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批发战斗员
    “你觉得呢”季唐反问。

    “我觉得或许有那么一丝机会可以。”列车员挣扎着说道。

    “那我告诉你,不能,去找列车长吧,不然到时候我们揍了老头老太太就得我们自己赔钱了。”

    列车员赶紧去找列车长,看着架势,好像要揍老头和老太太这年头没碰老头老太太都是讹的要死要活的,更别说你给人揍了,这事超出我的管辖范围了呀。

    列车长听说有老头老太太占座而且要挨揍的时候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别的不说,就抠脚这老头绝对让他记忆犹新,这个味道

    “大叔,大妈,请配合我们的工作,根据我国铁路交通法,您这已经算是违法行为了,想必你们也不想招来警察您说是么”列车长微笑着说道。

    “别拿警察吓唬我,我不认字也不懂法,我就知道先到先得,行了,别来烦我。”抠脚老头丝毫不讲道理,我老我牛比,有种你碰碰我。

    季唐耸耸肩“现在你们有以下几个选择,一,我们狠揍这群老头老太太一顿,你们铁路局赔钱,二,百倍赔偿我们的车票并且安排我们坐下一辆通往三亚的火车,三,让他们滚蛋,并且把桌椅的(套tao)(套tao)都给我换了,四,我们也开始闹事谁也别走。”

    列车长愁的头发哗哗掉“咱都年轻力壮的,能不和这群老流氓计较么”

    “那就是选择第二个赔偿并且安排火车了呗也行。”季唐点点头。

    列车长使劲的挠着头皮,这小子不比这群老头老太太好说话呀。

    这时维护列车安的两个乘警巡逻了过来,毕竟吃瓜看(热re)闹是天朝人民的习(性xing),这么大个瓜哪有不吃的道理周围的通道已经堵住了,显眼的很。

    “来,让一让让一让。”乘警有点挤不进来。

    “挤什么先来后到动不动想看(热re)闹提前。”前面的乘客头也不回的说道。

    乘警用力的吸了口气然后大吼“前面的乘客都回到自己座位,否则一概以妨碍公务罪逮捕。”

    跟你们闹着玩呢我一个乘警在火车上还能被人为堵住不存在的。

    围观群众呼啦啦的散了开来,(热re)闹虽好,但是自己更重要。

    “什么(情qing)况”乘警走到跟前看向列车长。

    列车长简单叙述了一下事(情qing)的经过,这下乘警也麻爪了。

    “实在不行咱们和上头申请一下给他们补一个下辆火车的车票”乘警硬着头皮说道。

    “你可能有点想当然了。”季唐插嘴道,“我们去三亚是有上亿单子的生意要谈的,迟到了客人可不会等我们,下一辆列车最快也要晚上4个小时,上亿的损失,你们给报销”

    你谈你大爷的上亿单子,我做了这么多年乘务长,家出来旅游的你当我瞎啊

    “真的,一会列车要是开了这事还没弄明白我们可就要开闹了,能够合理合法的闹事我已经向往很久了,不是我吹,就你们整个火车上的工作人员加上都不够我大嫂打的,省级自由搏击冠军明白是什么意思不”季唐兴奋的说道。

    “我还是当年国比武的16强呢。”乘警翻了个白眼。

    “我有冠心病、心绞痛、腰肌劳损、肺结核、肾衰竭等一系列病症,你碰我一下下场不比揍这群老头老太太强多少,想好了在说。”季唐不慌不忙的说道。

    你咋还没死呢这些病怎么就不要了你的命呢

    “和上级汇报一下吧,这已经超出我们能够处理的范围了。”乘警无奈的说道。

    “你可要快点,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季唐伸着脖子喊道。

    “大刀同志配合一下,我们要搜(身shen)。”乘警立刻抓住了季唐的语病。

    “”

    不能揍你,我就恶心你,两对男人的手在你(身shen)上游走就问你爽不爽。

    很快上级的批示到位,强制执行更换座位。

    列车长也是心里有数的,立刻叫人带来了几副椅(套tao),可不能给这群人发飙的机会,省级搏击冠军,那她男人得多猛啊

    老头老太太的胡搅蛮缠在警棍和手铐的威慑下((荡dang)dang)然无存,被一群乘警带离现场,等待他们的还有罚款。

    “你先等会,我们这一箱羊城特产和纪念品怎么说”季唐拉住列车长问道。

    “这边核对损失并且记录,相关部门会对几位老人进行罚款与批评教育,你们的东西会照价赔偿。”列车长耐心的答道。

    “照价赔偿老娘累死累活的买了这么点东西弄坏了照价赔偿我分分钟好几千的收入呢。”凉冰站起来不悦的看着列车长。

    列车长本以为能糊弄过去,谁知道糊弄了季唐没糊弄过凉冰。

    “双倍赔偿”

    “不行,最少五倍。”凉冰黑着脸说道。

    “美女,双倍赔偿已经很不错了,你何苦为难我一个打工的呢。”列车长发动苦(情qing)攻势。

    凉冰不为所动“少一分我都把你们从火车上丢出去,你自己问问他,我可比他大嫂能打多了。”

    你们到底是哪路神仙啊这年头省级搏击冠军这么不值钱的么长的这么漂亮咋这么不讲理呢

    “这样吧,我们按照清单让同事在羊城一模一样的给您买一份,此外还是原价赔偿您一份,这样还是双倍赔偿,您看如何”列车员眼珠一转说道。

    凉冰有些犹豫,好像,白得一份

    “就这么定了,我把我们三亚住址告诉你,到时候给我送来。”季唐拍板同意。

    “啊不是,我的意思是”列车长赶紧试图解释,然而季唐是故意的。

    “你该不会让我们自己来取吧我告诉你,这银发的是我大姐,金发的是我二姐,黑发的是我小妹,戴眼镜的是我小叔,都比我嫂子能打。”季唐威胁道。

    你能不能讲点理别动不动就要打架你家批发战斗员啊你祖宗是杨继业还是岳飞啊

    “当,然,是送到您的住处。”

    “来,录个视频,别到时候不认账。”

    “你够了,我特么是国家工作人员,代表的是国企的脸面,说到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