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松嘴,住口
    一大早米爸和米妈就悄悄的跑到米爽房间来查房,吓得季唐简直跑出了闪电侠的速度才把地铺扔进衣柜里并且摆出了两人睡在一个(床chuang)上的感觉。

    “我说,明明咱俩就不是电视里那种合同夫妻,为啥我现在要天天跟做贼似得防着你爸妈”季唐躺在(床chuang)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我也很绝望啊,昨天你没看关姐给尹哥喂(肉rou)串的时候我爸妈的眼光么差点瞪死我诶”米爽有气无力的说道。

    “要不你就坦白吧,反正都到三亚了。”季唐咂咂嘴说道。

    “你信不信我爸妈当场就带着我回家参加淑女培训班季唐你要让我知道你偷偷告诉我爸妈咱俩(情qing)侣关系是假的,开学我就弄死你然后再自杀。”米爽威胁到。

    “你这话说的跟殉(情qing)是的”季唐怂了,现在这女生咋一个比一个暴力皮不起来呀。

    咚咚咚,“小爽你在干嘛怎么这么半天还不给爸爸妈妈开门”

    “来了来了。”米爽一边答应一边穿鞋,同时把季唐强行塞进了被窝里。

    “你这孩子,都几点咳咳,差不多到时候了,去叫小唐洗脸刷牙,吃完饭我们就要出发了。”米妈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瞬间说完自己想好的理由带着米爸撤退。

    “你爸妈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怪癖,我只是光着上半(身shen)就好像我昨晚把你拿下了一样。”季唐在米爽关上门之后一脸无语,自己只是起个(身shen)而已,米妈就好像见到了新大陆一样迅速撤离,阿姨我穿着裤子呢。

    “诶呦,好像我真的嫁不出去一样,你说,我这条件,想嫁人很难么”米爽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凑到季唐脸上。

    讲道理,米爽长的不差,165的(身shen)高也还好,虽然小b罩是欠了那么一点,但是好歹比莫妮卡夫人那个小a罩杯强吧家里条件中等,没有不良嗜好,也没有外债堆积,很优秀的女孩子嘛。

    “”季唐有点纠结,姑娘你这不修边幅的样子想嫁人确实有点难,加上你喜欢动手,我到底说不说实话呢

    “啊啊啊啊啊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我咬死你。”米爽抓狂的拉过季唐胳膊一口就咬了上去。

    “哎我去,我啥也没说啊松嘴,松嘴,疼。”季唐快速把米爽按到(床chuang)上试图拽回自己的右臂,姑娘你属狗的么

    然而两人都没注意到,门缝处一上一下的两只眼睛开始发出了绿色的光芒。

    米妈和米爸一脸病态的趴在门缝上观察,虽然听不见声音,但是季唐扑到了米爽是实实在在的,而且是在(床chuang)上。

    “现在的年轻人啊,诶。”米爸背着手摇着头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说道。

    “就是,大白天的,一点不注意形象。”米妈也叹息着摇头。

    “所以你们是想让我舅舅扑到你们女儿还是想让他俩保持距离”柯南冷不丁的站出来说到。

    “诶呀我去,你这熊孩子,走路没声音呢”米爸捂着心脏靠在门上说到。

    “是你们太专心了。”柯南有点无语,我就差拿着喇叭说我驾到了。

    “你来干嘛”米妈疑惑的看着季唐。

    “吃早饭啊,不然我过来干嘛”柯南很自然的说到。

    “额,我们已经通知他们了,咱们先去吧。”米爸很自然的拉起季唐的手走向楼梯,心里还感叹,啥时候我外孙子能长的这么可(爱ai)呢

    柯南虽然很抗拒,但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就这么被米爸半托半带的拉上了楼。

    过了10分钟季唐和米爽也到了餐厅,尹亦恒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季唐胳膊上的牙印。

    “不是吧你比我下手都快”尹亦恒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草,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季唐抄起一个馒头就直接怼到了尹亦恒的嘴里。

    “呜呜呜,唔唔唔。”尹亦恒挠着桌面痛苦的呜呜,喘不上气了。

    季唐黑着脸伸出食指一捅,整个小馒头就这么被尹亦恒整个咽了下去。

    “呕”尹亦恒生生咽了一个馒头,并且不停的挠着(胸xiong)膛,里面火辣辣的疼,“我(日ri),这要是我们东北的馒头,你就得带着手铐出席在我的葬礼上。”

    馒头稀粥和咸菜,吃的很香,当然,如果排除旁边那只在大口大口吸溜红烧牛(肉rou)面的海拉的话。

    “你昨天不是都发下来了么,哪来的。”尹亦恒眼睛有点红,这早饭没(肉rou)没蛋的,吃了仨馒头肚子里还是空空的,不对,是四个。

    “最后一桶了。”海拉小手护着泡面警惕的说道。

    “乖,吃两口馒头,给哥沾沾汤。”尹亦恒伸手招呼道。

    “你要不要说得这么可怜”关欣真看不下去了,太丢人了。

    “这没(肉rou)没蛋又没油的,实在吃不饱啊媳妇。”尹亦恒真想当场飙泪,也不知道谁买的咸菜,这真的是咸菜啊你倒是买两包榨菜丝或者小萝卜啊

    “买那么多特产是干嘛的拿出来吃啊。”季唐实在看不下去了,十来种咸菜,一大盆馒头,女生可不是两口就吃饱了

    “你看,牛(肉rou)干,腊(肉rou),松茸,老婆饼,(日ri)光岩馅饼,酸辣藕片”

    “打住,别说了,赶紧掏出来,你们早上怕油腻我们没事,让肥(肉rou)和脂肪的痛苦降临在我们头上吧。”季唐已经看不下去手里的咸菜了。

    吃饭嘛,还得是有硬菜,像尹亦恒这种煮鸡蛋都得吃5个以上的光吃干巴巴的咸菜和馒头怎么能饱整整干掉一大条牛(肉rou)干才觉得肚子里有东西了。

    “你这饭量我应该考虑考虑收你的钱了。”季唐手里拿着(肉rou)脯边吃边说。

    “咱俩这关系因为点吃的就谈钱是不是太伤感(情qing)了”尹亦恒不悦道。

    “但是你这饭量咱俩不谈钱是不是太伤我了”季唐无语的看着尹亦恒又拿起一块馅饼说道。

    “我觉得肌(肉rou)量和饭量是成正比的,你看看人家尹亦恒,都是肌(肉rou),再看看你,都是肥(肉rou),人家二头肌像石头似得,你这二头肌像气球似得,难怪打架不行。”凉冰嫌弃的看着季唐。

    “我,靠脑子。”

    “你拉倒吧,iq都没我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