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这什么操作
    正聊着,身后的大门再次打开,一对夫妻恭敬的领进来一个道士。

    “你们是谁?”王刚警惕的看着季唐四人,男的奇葩,女的妖艳,不像好人。

    “爸,这是我朋友,听说咱们家最近有点邪门来看看我。”王烁走过来说道。

    “原来是小烁的朋友,别站在门口了,快进来说。”王刚放下警惕,嗯,看他们男的俊女的美,不像坏人。

    道士一进门就皱起了眉头:“王先生,你们家阴气有些重啊,如果真的是猛鬼凶戾我目前的情况可能不是对手,毕竟之前帮刘先生的时候消耗了太大的元气。”

    开口跪,王刚两口子被吓到了。

    “喂,这人都能看出来有猛鬼凶戾,你行不行啊。”凉冰用手肘推了推西门官仁。

    “不应该啊,有猛鬼或者恶鬼之类的东西这家人早就死光了。”西门官仁有点凌乱,“我法器不在,能力封印,剩下这点东西也看不穿恶鬼啊!再说了,我这体质在鬼族眼里等于唐僧肉,不应该看到这种情况下的我还没冲出来啊。”

    守墓人,行走于人鬼两界,体质自然特殊,是所有人鬼梦寐以求的身体。

    “很明显,这人明显是个半桶水甚至就是个骗子,糊弄普通人的。”彦鄙视的看着凉冰。

    “用你说,老娘能看不出来?”

    这年头算命的、道士、和尚之类的只有两种,要么是大师,要么是骗子,徒子徒孙未经师傅允许乱来的早就逐出师门了。

    唬住了王刚两口子的道士立刻开始观察屋内的情况,一边看一边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嘴里念念有词。

    “大师,您看我们家这是什么情况?”王刚很信任眼前的大师,因为他帮助自己的朋友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大凶,大凶啊。”道士摇头叹息,“如果两位再晚两天,恐怕。”

    王刚吓得冷汗都流了出来:“大师救我。”

    “莫慌,待我调息一阵,放心,有我在此地,一时片刻它不会轻举妄动,你们先去准备我之前和你们说的东西。”

    道士去里屋打坐调息了,王刚揪紧的内心终于放松了一些,赶紧让妻子泡茶接待客人。

    “不用不用,王叔你们先忙眼下的大事,我们就是来看看。”季唐赶紧拦住王刚。

    “那实在是招待不周了,我们这手头确实有点事,小烁,招呼好朋友。”

    王刚和他妻子翻出了早些时候道士让他们准备的东西,季唐等人一看,血,木剑,香,驴蹄,纸钱……

    “你看出什么了?”季唐看向西门官仁。

    “有点乱。”西门官仁表情复杂,“黑狗血和黑驴蹄确实有辟邪的功效,但是这个梧桐木剑和纸钱我实在不懂,难道你们这里是个木剑就有驱邪的效果?”

    众所周知,驱鬼要用桃木剑。

    第139章 这什么操作-->>(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众所周知,驱鬼要用桃木剑。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桃木的而是梧桐木的?”王烁眨了眨眼睛。

    “一般桃木剑都是长一米左右,宽不过三指,你这个……西方重剑在它面前都显得袖珍。”西门官仁纠结的说道,“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桃木,而且这颜色也不太像桃木,反而很像梧桐木。”

    “那也就是说,我爸被人忽悠了?”王烁惊讶的说道。

    “也不一定,我知道的未必适用于所有人。”西门官仁摇了摇头,“依我所学,你们家顶天招惹到了一只倒霉鬼,就算不理他过两天他自己也走了,实在不行请个貔貅或者饕餮之类的把他赶走也就没事了,用不上这么大阵仗吧。”

    在西门官仁看来,这个阵仗都能驱一些有点道行的小鬼了,倒霉鬼这种战五渣属于阳气足一点都能吓跑的,不至于吧。

    “先看下去。”彦点头示意,如果不行的话在站出来也不迟。

    王刚和他夫人把客厅里的家具都推到了角落里,香炉摆上,狗血洒了一圈,黑驴蹄也挂在了半空中,纸钱穿在木剑上摆好等待大师的到来。

    “挂在空中的黑驴蹄?”西门官仁一愣,这什么操作?

    “怎么说?”季唐问道。

    “脚踏实地听说过么?驴蹄无处借力的情况下一点用没有,挂起来的驴蹄等于无处借力的情况下还被捆住,倒添乱了啊。”

    “而且这个纸钱和木剑……钱是人世间最为污秽的东西,穿在即将用来驱鬼的木剑上,就算是雷击木也顶不住这个啊,有点灵气都被克光了。”

    “这个香炉更是没看懂,你是请鬼还是驱鬼?三炷香?还插在一个炉子里,生怕鬼想走还给它供起来是么?”

    这槽点简直吐不完,西门官仁觉得如果不是两个世界之间所谓的驱鬼有差异,这大师就是个骗子。

    “没准人家负负得正呢?”季唐开了个冷笑话。

    “在我们那里,如果这么玩的话等于找死,也就是倒霉鬼,要是其他的鬼享受了你的香火,吃了你的驴肉,然后拿走木剑上的纸钱,这鬼都能去阴间都能横着走。”西门官仁表情恐怖的说道。

    一般小鬼别说吃驴肉了,不被驴蹄子来一下就算好的了,香火?除了几个阴间的王谁吃的到香火?顶级奢饰品不是说说的。

    这种玩法等同于原地爆炸,渣都不剩。

    大师走出房门的时候看到王刚的摆设表情都拧在了一起:“谁教你的?”

    王刚一愣:“大师你不是说把香插上狗血洒好,然后驴蹄放在高位,木剑与钱绑在一起的么?”

    大师闭上眼睛深深的吐了口气:“我说的香是分别插在三个炉子中,驴蹄放在高位而不是拴住,更不是吊起来,钱绑在木剑剑柄,这代表拿钱走人相安无事或者鱼死网破木剑驱鬼,在说你这木剑……”

    看着这个木剑大师都无语了,你在买个木剑和这个拼上,能当门用,就算是真的,我也拎不动啊……

    被大师这么说的王刚脸都红了,感情全错了呀,亏得我还吵吵要最大最猛的剑。

    “算了,还是我亲自动手吧,你们后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