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能忍忍么
    睡了一晚上,火车进站,只要再倒一次轮船就可以正式抵达三亚。

    “周围连个像样的饭店都没有,一句话概括,脏乱差。”凉冰嫌弃的看着周围简陋的小饭棚,打心眼里不想去吃。

    “吃泡面吧,好吃又方便。”海拉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十几桶泡面说道。

    “我说你怎么这几天都不去餐车吃饭,原来天天吃泡面。”季唐拿过两桶香辣牛(肉rou)面说道,“好东西都不知道分享一下”

    蓝染最后拿过一桶没人要的西红柿打卤面说道“这东西吃多了对(身shen)体有害,海拉你本来就不运动,又喜欢喝饮料,这样下去(身shen)体会吃不消的。”

    “没事,我(身shen)体特殊,吃毒也ok。”海拉美滋滋的抱着三桶不同味道的泡面说道。

    “真羡慕你这体质,辣条泡面随便吃,汽水可乐随便喝,皮肤还这么好,而且不长(肉rou)。”关欣叼着两根泡面羡慕的看着海拉,要是换了自己,早就成猪了。

    “还有没有了不够吃啊。”尹亦恒抹了把嘴,两桶泡面下去好像还差点意思。

    “猪啊你,两桶泡面还不够。”关欣虽然嘴上说着尹亦恒,但是(身shen)体很诚实,把自己吃了不到一半的泡面递给了尹亦恒,标准的口嫌体。

    “嘿嘿,没办法,块大。”尹亦恒也不嫌弃,拿过来就吃,“不过我很好奇,妹子你这小(身shen)板砸能吃得下三桶”

    “别跟她比,她是怪物。”季唐默默的喝了口汤,在家吃饭,如果海拉喊饿,那就必须迅速上桌,不然拖那么两分钟之后你就会发现,连菜汤都不给你剩。

    “吃饱喝足我们溜达一会”凉冰把手里的泡面盒丢到垃圾桶里问道。

    “你们去吧,我想咸一会。”季唐哭丧着脸说道。

    “嗯”凉冰眯着眼哼道。

    “肝不动了啊姐姐”季唐仰天长叹,两个小时的候车时间,乖乖。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死在我手里,要么(日ri)后死在拎包的路上,你自己选。”凉冰攥着拳头说道。

    我选择死亡

    支付佣金让工作人员把己方装满东西的行李箱运到座位上,一行人向着特产超市再次进发。

    “这个是什么算了,懒得听你解释,打包带走。”

    “这东西好吃,给我来一斤。”

    “补品切,我们需要补什么给季唐那行吧,给我包一份。”

    “萝卜卖这么贵什么这是人参你家人参三斤多还长绿叶的参王参王纯白色”

    “酒打包功效管它什么功效,一天二两准没错。”

    左边一个凉冰,右边一个彦,俩人直接挨个柜台扫((荡dang)dang),其他游客看见一行人的阵仗自觉绕路。

    不多一会其他女(性xing)也参与到了shoppg中,半个小时之后就连柯南也是大包小裹的挂了一(身shen)。

    尹亦恒和季唐基本上看路要从缝隙中看,活脱脱两个移动售货柜。

    “你家,这几个,姐妹,带坏了,你大嫂。”尹亦恒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我也很,绝望。”季唐尽量少说话节省体力。

    男人如果让他去上网,打篮球,或者跑酷之类的他能一口水不喝搞上一天,你让他陪着女票去逛商店,最多10分钟,就是史泰龙也像肾虚公子一样拎着几个手提包吭哧吭哧的慢慢挪。

    要不是有时间限制,估计今天几个拎包的男士就要累死在这了,饶是这样还足足装满了三个大行李箱和两个背包。

    等回到车上的时候几人发现几人的座位上已经坐了人,而且岁数还都不小的样子,在哪里谈论的(热re)火朝天,就连几人的行李箱也被拿出来放在了一边。

    “大爷,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这是我的座位。”凉冰脸上就写着火大两个字。

    这老头不仅坐在座位上,还把脚放在座位上在那抠,味道极大,凉冰甚至脑补到老头脚上的味道渗入座位上,恶心急了。

    老头斜眼看了一眼凉冰,理都没理她,继续抠脚和其他人聊天。

    不仅是凉冰,其他人也都是这样,尤其是季唐的作为,一个照顾孙子的大妈,孙子小,坐一半就够了,剩下的一半都是垃圾。

    “先到先得,你们没有座位就只能说明你们来晚了,站着吧。”大妈瞥了一眼季唐淡淡的说道。

    “大妈你当这是公交车呢那你上飞机是不是也得抢座啊那你要是直接去火车驾驶室把座位抢了,这车你开啊”季唐察觉到了这群老头老太太的不讲理,语气也冷了下来。

    “小伙子你怎么说话呢跟我较劲是不是”大妈插着腰叫到。

    “懒得理你,列车员,过来一下。”季唐抬手招呼列车员。

    列车员挤过来微笑着问道“先生需要什么帮助么”

    “喏,这是我们的票,你看着办吧。”季唐把几人的票拿过来交给列车员。

    列车员瞬间头都大了,一个占座的老年人都要命,一群今天该不会是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天吧

    “各位,你们是不是坐错地方了这些座位是他们的。”列车员小心翼翼的问道。

    “别跟我说这些,我们先来的,这座,就是我们的。”抠脚老头摆手的时候那味道呛得列车员直翻白眼。

    “几位,车票给我看一看。”列车员态度有些降温。

    “给给给,看了也没用。”旁边嗑瓜子的大妈掏出票来交给列车员,毫无压力的感觉。

    列车员扫了几眼票根就递了回去,冷静的说道“各位,站票比坐票便宜三分之一,买了站票来抢坐票的座位,不合适吧”

    “别跟我说这些,老头不认字,我就知道这位置是我先来的,先到先得,懂不懂”抠脚老头不耐烦的说道。

    “你去找你们列车长吧,这样也算是给我们一个闹事的理由。”季唐安慰道。

    “大兄弟你说的也太直白了吧你这是明目张胆要闹事啊”列车员表(情qing)复杂的看着季唐。

    “那肯定的啊,还得赔我们损失呢,你看看你脚底下这个行李箱,里面是我们在羊城买的纪念品和特产,现在已经凉凉了,还有这个座位,老头抠脚之后就这么随手一抹,换你,你坐这老太太也是,弄了一座位的垃圾,换你,你坐”季唐指着座位一脸嫌弃的说道。

    “能忍忍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