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谁说钓鱼的一定是人
    “据我所知喜欢爬墙爬窗户的只有蜘蛛壁虎和老班,姑娘你这是?”季唐一上对面的游艇就看到了窗户上趴着的小脑袋。

    左爱脸一红赶紧跳下窗子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结巴着说道:“我,我只是。”

    “以前我不相信一见钟情,现在我信了。”季唐了然的点点头。

    “一边呆着去,就你嘴碎。”尹亦恒一把扒拉开季唐。

    左爱偷偷摸摸的观察蓝染,刚才已经在对讲机里知道那个人也在,穿着正常衣服的他看上去果然还是很帅呀!

    自从上次漫展结束左爱就一直处于精神恍惚状态,三个多月了也没见好转,这可急坏了她的两个闺蜜,短发妹子文雅和戴眼镜的妹子刘宏博决定带她出来散散心,谁知道撞见正主了。

    ‘左爱,去问名字,去问电话号,去问微信号,你行的。’左爱攥着拳头给自己打气。

    然而左爱鼓起勇气想要去问的时候,蓝染走过来低头看向左爱的眼睛问道:“蓝染,男,29岁,能交个朋友么。”

    季唐觉得自己下巴可能脱臼了,谁说蓝染是个直男的你站出来,老子打死你。

    “啊?啊啊啊?当,当然可以,我叫左爱,25岁,nv,女。”左爱脖根都红了,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他也对我有意思?

    尹亦恒搂着季唐的脖子坏笑着说道:“所以你打光棍不是没有理由的,你看看人家蓝大叔。”

    季唐黑着脸说道:“我只是才开始打光棍。”

    “得了吧,米佩宁和你谈对象的时候也没见你多主动,这年头脸皮厚度不能完成脸刹的都找不到媳妇。”尹亦恒自豪的说道。

    天知道蓝染直截了当的来这么一出,天还知道这个左爱直接就答应了,妹子你不问问工作和家庭状况的嘛?

    总之左爱和蓝染目前这个陌生人以上恋人未满的情况就这么定了,别问我为什么直接跳过了朋友阶段。

    “喂,我记得你叔叔好像有32岁啊。”米爽戳戳季唐后腰问道。

    “是么?我上次这么说的?”季唐眨眨眼睛,“反正28岁到33岁这个区间他都认,不是啥大事。”

    米爽:“……”

    少年,你家长都这么任性的么?年龄跨度5岁……问过身份证的意见了没?

    蓝染带着左爱去角落处说悄悄话了,看起来好像真的要发展一段恋情似得,季唐偷偷看了两眼,俩人中间的距离已经突破10cm了,而且空气中也带着那该死的粉红。

    而季唐忽然想了想,单纯,害羞,好像还真和蓝染挺互补的,而且两个多月这么傻呆呆的等着蓝染加她好友,好像还有种蠢萌蠢萌的样子。

    “真是太巧了,不仅我们都姓季,这个帅大叔还和小爱有这么一段经历,谁还敢说这不是缘分?咱们必须走一个,我先干为敬。”季虎二话不说干了一杯,然后就从桌子上滑到了桌子下。

    尹亦恒拿着酒瓶还没等喝就看到季虎滑到了桌子下面,我是喝还是不喝呢?

    “一杯的量直接干了,是个狠人。”季唐不停的点头。

    米爸米妈不喜欢年轻人这种聚会,柯南只想静静钓鱼的同时整理自己还没破掉的案子,对杰瑞和皮卡丘来说这艘船上的party显然没有同类可以嗨,还是在船舱里继续吸毒好了。

    没有人注意到的情况下汤姆开始了自己的工作,首先是叼来一个小盆,然后把鱼篓里的鱼一条一条的弄到盆里,最后一趟一趟的运到厨房里奋战的霍尔顿身边。

    ……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柯南打电话过来说船上来了海警,要罚款,还要拘留。

    第104章 谁说钓鱼的一定是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柯南打电话过来说船上来了海警,要罚款,还要拘留。

    一行人急忙跑回去,发现可怜的霍尔顿已经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旁边是一堆鱼骨头。

    “你们食用珍惜鱼类以及国家保护鱼类共37条,根据规定,罚款186751元以及9个月的行政拘留和政治教育,我已经呼叫了支援,别想暴力抵抗或者直接逃走,你们租船时候的信息我已经记录下来了。”三名海警手里拿着手铐厉声说道。

    “不是,我们也没吃啊,就是钓着玩的,钓完都丢回海里去了啊。”米爸郁闷的说道。

    “那地上这堆鱼骨头是我吃完来栽赃你们的是吧?”海警嘲讽道。

    “那你要这么说我也觉得有这个可能,我要求进行鉴定,谁的胃里有鱼肉谁自己心里清楚。”尹亦恒不喜欢这个海警的态度,那就检测好了,我们都在隔壁船上嗨,胃里都是酒,顶多两口烧鸡。

    海警被尹亦恒的态度激怒,掏出警棍指着尹亦恒:“注意你的态度嫌疑人。”

    尹亦恒抱着膀子说道:“我什么态度?别拿警察身份来压我,我尊重警察这个职业,但不代表警察可以无理由在我脸上泼水,凡事要讲证据。”

    海警奇迹而笑:“证据?好啊,那你们说这些鱼是哪来的?”

    季唐忽然站出来指着汤姆说到:“猫抓的。”

    瞬间安静。

    海警舔舔自己的牙床:“你觉得,我很像个傻子?”

    季唐摇摇头:“我只是实话实说,抓鱼的是我家猫,吃鱼的也是我家猫,不信你可以采证。”

    海警咬着压根说到:“那我就满足你,现场采证。”

    猫在海里抓鱼,可以,你这个理由真的是霸道,我今天要不把你们都带走,我海警不干了。

    “汤姆,演示一下你是怎么抓的。”季唐努努嘴。

    汤姆挺着肚子爬起来慢慢挪到鱼竿旁边,熟门熟路的把一条还没来得及拿走的鱼挂到鱼钩上,然后大嘴一张,在鱼身上咬了四个血洞。

    噗通一个水花,诱饵成功进入了海面。

    整个场面死一般的寂静。

    “这是做梦?”

    “不是说建国以后不允许动物成精么?”

    “就听说熊猫有那么两个成精的名额,没听说过谁家猫有名额的呀。”

    “难道只有我的关注点在这只猫熟练的动作上么?”

    海警觉得自己有必要自来一个耳光或者去撞撞墙,我看到了什么?

    这时浮漂抖动,汤姆一个健步跳下海里,三两下游到浮标旁边,两只爪子上下腾飞,很快鲜血就染红了不小的一片海域。

    咬住吊钩的鱼停止挣扎之后汤姆回道船上,咬着钓竿就往后跑。

    一条停止挣扎的大鱼从海里慢慢被拉了起来,很快就被汤姆拖到了甲板上。

    “内什么,钓鱼演练完了,吃鱼需要演练一下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