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百亿家产也没用
    “这姜撞(奶nai)味道真不多,怎么没多买点”季唐盘腿坐在尹亦恒的(床chuang)上说道。

    “就这么多了,再买就要去仓库搬,火车开车来不及了。”海拉小口小口((舔tian)tian)着(奶nai)砖,旁边是三只同样一脸享受的宠物,值得一提的是,海拉被强制要求换了服装,所有玩偶服一概不许带来。

    “回去咱自己也做点呗,就算不地道也差不了太多吧。”季唐有点吃上瘾了,这还是冻上的,要是液体(奶nai)是不是更好喝

    “很简单,到时候再说吧,吃饱喝足,洗洗涮涮睡觉了。”凉冰伸个懒腰带着自己的毛巾香皂走向车尾。

    季唐环顾众人问道“我有个比较尖锐的问题,谁能回答我一下”

    “除非你不想活了,不然我不介意和你睡一张(床chuang)。”彦靠在车厢壁上摆弄着手机。

    “看我干吗我不仅是女生还是未成年的孩子,房东你踏足我的(床chuang)就代表你已经放弃了生命。”海拉看到季唐的目光有转移过来的迹象立刻说道。

    “你都18了。”季唐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16,谢谢,不论怎么算都是16,所以你去找别人。”海拉被子一蒙直接带着三只宠物就寝了,暖和,又软和。

    “本来我也没有票的,但是奈何我能和你嫂子挤一挤,你现在能问的人就只有蓝叔和米爽了,要不要牺牲一下色相”尹亦恒大义凛然的拒绝了季唐求助的眼神,开玩笑,老子还指望晚上沾点便宜呢,挡我者死。

    “吾好梦中杀人。”蓝染慢悠悠的说道。

    “小南。”季唐看向最后一个救星。

    “no。”柯南冷漠的拒绝了季唐的求救,“我不想被你传染什么奇怪的(性xing)格,所以,我拒绝。”

    “你们都有没有人(性xing)啊忍心看我在过道站一宿”季唐心态有些轻微爆炸。

    “嗯。”9。

    “米爽他们一家三口在隔壁车厢,你问问米爽,应该能让你蹭一晚。”关欣坏笑着说道。

    季唐忽然想到一件事(情qing),似乎隔壁车厢不仅仅是右侧米爽一家三口的车厢,还有左边一个空车吧

    “海拉,把汤姆给我,我要去睡觉了。”季唐站在女寝门口说道。

    “啊”海拉一脸懵的坐了起来,“你要去哪”

    “隔壁。”季唐淡定的抱着汤姆走向魏文斌的车厢,只要有汤姆在(身shen)边,那只大橘不成气候。

    魏文斌看到季唐抱着汤姆走进来的时候楞了一下,然后小老虎嗖的一下跑到他(身shen)后他才回过神问道“季唐兄弟你这是”

    季唐坐在魏文斌对面放下手里的汤姆回道“想在你这凑活一晚上,不过现在我想问问你为啥知道我叫季唐。”

    魏文斌耸耸肩“你大姐揍你的时候不是说过你的名字么,只不过我不知道是那个季那个唐而已。”

    “额,季节的季,唐朝的唐,你呢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季唐解释道。

    “魏文斌,魏武帝的魏,文文武文斌。”魏文斌把大橘从(身shen)后拉出来,作为老虎被猫吓成这样,没牌面啊。

    “能收留我一晚上不。”季唐有点小尴尬的问道。

    “这不是问题,但是我能问问原因么”魏文斌大度的说道。

    “缺票呗,不是人人都能像你一样在(春chun)运期间包一节车厢的。”季唐感叹道。

    “额,这样啊,你随意,反正空着也是空着。”魏文斌起(身shen)掏出两个苹果递给季唐一个,“不过你能不能看在我收留你的份上把你二姐的手机号告诉我”

    季唐手里的苹果僵在半空中“感(情qing)你在这等着我呢”

    “嘿嘿,为了媳妇,不要脸了。”魏文斌啃了一口苹果说道。

    “说实话,你还是死了心吧,我二姐看不上你。”季唐诚恳的说道。

    魏文斌不服气的说道“我家资产百亿。”

    “我二姐对钱没什么感觉。”

    魏文斌继续展现自己“我学富五车,中欧商学院优秀毕业生。”

    “没什么卵用。”

    魏文斌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不喝酒不抽烟,一心一意,工资卡都给你二姐。”

    “你这条件找个啥样的不行非的是我二姐”季唐纠结的说道。

    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这辈子也没啥冲出地球的希望,更别说太阳系了,怎么和我二姐夫拼一刀脑残劈你就没了呀。

    “我不想成为家族联姻的筹码,我想找个(爱ai)我并且我(爱ai)的人过一生。”魏文斌坚定的说道。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你(爱ai)我二姐,我二姐不(爱ai)你,求解。”季唐抱着肩膀问道。

    “我会努力让她(爱ai)上我。”魏文斌更加坚定的说道。

    “那你慢慢努力吧,不过看在你收留我一晚并且给了我一个苹果的份上我友(情qing)提醒你一下,正经追求我二姐不会生气,你要是下药或者设局之类的,别说我吹牛比吓唬你,都得死,看(情qing)节严重,从你自己死,到家死,我真没吓唬你,你信我。”季唐严肃的说道。

    魏文斌看着认真的季唐心里犯起了嘀咕,我堂堂百亿家族在你们眼里就是下药都得死的存在我家保镖就足够一个加强连,难不成你家家长有在中央工作的

    “我能问问细节么”魏文斌试探(性xing)的说道。

    “就我家三只宠物都能偷偷摸摸弄死你,你说呢”季唐白了魏文斌一眼,我一屋子大佬发飙的话,你不采用核平战术能行要是我那天能取出我包里那些装备,核平也不行啊。

    季唐没记错的话,自己装备空间里有一把幻术系最强斩魄刀,一副机甲,一对天使翅膀和一对恶魔翅膀,一个无限量充电宝和两团无法解释的马赛克,最后一个是带有死神光环的(裸luo)男。

    哎我去,要是都能(套tao)自己(身shen)上,无敌了呀

    “你这话说的我有点难受。”魏文斌捂着心脏,现实有点扎心。

    “行了,洗洗睡吧,别问我住哪或者要去哪之类的问题,要是被她们知道了我得分八段。”季唐穿着衣服向后一躺,火车上的枕头被不知道干不干净,万一之前是那个传染病的人睡过就((操cao)cao)蛋了,对付一晚上明天直接洗澡。

    “那你能告诉我你二姐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么这不算告密吧”魏文斌不死心的说道。

    “只要我大姐喜欢的我二姐就不喜欢,我大姐不喜欢的我二姐就喜欢,清晰”

    “清晰个蛋啊难怪你成天挨揍,我都想揍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