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智商是天生的
    季唐一把掌就拍在了自己脑门上,我说护士妹子,你还真去拿消防斧了!就非得干死几个才行是吧?

    汪小幺手里有了长柄武器立刻就不怂了,抡圆了就是一个重劈,要不是关洛闪得快,这一斧子不劈成两半也直接开瓢了。

    场面一下就控制住了,汪小幺忌惮对面的人数,关洛一伙恐惧那个消防斧,谁也不敢上前。

    僵持对汪小幺是有利的,且不提那群怂逼保安,警笛声已经可以听到了,距离警察抵达战场最多2分钟,搞不好还是防暴警察和武警。

    “洛子,警察来了,这事要搞不定哥几个都得进警局。”身后拿着铁棍的混混一脸凝重的说道。

    “为今之计只能先干死他,找到王金水让他说出他和你妹妹篡改遗嘱的事情,那时候我们就是受害者,不然大家都要进局子。”旁边拿着棒球棍的混混也补充道。

    只能说没文化真tm可怕,蹲了这么多次局子也不说好好学学法律。

    “干。”关洛吐了口吐沫,操刀就冲了上去。

    汪小幺也不敢真个用斧刃给谁开瓢,理论上他这不算自卫,真的砍死人也得偿命。

    不过消防斧的背面可不像刀背,这玩意要是砸实在了,轻则脑震荡,重则开瓢,这玩意不抡脑袋的话,骨折和挫伤顶多算是轻伤害,重伤害都未必能达到,得多寸才能把零件砸掉?

    抡圆了斧头的汪小幺直接放倒了两个,俩倒霉孩子捂着大腿躺在地上哀嚎,不过没嚎多久就有其他同伴捂着胳膊或者肋杈子陪他们嚎。

    当过兵的就是不一样,汪小幺在放倒了5个人的情况下才被放倒,刀击都扛住了,但是钝器实在是无能为力,还有那么一棍子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脑门上,直接就把汪小幺打入了昏迷状态。

    “我草,不会死了吧?”拿着铁棍的混混也有点慌,这要是一棍子给削死了,被害人身份也没用啊。

    “还有气,应该没啥大事。”关洛摸了摸汪小幺鼻子也松了口气,“呸,他吗臭当兵的,放倒老子好几个兄弟。”

    倒霉孩子,还有个名词叫颅内出血,汪小幺要是颅内出血嗝屁了,也是你们杀的。

    “走,去找那个姓王的。”

    一群人刚带着倒地的几个混混走向手术室警察就到了。

    这真不能说人家是来打扫战场的,外面是真堵车,要不是一路鸣笛让其他车辆让路,20分钟?200分钟都够呛。

    “盾牌,盾牌。”

    “子弹上膛。”

    “嫌疑人手里有武器,缓步推进。”

    “如果嫌疑人有过激反应,允许当场击毙。”

    最夸张的是,在季唐这个方向能看到,隔壁楼还有个狙击手,这群倒霉孩子把事闹大了。

    “里面的人听着,放弃无谓的抵抗,有什么冤屈可以和政府和警察诉说,政府一定给你主持公道,我们没必要使用过激的行为,现在放下武器举手投降,政府予以宽大处理。我再说一遍……”

    第123章 智商是天生的-->>(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里面的人听着,放弃无谓的抵抗,有什么冤屈可以和政府和警察诉说,政府一定给你主持公道,我们没必要使用过激的行为,现在放下武器举手投降,政府予以宽大处理。我再说一遍……”

    犯人也是人,嫌疑人也是人,在没有做出伤害其他人行为的时候都有权利悔过,当然,顽固不化的那就sorry了。

    “别扯这个,我上诉的时候怎么没人给我主持公道?”关洛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欺骗别人首先要欺骗自己,那么最高的级别就是自己也觉得这事是真的,那么阐述的时候就会十分坚定。

    如果这里是废弃钢铁厂或者荒郊野外那警察早就硬冲了。

    医院的人流可以说是仅次于闹市和春运,在这动手,伤到谁警察局也受不了舆论的打击。

    “你要相信政府,相信警方,我们不会让任何民众受到不白之冤,更不会让任何公民收到不公的待遇……”

    前面协商蘑菇,后面开始偷偷寻找绕后的方法,有准备爬窗户的,有从另一侧通道走的,总之b计划是一定要建立好的。

    双方蘑菇的人员尽心尽力的蘑菇,其他人都在干自己的活,很快王金水医生就被找到,手术被破中断。

    “你们这是在谋杀,是谋杀,病人正在手术台上,我离开就代表他只能等死,你们疯了么?”王金水疯狂的咆哮,这是群什么人啊!不拿人命当人命?

    “王医生只要你承认之前关盼盼和你联手篡改了关老太的遗嘱,我们当然就会收手了。”

    “要我说多少遍?刘芳女士是在清醒的状态下留下的遗嘱,我和关盼盼小姐根本就没有做出什么龌龊的事情。”王金水愤怒的吼道。

    “不可能,如果你和关盼盼没有篡改遗嘱,我妈的遗产不可能留给她。”关洛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真的没动刘女士的遗嘱,如果有那也是关盼盼小姐的个人行为……这样吧,你让我做完这台手术我去帮你澄清。”王金水似乎相信了关洛。

    王金水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被放回去做手术了,这群人是哪里来的奇葩呀?混社会就不需要脑子了么?

    刚转身走进手术室的王金水差点叫出声,眼前是两个端着枪指着自己的警察,似乎还有个法医在给病人做紧急止血。

    “别别别,快停手。”王金水一把抢过法医手里的止血钳,“其他的血管堵住能救命,主动脉堵住他就死定了,病人可是脑出血。”

    放出来淤血还有隐患更别提都憋在脑子里了,也是亏了王金水还只是开了个小口释放表皮淤血,护士和副手在王金水离开的情况下勉强控制住了病人的情况,不然这么半天早就凉了。

    “先缝合伤口,继续做下去的话风险太大,病人坚持不到手术结束了。”

    王金水如果硬要做手术的话成功率其实已经微乎其微了,只能先放一部分血,其他的日后再用其他办法,就算有后遗症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了。

    这种颅内手术间断了几分钟,旁边的止血棉都用光了。更何况那群天杀的没穿杀菌服,继续做下去二次感染,神仙也活不了。

    “这群不拿人命当人命的社会败类。”王金水缝合伤口的时候恶狠狠的咒骂道。

    “王医生您放心,到时候您配合一下,争取让他们这辈子离不开监狱的大门。”法医边打下手便说道。

    “做好是死刑,一群天杀的人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