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女人=老班
    晚上一家人坐在客厅里的时候凉冰宣布了接下来的行程:“明天开始自由行动吧,周围有健身馆也有网吧,不嫌累的话可以去40公里外的小漫展去玩,反正我们是要去血拼的。”

    “你不打算直播了?鸽了好几天了,我看别的主播在春节这段时间都玩命了。”季唐看着手机里面其他主播的直播时长不由得感叹,这帮人都不睡觉的嘛?

    “不播,老娘大过节累死累活的让别人快乐?这不符合恶魔的宗旨。”凉冰坚定的拒绝。

    “看我干吗?天使又不是圣母,更不是戏子,平时也为了阻止恶魔传播堕落思想,你们这里的人不是有句话么,佛渡有缘人,天使也只拯救有缘人。”彦坐在窗边耸耸肩。

    “切,只是拯救有价值的人而已,说的自己多么高大一样。”凉冰不屑的撇撇嘴。

    “好了,这个话题到底位置,是在下错了。”季唐果断制止了彦即将到来的反击,你俩要撕回屋撕好吧。

    左爱迷迷糊糊的举起右手:“那个,为什么冰姐要说她是恶魔,彦姐说她是天使啊?”

    明明都是亲姐妹的说。

    不仅左爱不理解,其实尹亦恒关欣和米爽家三口子也不理解,只不过没有合适的机会发问,这会也期待的看着季唐想要解释一下。

    “怎么说呢。”季唐看着两人又开始大眼瞪小眼开始拼命的运转大脑编造一个合理又恰当的谎言,“大姐比较跳脱,喜欢自由和洒脱,二姐比较沉稳,习惯约束与秩序,正巧和超神学院那俩同名同姓,所以就变成今天这样了。”

    哇,以前见贾维斯这贱人每每现编理由总觉得这玩意就是张口就来,没想到还是个技术活?想让它合理又恰当,真难啊!

    尹亦恒点点头:“我就说你大姐二姐总有种即视感,尤其是你二姐,还特意去染了个发,还别说,真像。”

    “是吧,这发不白染。”季唐表情十分不自然,这是你尹亦恒应该有的观察力么?你还真打算去警校读研究生啊?

    “嗯,你们一家子除了你都挺有天赋的,你看,蓝染,凉冰,彦,你外甥这身高这大眼镜框这发型妥妥的柯南,至于你妹妹,难道是焱妃?”尹亦恒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海拉到底像谁。

    “啊哈,啊哈哈。”别说话,干笑就完事了。

    什么叫除了我?你再cos那也是赝品,人家是真货。

    “行了,洗洗涮涮睡觉了,明天早饭自己解决。”凉冰打着哈欠和彦上楼了,也幸亏这楼梯够宽,不然俩人不能并排走是不是又的干一架?

    短短半分钟整个客厅的人走个精光,只留下季唐和米爽。

    “内个,你先去洗澡吧。”季唐纠结了一会说道。

    “哈?”米爽瞪着眼睛看向季唐,你还真想沾点便宜是咋的?

    “不是。”季唐赶紧摆摆手,“卫生间的门是那种磨砂透视的,你先洗,洗完了叫我,我不怕被看。”

    这年头男人只分两种,一种就是精虫上脑见人就想上的,一种就是啥也不懂一点便宜不敢占的,没有中间量。

    米爸和米妈躲在楼梯拐角偷听两人的对话,听到季唐的解释急的俩人直挠墙。

    “到底是不是个爷们啊?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珍惜。”米爸痛心疾首的说道。

    “是不是咱俩逼得太紧了?显得闺女有点廉价啊。”米妈皱着眉头说道。

    “你这么一说……确实急不来,计划变更,先给他们一点喘息的空间。”米爸想了想,确实逼得有点紧。

    第106章 女人=老班-->>(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这么一说……确实急不来,计划变更,先给他们一点喘息的空间。”米爸想了想,确实逼得有点紧。

    季唐胡乱的翻着手机里面的推送,脑子里有两个人在打架。

    左边的小白一边揍小黑一边劝季唐善良:作为男人,怎么能趁人之危做这么猥琐的事情呢?

    右边的小黑不甘示弱反手就是一通疯狂抓挠:屁,有便宜不占那不是王八蛋么?你活了20年,见过妹子的**?我都替你臊得慌。

    左边的小白一脚踢开小黑喘了口气:别听他的,这不是占便宜,这是耍流氓。

    小黑反手扑回来把小白压在身下: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年头那个女人不想嫁给流氓?

    小白趁着小黑说话的时间一个反擒拿加锁喉ko了小黑:然而里面洗澡的不是女人,是女侠。

    是啊,里面那个战斗力秒杀季唐八条街,真的发现季唐偷窥的话,屎都给打出来呦。

    果然,人还是要善良,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洗完了,你进来吧。”米爽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到底是你说的歧义还是我听的猥琐?这句话听着这么别扭呢?”季唐一边脱衣服一边嘟囔。

    米爽楞了一下,反手就捡起季唐的枕头丢了过来:“季唐你是不是欠打?”

    季唐快速钻进厕所,啧,战斗力不平衡的代价就是不能乱皮。

    ……

    米爽长了这么大第一次跟男生同房间睡觉,虽然这个男生躺在地上并且被大床遮盖的严严实实的,但旁边的确有个男人啊,心里总是毛毛的。

    “别扭,总觉得没有安全感。”米爽侧身看向季唐。

    “别闹了,我这种战斗力的对你来说就是人畜无害,真要做出什么行为下一秒就得被你从房顶丢下去。”季唐闭着眼睛说道。

    你觉得别扭?我也是啊,身边趟着个女人,心跳速度贼特么快,尤其是还能闻到一些味道,妈蛋凭啥是个女生都有体香就男生是汗臭?

    “你的意思是我很野蛮喽?”米爽眯着眼睛说道。

    “那倒不至于,应该说有点,嗯……豪爽吧。”季唐吭哧半天才憋出这么一个词。

    十几年前一部野蛮女友真的是坑了一整代人,所有女生都开始行为野蛮,殊不知野蛮≠泼妇,根本就没有g到人家野蛮女友的精髓。

    “嘁,言不由衷。”米爽撇撇嘴。

    “你们女人的代名词就是不可理喻,真的,和初中老班是一样的,上课你看他,他说你看我干什么?看黑板啊,你看黑板,他说你看黑板干什么?看书啊,你看书,都特么把头给我抬起来看着我。”季唐蛋疼的说道。

    “哈哈,很形象。”米爽笑了两声发现了季唐想要表达的意思,“讽刺我。”

    “不是讽刺你,是讽刺整个女生群体,真的是说啥都不对,夸她漂亮就认为你影射她无脑,夸她聪明就代表你对她的外表不满意,说她好看就是你不注重她的内涵,咋说咋不对。”季唐相当无奈,这个世界上,女人这个生物,真的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