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二百多斤的委屈光头
    尹亦恒刚拿过麦克包间大门就被踹开了,一个一脸凶悍的光头走了进来“谁特么唱了一晚上一剪梅还那么难听,不知道这里是ktv啊老子小姐都玩不下去了。”

    姜越觉得天空都灰暗了,怎么的被班导弄死之前还要挨顿揍

    尹亦恒放下麦克缓缓站了起来“我们的包间,你管我们唱什么玩不下去就别玩,带着人去收点保护费算了。”

    正一肚子不爽的尹亦恒也不管这光头什么(身shen)份,你踢了我的门,还这么嚣张,(身shen)后连个小弟都不带,你砸这么牛((逼))呢

    “诶呦小子,有种,(挺ting)横啊。”光头大马金刀的坐在门口小柜子上看着尹亦恒。

    “还行吧,反正不怕事,你是要干一架还是要怎的”尹亦恒歪着头说道。

    “我喜欢你这(性xing)格。”光头反而很赞赏尹亦恒的行为,“这年头打架都要进局子,有种你们来我包间解决这件事。”

    光头说完就转(身shen)离开包间,尹亦恒摸了摸下巴“要不,咱不鸟他直接溜”

    “我还没走远呢。”

    “走吧,去看看。”尹亦恒咂咂嘴,这光头听力不错呀。

    跟着光头走到他的包间,四人看到了一屋子光头,别的不说,这个亮度绝对是这家ktv最高的,甚至有些刺眼。

    尹亦恒一个跨步坐在了桌子旁边的空位上“说吧,你想怎么解决。”

    光头还没说话,旁边一个死壮死壮的光头发话了“张光辉你是不是又两口猫尿喝多去找事了跟你说了多少遍咱们不是黑社会是特么安保公司,剃光头是为了显得咱们专业,不是去吓人。”

    “我弱弱的问一下,你们真的认为剃光头是显得专业而不是吓人”叶征宇举手问道。

    “当然,你看那些美国大片,强者都是光头,比如道恩强森,马克斯特朗,杰森斯坦森,布鲁斯威利斯,尤其是那些保镖,都是大光头,所以我们也剃光头显得专业。”死壮死壮的光头笃定的说道。

    “内什么,大哥,你们可能误会了些什么,电影里剔光头一个是因为主演们步入中年发际线后移不得不剔,一个是因为拍摄周期比较长,光头不会出现电影里两天主角就变了个发型的尴尬场景,最后就是非洲缺水而且黑人头发天生少,剃光头不用洗,多了不说,你看看咱中南海保镖,很少有光头吧”叶征宇纠结着说道。

    “啊”一屋子光头都愣了,目光集体投向死壮死壮的光头。

    “看我干什么中南海那群牲口来选人的时候我他娘的没选上,不然能退伍待业么”死壮死壮的光头恼羞成怒的吼道。

    “大哥你是退伍兵啊”叶征宇自来熟的拉个凳子做到死壮死壮的光头(身shen)边(套tao)近乎。

    “那你看,要不是我刚进部队的时候给我们团长揍了,今年应该是选进特种部队而不是退伍的,狗(日ri)的穿我小鞋。”死壮死壮的光头忿忿的说道。

    叶征宇和一桌子光头谈了一会发现这一桌子光头都是牛人啊,什么兵种都有,突击兵,坦克兵,导弹兵还有科技兵,尤其是那个科技兵,听说是玩游戏被挂制裁之后恼羞成怒黑了人家一整个小区,后来网警抓了一个多月才顺着科技兵没有二次清理的线路摸到部队,据说差点被他们连长当场打死。

    而叶征宇和一群光头混熟了之后之前那个叫做张光辉的光头被一群光头强制按到角落里面壁去了,委屈的像个200多斤的光头“妈的,要不是老子把他弄来,你们能认识他一群狗(日ri)的。”

    “大哥,你们这得天独厚的条件咋还弄得跟外行是的把你们当兵时候的照片和资格证贴在门口,大门都得给你挤垮喽。”叶征宇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你看看人家小兄弟。”

    “你白长这么个傻大个,还剃光头,当初我就不同意。”

    “我就说你一天张着个破嘴叭叭的为啥没活干,合着你啥也不懂。”

    矛头一致对准了死壮死壮的光头,几秒钟就说的光头满脸通红。

    “大哥,你看这样,我出钱入股负责给你们建议,咱一起把安保公司做大如何”叶征宇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诱you)惑道。

    “你”死壮死壮的光头怀疑的看着叶征宇,一个学生,能有多少钱

    “小弟不才,江浙大学金融系的大二学生,我爸是干珠宝的,我妈是干金店的,零花钱虽然看的紧了点但还是有那么一些的,要是和家里其他长辈那再讨点红包,第一波拿出个百来万的不成问题。”叶征宇谦虚的说道。

    一桌子光头都觉得有点腿软,一群人砸锅卖铁也没凑上个50万,这一个学生直接红包怼了百来万出来,富二代哦不,豪门子弟啊

    “你有这个财力和谁都能干起来这个安保公司,何必找我们”死壮死壮的光头目光复杂的看着叶征宇,这个世界上,有钱什么都好办,如果己方也有这么多启动资金的话,也不至于天天想着走其他歪路了。

    “区别大了。”叶征宇渴了口水双眼放光,“咱们天朝枪支管制多严呐你们一群退伍兵合伙干安保公司,找以前的老首长通融通融,飞机坦克肯定没戏,但是冲锋枪狙击枪什么的多少能批几条吧其他土豪办了安保公司能弄到枪两把开山刀都算他购买管制武器带走。”

    死壮死壮的光头表(情qing)疑惑不定,叶征宇能说,说的还都在自己的心坎上,自己现在缺的就是智囊和启动资金,结果叶征宇一个人就齐活了。

    “叶征宇,叶兴邦的独生子九龙珠宝的董事之一,爷爷叶自强是九龙珠宝的掌舵人,母亲李玉莲,平民家庭,但是天资绰约,清华大学的优秀毕业生,一手创建求凰金楼作为嫁妆嫁给叶兴邦,他不缺钱。”坐在角落的一个瘦一些的光头抱着自己的手提电脑淡定的说道,“没有进局子的不良记录,没有始乱弃终的开房记录,我信他。”

    “哥们,你这科技树点歪了吧你说你是科技兵,我怎么觉你是黑客兵啊”尹亦恒不由得吐槽了一句,才几分钟啊,就把叶征宇的(情qing)况就摸了个大概。

    “国内黑客当年只输给过菜霸,要不是之前黑的那个小区里面干部太多,我一点事都没有。”科技兵自豪的说道。

    “我能问问你黑的是哪个小区么”

    “省政府家属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