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好一只大橘
    “所以求人的时候态度端正一点。”季唐接过尹亦恒的猫包和两个大号行李箱说道。

    “也就是我现在没劲了,不然给你按在(床chuang)上就是一顿怼。”尹亦恒不爽的说道。

    叮咚季唐刚放下行李门铃就又响了,推门一看,副武装的米爸和米妈带着一副生无可恋的米爽站在门口。

    “嚯,小唐你家好(热re)闹啊。”米爸拎着拉杆箱走了进来。

    季唐刚要说话米爽一把拉住季唐双手合十可怜巴巴的说道“拜托拜托,求求你了,要是你现在露馅,我这个假期就一定会死在我爸妈手里的。”

    “我看出来了,你爸也在那强行淡定呢,脖子都红透了。”季唐从背后才发现米爸的状态。

    脖子以下通红,不仔细看以为是太阳晒的,但是仔细看,是那种粉红色,就是一般人害羞或者激动的(情qing)况下的那种粉红。

    所以米爸这是为了推销自家女儿不惜拉下老脸装大条,季唐还真没法说什么。

    “诶小爽你和季唐,你们”关欣捂着嘴叫到。

    “啊厄,是。”米爽一把搂住季唐的右臂说道。

    “作为你的闺蜜,他的嫂子。我竟然不知道”关欣不开心的说道。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尹亦恒把关欣拉了回来然后小声说道,“我没跟你说过这事”

    “我知道啊,但是能撮合季唐和米爽不是(挺ting)不错的嘛,男才女貌的,季唐小受米爽小攻,米爽不嫌弃季唐木头季唐也没嫌弃米爽爷们,多配啊。”关欣理所当然的说道。

    “噫,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挺ting)配的。”尹亦恒挑着眉头想到,“季唐这个没主见的找个米爽这样比较外向的确实不错呀,米爽属于耐看的类型,我们季唐也不是大帅哥,不存在出轨的问题,还是媳妇你有眼光。”

    “那是。”关欣得意的挑挑下巴。

    “嘿嘿,不然怎么看上我了呢。”

    “臭不要脸。”

    柯南淡定的推推眼镜“太假了,一看就不是真赢雨。”

    话还没说完就被尹亦恒一把捂住“熊孩子怎么就不能憋一会呢你舅舅找个正经女朋友容易么”

    蓝染淡定的推推眼镜“有道理,难得一个不嫌弃小唐这种直男癌的。”

    “是吧是吧。”

    “我们为啥不做飞机”季唐是唯一一个没有卧铺票的选手。

    “我们这么多行李托运费多贵啊。”凉冰靠在(床chuang)上淡定的玩着手机。

    季唐无力吐槽,你押金500说不要就不要了,你现在跟我谈托运费,你要是说不能接受三个宠物托运我也就认了,这理由贼过分。

    “站着行,唐你(身shen)体有点虚,站两天当锻炼了。”尹亦恒坐在季唐对面大口大口吃着泡面说道。

    “那咱俩换换,你来锻炼两天试试。”季唐面无表(情qing)的看着尹亦恒。

    “蒽”尹亦恒咬断嘴里的面条抬起右臂,“看见没嚼嚼,哥这雄壮的二头肌嚼嚼,需要这两天锻炼不存在的。”

    “吃你的面吧。”季唐黑着脸说道。

    妈蛋,这群坑爹的。

    “矮油,不就是差个卧铺么,晚上你和小爽挤一挤就好了,你看小尹不也和小欣躺一张(床chuang)么。”米爸爽快的说道。

    “噗”尹亦恒的面算是没法吃了,不仅吐回去一大口面,连鼻涕都怼进去了,竖着大拇指不停的咳嗽,“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你再把你肺咳出来。”季唐脸上完看不到表(情qing)了。

    关欣递给尹亦恒两张纸一瓶水才止住尹亦恒的咳嗽。

    “米叔脑子转的真快。”尹亦恒不停的竖大拇指。

    “是吧我当年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聪明,可惜就是不太(爱ai)学习。”米爸自豪的说道。

    “呼我去透透气。”季唐起(身shen)走向火车连接口。

    “呦呦呦,还害羞了。”尹亦恒怪叫着说道。

    “尹亦恒你等我有一天能打得过你我一定打死你。”季唐的声音从连接口传来。

    “欸,好像有点过了。”尹亦恒吐吐舌头。

    “不着急,慢慢来,他俩都没拒绝不是么,先观察个1000年再说。”彦坐在(床chuang)边笑眯眯的说道。

    “观察啥”关欣确认的问道。

    “先观察个1年再说。”彦面不改色的又说一遍。

    “总感觉和之前那句有点区别啊。”关欣喃喃道。

    “错觉。”

    海拉这时坐了起来“信号太差了,我们打扑克吧。”

    就算有无线网卡,优质笔记本,火车上想撸或者吃鸡不存在的,也只有dnf能勉强刷刷图的样子,体力还是个硬伤,虽然有体力药,但是海拉坚信,每天送的1瓶体力药剂是来自玄学的暗示,证明1瓶体力药剂还不出东西,该收手了。

    “正好我带扑克了。”彦从背包里翻出一整筒扑克得意的看着凉冰。

    “嘁。”凉冰撇撇嘴,妈蛋忘记这茬了。

    季唐走到火车连接口的时候发现对面车厢一个人都没有,好奇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空气怎么这么腥啊我去,不会上演釜山行或者行尸走(肉rou)吧”季唐忽然有了转(身shen)离开的冲动。

    这时一只大猫从角落扑到了季唐前(胸xiong),四只爪子抱紧季唐,大脑袋在季唐(胸xiong)口疯狂摩擦。

    季唐伸手挠了挠大橘猫的下巴,大橘猫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这声音有点粗啊。”

    “你是有多闲我这最后一节车厢又没(热re)水又没厕所的你也来。”从季唐对面走过来一个帅哥无奈的说道。

    “先把它拿下来行么,我有点拖不住了。”季唐觉得这只大橘少说有50斤,压的(胸xiong)腔喘不过气来。

    “你放心,我这只大橘不伤人。”帅哥卡顿了那么两秒钟说道。

    季唐觉得这帅哥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我第一次见到黑纹大橘。”

    “特殊品种”

    “脑门上这四道怎么说”季唐又问。

    “我自己画上的,显帅”

    “这个爪子特别宽怎么说”季唐接着问。

    “坐车时间太长,浮肿”

    “那牙上的血呢”季唐看着这只大橘犬齿上的红色液体说道。

    “腐(乳ru)汤”

    “吼”大橘叫了一嗓子。

    “”

    “接着编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