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风水先生
    西门官仁幽幽转醒,这一阵麻醉针真够劲,还不如用物理麻醉来的方便,手脚都不听使唤了。

    “诶,***没了,死气也没了,法宝也没了,什么都没了。”西门官仁沉重的叹了口气。

    “别这么说,你呆毛还在。”季唐安慰道。

    “您可以不要安慰我么?”西门官仁觉得季唐不是在安慰自己,是顺手又插了一刀,会不会安慰人?

    这个西门官仁是个比较困难的点,这家伙并不完全是人类,半人半鬼,就算装备封住了天赋依旧存在。就是不知道西门官仁吸收死气的能力还在不在,如果还在就麻烦了。

    “守墓人能干点啥?打更?开个殡仪馆?”季唐摸着下巴说道。

    “实在不行就宅在家里算了,不差这一个了。”凉冰插嘴道。

    季唐敏感的听出了话里的意思:“我去,你这是影射我?”

    凉冰把头扭过去:“没有。”

    “你把脸转过来回答我。”

    西门官仁能干点啥呢?我们这又没有妖怪,动物也不让成精,如果守墓的话除非守的是始皇墓不然毫无价值。

    “要不你去电台讲鬼故事?毕竟算是和鬼打交道的,知道的故事应该比较真实。”季唐摸着后脑勺说道。

    “守墓人可不仅仅是守墓。”西门官仁正襟危坐,“看相定穴也是我们的拿手好戏。”

    毕竟是守墓的,多少得能看见你什么时候死对吧?守墓也得守个好墓,一般人不会选,那我们代劳了。

    “你们是不是还有个敌人叫摸金校尉?”季唐面无表情的看着西门官仁。

    “你怎么知道?”西门官仁诧异的看着季唐。

    “送客。”

    “别别别,开个玩笑。”西门官仁连连摆手,“不过风水我的确有所涉猎,比如你家里……好普通啊!”

    西门官仁本想露一手,结果看过去,毛的相都没有,硬要说的话,只有一条穿堂风算得上是南北通透……

    “你要是真会看风水的话或许混的还会很滋润,要知道建筑商和富豪们很看重这个。”凉冰靠在墙上问道,“你会破煞么?”

    这就尴尬了。

    “根据游客须知里面提到的东西,这世界也就有点尖角煞开口煞之类的煞气吧?这东西简单得很,不过煞鬼之类的东西我应该干不过,最大的能力就是煞鬼把我当半个同类不鸟我,能保命。”西门官仁纠结的说道。

    “要不要去试试?”凉冰掏出手机递给季唐。

    《我王凉冰,家里最近有点邪门,作为您的忠实粉丝,原谅我这几天不能支持您了——求抱丝袜大腿。》

    “我擦,王烁这家伙什么时候要到的你微信?”季唐大惊小鬼的喊道。

    “这不是重点。”凉冰避而不谈。

    “你说实话,你是不是缺钱的时候做了什么无底线的事情了。”季唐定定的看着凉冰。

    记得当初王烁这家伙10万高价购买凉冰的****来着。

    “放屁,老娘只是发展一下……关你鸟事?”凉冰反应过来恼羞成怒的叫到。

    “大佬,你知不知道宣传这种理论是要蹲笆篱子的?说实话,你到底发展了几个人。”季唐认真的看着凉冰。

    第138章 风水先生-->>(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佬,你知不知道宣传这种理论是要蹲笆篱子的?说实话,你到底发展了几个人。”季唐认真的看着凉冰。

    到底还是让她不声不响的壮大了堕落的队伍,季唐倒不是对凉冰的思想有什么偏见,季唐是怕上头觉得凉冰的思想很危险,一个排的人就够突突一屋子人的了。

    “没几个。”凉冰避过季唐的目光。

    “看着我的眼睛,你发展了几个。”季唐扭过凉冰的脑袋问道。

    “3个。”

    “几个?”

    “4个。”

    “挤牙膏呢?到底几个。”

    “6个……”

    “我去,是不是就一开始进你直播间那几个**丝?”季唐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另一位大佬似乎也许可能不想解释点什么?”

    你天天和凉冰打生打死的,嘴里叫着不会让恶魔蛊惑到任何人,这六个信徒是几个意思?大佬?

    “我,大意了。”彦低下了头,天使对抗恶魔的时候从不找借口。

    一般人听凉冰的堕落奥义的时候,第一反应看上去就跟老鸨招工作员似得,堕落,自由,邪恶。

    曾经就有那么一个皇帝进入凉冰直播间听了一会,大概五分多钟的样子就走了,走时留下一句:下海培训就下海培训,说的那么高大上。气的凉冰追了三个直播间要当场砍死他,一群超管都拦不住。

    “我觉得冰姐的恶魔思想挺不错的啊,想干谁就干谁,根本就不用考虑有没有老阴比或者打野在等我。”海拉插了句嘴。

    “你以后不用参与这类话题,iq已经跟着你的视力和棒棒糖流失了。”季唐看都不看海拉,你这智商没救了。

    “喂,现在不是说我信徒的时候吧?王烁那小子很可能摊事了。”凉冰岔开话题。

    “多少和王烁有点交情,还是去看看吧。”季唐点点头,“西门,你真行假行?别到时候整不了。”

    “应该可以吧,不知道两个世界之间的煞一不一样。”西门官仁心里有点忐忑,这一屋子人比我都不正常。

    ……

    王烁简直要哭了,昨天发了条微信,今天女神亲自登门,可惜,狗房管要是不来就更好了。

    “你不是说你家里最近有点邪门么?那里邪门?”凉冰直奔主题。

    “呃,怎么说呢,就是在家做什么都很邪性,洗澡跳闸,刷碗爆管,看电视的时候遥控器炸了,睡觉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旁边盯着,我爸妈已经找大师准备做法了,估计一会就来。”王烁顶着一对黑眼圈说道。

    王烁的描述让季唐汗毛都竖起来了,不说还好,一说就感觉这屋子里还有别人,日,老子怕鬼。

    “你怎么看?”凉冰扭头看向西门官仁。

    “不知道。”西门官仁诚实的说道,“我只看出一丝穿堂煞的样子,他说的这种我真没见过。”

    “穿堂煞?女王你是亲自带着大师来帮我的么!”王烁直接泪奔,女王大人对我太好了。

    “呃,对。”凉冰直接就揽了上来,估计以后彦和季唐都不会给自己招揽信徒的机会了,只能巩固已有的六个了。

    “呜哇,女王你对我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