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季唐才有种上了大学的感觉,正常上课正常下课,不像之前那个学系,一提上课脑子疼。

    “唐,知道姜越那小子干啥去了么?两天没见人影,电话也打不通,他那个美女班导已经要发飙了。”尹亦恒坐在食堂大口大口吃着肉。

    “不知道,二哥好像也很久没见到了。”季唐喝了口汤,自从换了学系,吃啥啥香,干啥啥爽。

    “老叶现在除了上课就是一头扎在那群光头身上,好像手续都快弄齐了。”尹亦恒羡慕的说道。

    正说着毛小兔拿着自己的餐盘咣当一下就坐在了两人旁边,看也不看两人一眼就开吃。

    季唐和尹亦恒有点吃不下去了,自古学生怕老师,或者说怕黑着脸的老师,毛小兔这哪是黑着脸啊,简直都滴出水了。

    “内什么,毛老师您慢吃,我俩先走了。”尹亦恒端着餐盘就想溜。

    “给我坐下。”毛小兔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的。”

    妈妈呀,咋这么吓人啊!

    尹亦恒哆嗦的像个鹌鹑,季唐是面对毛小兔还好点,自己可就做她旁边啊。

    “姜越呢。”毛小兔放下筷子问道。

    “不知道。”俩人诚实的说道。

    砰~

    毛小兔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真不知道,我俩也好奇姜越为啥两天都没露脸了。”尹亦恒缩着脖子答道。

    “真不知道?”毛小兔瞪着两人。

    “真不知道。”季唐怂怂的答道。

    毛小兔定定的看了两人一阵,端起餐盘走回自己的餐桌:“如果让我知道姜越逃课是为了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们整个宿舍的都得死。”

    季唐和尹亦恒打了个哆嗦。

    “你说姜越到底干嘛去了?”季唐望着毛小兔的背影问道。

    “谁知道了,该不会出事了吧?这孙子都不在服务区了。”尹亦恒用力咬了口馒头,都挂你,我俩被你的美女班导威胁了。

    季唐和尹亦恒吃完就散了,俩人已经不是一个学系的了,今天是因为公开课才碰到一起。

    季唐回到家的时候脸上就开始了抽搐,吉普莉尔那个小窝越来越大了。

    “我说,你就不能半个借书卡去图书馆看?这些书都够咱家一个月的伙食费了。”季唐把吉普莉尔拽出来说道。

    “走路不要时间哒?”吉普莉尔白了季唐一眼。

    吉普莉尔的宅度已经超越了海拉,要不是怕再出现之前那种丢脸的情况,她能死在书屋里。

    季唐不由得吐槽:“你已经要废了知道么?你自己看看,你那双小短腿都快退化了。”

    “你才是小短腿。”吉普莉尔踢了季唐一脚,“我是大长腿。”

    吉普莉尔的腿的确又长又直,皮肤也很好,可以说吉普莉尔身上只有这双腿保持了20多岁的状态。

    “对了房东,我这有封信和一箱东西是给你的,你昨天没回来,前天我忘了。”海拉搬出一个纸箱和一封血红色的信件递给季唐。

    “都什么时代了还有写信的……我靠,刀片?”季唐随手打开了纸箱,一整箱的刀片映入季唐的眼底。

    箱子里有一个字条,季唐看完倍感无语,这顾锐心眼也太小了吧?还惦记找场子呢?赶明真的要抽个时间把这场子还回去,不然这人能磨我一辈子。

    “这信怎么有股腥味?”季唐在拆信的时候不由嘀咕。

    “鱼腥味,应该是沙丁鱼。”亚古兽随口答道。

    “……你都已经这么流弊了么?”季唐真的服了,闻了一个风干不知道多久的腥味就知道是沙丁鱼。

    红色信封读到一半季唐的脸色就变了,这是绑架信。

    《季唐,姜越在我手上,不想他死的话后天凌晨自己来万里修车厂,否则姜越就死定了。》后面是一些诅咒季唐的话。

    “这年头劫匪门槛这么低的嘛?”季唐满脸的蛋疼,前天的信,那也就是说后天就是今天,你倒是写个日子啊!你是让我今天凌晨来还是明天凌晨来啊!要是今天的话姜越已经凉了呀!

    “姜越被绑架了,房东你要怎么做?”海拉把嘴里的口香糖吐掉问道。

    “让我想想。”

    季唐赶紧找到贾维斯:‘老贾,装备空间里的东西我能用么?’

    ‘当然不能。’贾维斯头也不抬的说道。

    ‘那我能给他们本人用么?’季唐又问。

    ‘更不能了,所有房客都是超出本世界承受范围的存在,多了不说,解封的镜花水月你敢交给蓝染?’

    ‘不敢……’

    ‘那你敢把十万伏特充电宝还给皮卡丘?’

    ‘也不敢。’

    ‘那你觉得你季唐的iq能碾压你这群房客?’

    ‘一直没觉得啊。’

    ‘那你在这跟我蘑菇个屁,去找大佬们帮你啊!天才!’

    季唐被赶了出来。我怎么觉得每次系统升级我啥都没拿到,贾维斯越来越nb了?现在都能赶我走了。

    季唐赶紧打电话让房客们都回来,这群老妖怪阅历丰富,总比自己这个宅男自己闷想来的方便。

    “勒索信?不谋财不谋色,图什么啊,调虎离山?”凉冰随手把信丢回了桌子上。

    “应该是熟人,知道季唐和姜越的关系。”彦来回走了两步之后说道。

    “他说的后天应该是明天的凌晨,不然今天姜越就已经死了,绑匪肯定会给你打电话或者图片让你陷入恐慌。”蓝染扶着眼睛说道。

    海拉叼着棒棒糖在电脑上一通忙活:“万里修车厂有三个,符合鱼腥味的应该是在盛农货站的仓库那一家,那里有三个海产仓库。”

    “报警吧,犯人是苏暖。”柯南跳下沙发说道。

    “啥?这就找到主使了?”季唐一脸迷茫。

    好像还没说什么呢吧?你就得出结论了?一人一句都没轮上啊!

    “不谋财不谋色,也没有让你把什么东西交给他,那就是要灭口,你和姜越如果去年招惹到这种狠人的话不会让你们安心过好年,我知道的就只有那个骗肾的苏家两姐妹了,病床上的苏软没有行动条件,只有苏暖了。”柯南淡定的拿了个苹果。

    “以后这么简单的事就别叫我回来了,来回路费好几十元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