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来自贱人的翻盘点
    回到警局就得按规章流程了,季唐一方实话实说就好,苏暖可就不好说了。

    “苏先生,您大女婿和二女婿以及二女婿的证词对苏小姐可不是很友好啊,我的同事可以保证他们路上没有对过口供。”于震递给苏立言一杯咖啡笑眯眯的说道。

    “也有可能是提前串供。”苏立言抿了一口咖啡答道。

    “您放心,我们不会放过任何触犯法律的人的,请相信我们警察。”于震盯着苏立言双眼说道。

    “呵呵,我当然放心。”苏立言别过了头。

    现在的他没有任何办法,唯一的希望就是苏暖把嘴闭死,给自己处理掉那群打手的机会,这样证据就不够了。

    苏暖也如同苏立言所想,嘴巴咬的死死的,只要警察一拍桌子或者要碰她就立刻发疯,谁让她是以被强行4p的理由带过来的呢,为了保命,名声不要了。

    审不出什么就只能暂时收押,姜超是特殊情况,允许第二天一早返回医院疗伤,不过这回有了独立的病房,便衣24小时保护。

    于震是知道事实的,毕竟柯南带他来的时候就把一切都告诉他了,况且他也知道苏立言是个什么东西,如果苏暖真的没做这些事早发飙了,就像上次在刑警队一样。

    心理专家也在路上了,最快也要中午。

    “哈~行了,差不多回去睡觉吧,一宿没睡,都凌晨五点了。”于震心里一放松立刻感觉到了洪水般的困意。

    “看好苏立言,直接屏蔽信号,还有那群家伙,我核对了一下,都是在案逃犯,注意一点别被苏立言灭口,他们的口供很重要。”柯南也有点睁不开眼睛了。

    “行了,我刑警队出身还能不知道这个?”于震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个时间点柯南也不想回家的事了,直接去休息室凑合一宿得了。

    季唐几人待遇也还可以,虽然没有什么软床,但是长椅也勉强能对付。

    “长这么大,第一次在警察局过夜。”季唐抱着一个大抱枕感叹道。

    毕竟警局只有值班警察一套枕被,只能开着热风将就一下了。

    “我倒是在派出所过过夜。”姜超躺在唯一的一张床上说道。

    “因为啥?”季唐很好奇。

    “写了封情书并且付诸了行动,唉,当时是那个女生主动追求我的,结果责任都推到了我身上,现在想想,我傻了才把责任都担下来。”姜超后悔的说道。

    “睡觉。”季唐翻了个身。

    吗的,这种无时无刻不在秀的人最讨厌了,我一共就一段恋爱史,米佩宁半段,米爽半段,还没人家初中时候的经历多,心塞。

    ……

    柯南黑着脸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低头不语的于震:“我说没说过要着重保护那群打手?你怎么答应我的?”

    于震也是日了,我信号屏蔽仪都开了,苏立言还躺在我旁边,我特意弄的那种折叠行军床,一动就嘎吱嘎吱响的那种,这都没防住这孙子。

    “这下证据更不足了,要是苏暖无罪释放我大姨能亲手撕了我。”柯南抱着头一脸的蛋疼。

    要是以凉冰的性格知道自己累死累活还蹲了局子结果人家无罪释放是因为打手死了证据不足,不发飙才怪了。

    第133章 来自贱人的翻盘点-->>(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要是以凉冰的性格知道自己累死累活还蹲了局子结果人家无罪释放是因为打手死了证据不足,不发飙才怪了。

    “这还不是最糟的。”于震捂着脸说道,“如果苏暖的骗肾以及非法囚禁意图灭口罪名不成立,苏立言一定会继续推翻4p的说法,最有利的证据就是我们在苏暖身上提取不到任何的jy。”

    “你可真是个厉害的刑警呢。”柯南讽刺道。

    苏立言肯定是第二个知道打手死掉的人,一早就等着二次审讯了。

    苏立言作为人大代表,参与审讯是不行的,但是我可以旁听,苏立言只需要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站在那里就没问题了。

    苏暖成功盖特到了苏立言的潜台词,疯也不装了,受摧残的少女也消失了,容光焕发的样子哪能看出来昨天那个疯婆子的一点影子?

    所有回答都否定掉,没绑架,没4p,更没有什么试图灭口,至于为什么要去那个修理厂?我乐意。

    局面瞬间倾斜,所有的事情都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柯南用尽了全部的办法也制止不了,苏暖被释放。

    万幸的就是证据也无法表明季唐几人对苏暖做了什么,所以双方都被释放。

    警局门口苏立言一家三口和季唐一行人对峙,苏立言点点头:“能让我苏某人差点翻车,你们有两下子,没有下一次了。”

    于震如丧考妣,苏立言这次回家一定会着手毁灭所有证据,原本想利用苏暖时间去申请搜查令的,现在算是破产了。

    “姜超、姜越是吧?这事我们苏家记下了。”王秀娟指着姜超威胁道。

    姜越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你们知道我在我们宿舍有个什么称呼么?”

    苏暖不屑的看着姜越:“失心疯了?你就算有神的称呼又能怎么样?”

    “嗯,我被我们老大称为贱人,因为我喜欢套话的时候录音,然后发给我嫂子阴他。”

    姜越掏出季唐的手机摆弄了几下,手机里发出了一段对话。

    “我只问你一件事,在你的计划中,姜超把肾捐给你姐姐,你接下来要怎么对姜超。”

    “姜超,事情都是我做的,你要做什么就冲我来,和我姐没关系。”

    “小伙子,得饶人处且饶人,人,你已经救出来了,何必斩尽杀绝呢?”

    “骗肾?我们强迫他了?还是我们下药迷倒他然后偷偷割走他的肾了?”

    录音结束全场的人都愣了,这是什么?这尼玛是最有利的证据!

    你有录音你不早拿出来?大家都快绝望了你知不知道?这场仗打输了的后果你知不知道?尼玛,玩绝地翻盘呢?

    “我擦,季唐你也是个贱人,我只录了医院的,之后被绑架手机就被搜走了。”姜越鄙视的看着季唐。

    “你滚,我这完全是被你传染的。”季唐白了姜越一眼。

    于震瞬间觉得自己浴火重生,这种证据我要都砸不死你一个苏暖,我还活不活了?

    “苏小姐,我觉得咱们还可以再聊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