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可怜的大橘
    季唐做梦也没想到有人居然在火车上带老虎,虽然是未成年老虎。

    帅哥立刻捧了季唐一手“兄弟你一看就是个好人,这群小在马戏团太可怜了,作为一只大橘”

    “你打住。”季唐一抬手,“你再说它是大橘我立刻找列车员,实话实说咱们还能谈。”

    人家大橘是肥(肉rou),你这个一(身shen)腱子(肉rou)顶的我(肉rou)疼。

    “这只老虎,它的父母连爪子都退化了,要不是马戏团破产,它也逃不过一辈子表演的命运。”帅哥饱含感(情qing)的说道。

    “你这人,说句实话就这么难”季唐几乎不信。

    你要是为了解救动物,你倒是去放生啊,这辆车途经的城市,有野生森林

    你最后一节车厢没有车门,也就是说下车时要走我们那边的车门,那就是hn下车了,hn有这家伙生活的空间你这是搞事(情qing)啊,买卖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好好好,我说实话。”帅哥发现季唐不好糊弄举手投降,“它确实是我从一家倒闭的马戏团弄来的,我家在hn有一大块地方,家父也喜欢这些充满野(性xing)的动物,所以我才废大力弄来这么一只老虎。”

    “你们土豪的手段真是让我这种(屁pi)民看不懂。”季唐挠挠老虎的脸,老虎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

    你要是为了运老虎,直接走货运啊,何必买下一整节火车车厢过年时候一节车厢的价格简直不敢想象,而且家里还要有能养老虎的空间,在hn有这么大的房子,你家里不是有矿,是有油田吧

    “小钱,小钱。”帅哥笑嘻嘻的说道。

    “扎心了。”季唐正是破产时分,你这个小钱比他毕生积蓄都多。

    “不过我很好奇,兄弟你不怕老虎”帅哥好奇的看着季唐,要不是季唐能抱着老虎面不改色的和自己交流,一个普通人自己早就不甩他了。

    “呵,区区老虎而已。”季唐淡淡的笑了一下,我家里的那个比老虎安了一只未成年小脑斧而已,洒洒水啦。

    帅哥觉得季唐这是在装比“兄弟,这可是老虎,你用区区二字来形容,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哦不信”季唐打了个响指,“汤姆。”

    。

    “杰瑞。”

    。

    这火车车门的隔音效果也太好了。

    “不好意思我去开下车门。”季唐把老虎从怀里扯下来,推开车门之后大喊,“汤姆杰瑞皮卡丘,过来一下。”

    过了几秒钟只有汤姆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一顿比划季唐才知道,皮卡丘和杰瑞躺在货架上已经陷入了迷离。

    “关键时候掉链子,谁给他们喝的快乐水。”季唐嘟囔道。

    汤姆人立而起,右爪直勾勾的指着季唐。

    季唐无视汤姆的动作带着汤姆走到帅哥面前说道“这是我家猫(咪mi),战斗力比我还强。”

    这话其实没毛病,但是别人听了就不太对劲了,你战斗力再强它也是个猫啊,你还是不是男人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打不过我家这只猫。”季唐看到帅哥的表(情qing)赶紧解释道。

    帅哥的表(情qing)更复杂了,你重申一遍是几个意思

    “反正就是我家这只猫贼强,你这老虎未必干的过我家猫。”季唐实在捋不顺了。

    “兄弟你有点幽默啊。”帅哥差点笑出猪叫声,拿猫打老虎,会玩。

    “汤姆,教育它。”

    魏文斌做梦也没想到过老虎打不过猫,在他的印象中,只要老虎长牙了就能完虐家猫这种生物的吧为什么我眼前这只亲手从马戏团带出来的老虎被一只短毛蓝猫打得这么惨

    “这只蓝猫是我家三只宠物里最弱的,所以我没必要怕一只老虎啊。”季唐淡定的说道。

    “兄弟你是不是姓叶啊叶问是你什么人”魏文斌真服了,虽然是马戏团的老虎,那也是从小吃活食长大的呀,现在只能抱头缩在角落里,你家猫学过咏(春chun)吧我说。

    “我姓季,至于为啥我家宠物这么强我不能告诉你,祖传秘方。”季唐摆摆手故作高深的说道。

    “那敢问令尊是那家传人”魏文斌小心翼翼的问道。

    “兄弟,我就是吹个牛比,我爸妈都是孤儿。”季唐一脸尴尬的说道。

    魏文斌使劲拍拍自己脑子“我去,你正经点好不好我堂堂中欧商学院的高材生被你忽悠的像个250。”

    季唐挠挠后脑勺“你太好说话给我一种和室友交谈的错觉,不好意思。”

    魏文斌哭笑不得的说道“怪我喽难不能有钱人就一定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过说实在的,兄弟你家宠物真的都比这只短毛蓝猫猛”

    季唐点点头“家里还有两只老鼠,不过这会正在货架上吸毒。”

    “吸什么”魏文斌吓了一跳,不谈两只老鼠暴打猫的事(情qing),光迷茫正大的吸毒,兄弟你路子这么野么

    “不是你想象中的吸毒。”季唐赶紧摆手解释,“体质上的问题,它们俩喝可乐之后瘫在地上的样子就和人类吸毒之后的样子一样,这么说习惯了。”

    “能带我看看么”魏文斌好奇心爆棚。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这只老虎带到我们车厢可能要引起(骚sao)乱。”季唐指着魏文斌脚下那只满脸眼泪抱着魏文斌大腿不松手的小老虎说道。

    “你看它现在这样子,说他是老虎你信么”魏文斌无语的看着自己的老虎,好像右半边脸有点肿起来了。

    “汤姆,如果它有一丁点要袭击人类的意思,懂我意思吧就是往死里打。”季唐蹲下来说道。

    汤姆抬了抬右爪表示了解,这让魏文斌又一次震惊。

    “兄弟你家这猫这么精的么”

    “这算啥,前两天斗地主我还输给它了。”季唐头也不抬的说道。

    “你这句话是吹牛比还是阐述事实”魏文斌小心的问道。

    “这个确实是事实,实在不信的话一会你俩玩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