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有两下子
    “大师这波操作怎么说。”季唐眼眶抽搐,到底是不是骗子啊。

    “我也不知道。”西门官仁呆呆的看着大师,你这剧本不对啊,怎么改正了?

    大师手脚麻利的改好了所有东西的摆放位置,深吸一口气,扛起了木剑,放下了木剑。

    “王施主,你这木剑老道我实在舞不动,换个传统桃木剑可好?”

    王刚立刻让妻子下去买,外行,太外行了。

    道长又回去打坐了,能恢复一点是一点。

    “我觉得他应该是有点东西,或许不精,或许是故意夸大想多弄点钱。”季唐摸着下巴说道。

    “我倾向于后者。”西门官仁说道。

    “对了,这问题我刚才就想问了。”王烁举手问道,“世界上真的有鬼么?”

    这问题换做半年前的季唐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没有,现在嘛……

    “鬼物其实是害怕人类的,尤其是男人,阳气可不是说笑的,就算肾虚的男人阳气也足够让鬼物重伤。”西门官仁微微一笑,“偶尔有人看到的鬼物一般都是投胎时候最后的残影,通常被认为是眼花,而留在人类世界捣乱的一般都是倒霉鬼捣蛋鬼这类没有威胁的,水鬼替死鬼之类的实属凤毛麟角,几年都见不到一个。”

    “那也就是说,真的有鬼!”王烁震惊的说道。

    “嗯,确实有。”西门官仁点点头。

    “乖乖,你要不是和我女神一起的我都不信你说的。”王烁咂咂嘴。

    你这就太心诚了,要换做凉冰力量还在,分分钟让你去当阿托的副手你信不信?

    “你到底蛊惑他到什么程度了你这个恶魔。”彦冷着脸问道。

    “打住,这个问题回家再问。”

    季唐可不想看见这俩人在王烁家里开撕,不然王刚还不抄起桌子上那个重剑劈了几个人?

    “不过风水煞气的确存在,风水不好破财见血也是真的,换做科学一点的话来说,就是位置的磁场干扰生物磁场,造成短暂的恍惚或者心智障碍。”西门官仁继续说道。

    “那之前你说我家那个穿堂煞?”王烁皱着眉头说道。

    “那个啊,随便摆个屏风之类的大件东西就好了。”西门官仁不在意的说道。

    很快桃木剑买了回来,大师操着桃木剑在屋子里就舞动了起来。

    季唐一脸冷漠。

    王烁一脸蛋疼。

    凉冰和彦闭上了眼睛。

    我就想问问这大师,你舞动的时候能把嘴闭上么?你跳啥我不管,能别唱么?我特么都听见‘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了。

    “这歌不错啊,旋律优美,朗朗上口。”西门官仁听得津津有味。

    “你快感谢我把你拉来的时间比较晚吧,再早三年你就知道这朗朗上口的旋律是多么的煎熬了,每天晚上6点准时响起。”季唐想起了不堪回首的痛苦。

    “你们难道不应该注意他嘴里是在哼歌么?这是在作法啊!”王烁捂着脸不忍直视,你们能不能正经一点啊都。

    第140章 有两下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们难道不应该注意他嘴里是在哼歌么?这是在作法啊!”王烁捂着脸不忍直视,你们能不能正经一点啊都。

    天知道大师做了什么,一首歌哼完这法也就做完了,大师麻利的拿着钱走了。

    “这就完了?倒霉鬼也没走啊。”西门官仁楞楞的看着门口恭送大师的王刚两口子。

    “没走?”王烁瞪大了眼睛。

    “当然啊,他还有个程序没走呢,纸钱得送人家啊,做鬼也是要面子的好么?”

    你呼呼喝喝的威胁了人家一顿,要是给钱也就算了,反正迟早要走,你钱都不给这不是落人面子么?你要是真的是大能直接拍死他也就算了,关键你还不是,这我要是走了面子往哪搁?

    “那现在烧来得及么还?”王烁拿起纸钱就要烧。

    “千万别。”西门官仁抢下了王烁手里的纸钱,“如果是你烧就又成了供奉,现在让他回来也来不及了,他都走出大门了。让我想想。”

    王刚回来的时候满面红光,终于把家里不干净的东西弄走了,赶紧泡茶招待客人。

    “诶呀,几位相貌不凡,未来必是人中龙凤,我们家小烁能,啊~!”话还没说完王刚就被烫了手,“茶杯为什么裂了!”

    “老公,茶叶受潮了。”王刚老婆拿着茶罐从厨房走出来皱着眉头说道。

    “大师不已经帮我们做法了么!怎么还会这样!”王刚惊恐的叫到。

    如果是以前王刚顶多当作是巧合,但是这个时间点,绝对是脏东西。

    “该死的骗子,刘泉介绍的这是什么人啊。”王刚妻子不满的说道。

    “爸,妈,我朋友也会一些这方面的东西,不如让他们试试吧。”王烁拿出邦迪说道。

    “你朋友?能行么?”王刚接过邦迪不是很相信的问道。

    “试试总不会少块肉。”

    事实胜于雄辩,西门官仁想了想,直接走到厕所,把桃木剑固定在镜子前,剑尖正对门口,然后嘴里呢喃着听不懂的语言。

    就连季唐都感觉到了一股凉风吹过,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你们怎么好像没什么感觉啊?”季唐看着凉冰和彦打了个哈欠不由得问道,因为旁边王烁一家三口也打哆嗦了。

    “人之所以打哆嗦就是肾气外泄,小鬼临走之前拿点利息而已,借他一万个胆子你问他敢不敢抬眼看我?”凉冰不屑的说道。

    就算没有力量,灵魂在那摆着呢,鬼看不到**,只能看灵魂,对倒霉鬼来说,客厅里坐着两个阎王,厕所里站着个死神。

    这种情况下别说面子不面子的,死神都按规矩来拿桃木剑让你走了,别给脸不要脸,见好就收吧。

    “小烁你这朋友真有两下子,我觉得咱们家忽然就不冷了。”王刚感激的看着西门官仁。

    虽然有错觉的因素在内,但小鬼离开住宅的确会让阴气慢慢消散,觉得渐渐回暖也是正常的。

    王刚两口子又试验了几个经常发生意外的东西,果然没有再发生意外,这下两口子终于放心了。

    这下西门官仁受到了热情的招待,同时王刚两口子请求西门官仁帮其他亲朋好友也看看风水,酬金好说。

    “季唐,海拉刚给我发了个信息,亚古兽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