最后给你一个朋友再见作为压轴,你要觉得还不行你自己来一首向天再借五百年。”尹亦恒安慰道。

    “请你答应我,以后别再试图安慰任何人了。”姜越抢过麦克风开始了自己的最后狂欢。

    “我是在安慰他”尹亦恒不确定的看着季唐和叶征宇。

    “可能你俩跨服聊天了吧。”季唐想了想说道。

    “一剪寒梅,傲立雪呜呜呜,此(情qing)呜呜”

    “我喝高了之后你们就给我寻摸把菜刀然后你们仨回宿舍就行,明天不是我砍死那个警察就是那个警察毙了我。”姜越满脸泪水的哀嚎。

    外面待机的服务生有点方,这包厢的客人来头也忒大了,不仅让大堂经理亲自服务,还要砍死警察

    凉凉没送出去,男人也没需要帮助自己就哭了,估计最后两个学期也走远了,姜越抱着麦克不松手,反复的唱着一首一剪梅。

    “他这客请的我这么难受呢”尹亦恒尝试两次抢夺麦克都被姜越幽怨的眼神打了回来,坐在一边边喝酒边生气。

    “时间都快到了,我还一首没唱呢,啤酒都喝完了,坑爹吧。”叶征宇一脸的不开心。

    “姜,差不多了,你就是唱死在这它依旧是潮汐海灵袁华的bg,来,你去厕所的旮旯哭去,麦克风给大哥,听话听话在不撒手我揍你了啊。”尹亦恒攥着砂锅大的拳头在姜越眼前比划。

    “天呐我苦哇班导明着要对付我,室友不安慰还威胁我,我活不下去拉。”姜越松开麦克干嚎道。

    “你现在闭嘴,然后把鼻涕和眼泪处理掉,晚上还你两串腰子。”

    “早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