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我是不是不能再劝了
    艺术节临近,校园内的气氛越发热烈,别说宿舍,就连操场都已经被征用了,不是排练话剧的就是排练小品的,小树林也都是在那里开嗓子的,真真的没有一点可以安静躺一会的地方。

    下了课的季唐爬到教学楼顶楼的天台想要补个觉,这几天练歌练到后半夜的大胸弟太多了,严重缺乏睡眠。

    怕了好久的季唐终于登顶,但是楼下的噪音却越来越重。

    “别跳。”

    “你先下来。”

    “有什么事可以说出来,别想不开啊同学。”

    季唐皱着眉头走到后面,一个长发女同学站在天台边缘,不用猜了,这是要轻生的。

    “哎哎哎,旁边的男同学不要做傻事呀!”

    “这不是那个季唐么?他这什么情况?”

    乱糟糟的季唐也听不清什么,只是捕获到了三次季唐这个关键词。

    想不到我已经是学校的名人了,季唐还是比较惊讶的。

    这时身后一个老教授跑了上来,他正好在顶层上课:“同学,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不要用生命开玩笑啊,来,咱们先下来说。”

    “别过来。”女同学向后推了一步。

    “好好好,我不过去。”老教授心里一个忐忑,半个鞋都到外面了呀。

    看来女同学对职员们有些抵触,那。

    “这位同学,冷着干嘛?帮忙劝劝呀。”咋这没眼力价呢?一点不会来事。

    “额,同学,有什么好想不开的呢?你还年轻,大好的未来在等你呢。”季唐看着旁边一脸死意的妹子劝道。

    “我爸爸破产了。”女同学用一种死寂的声音说道。

    那是有点惨。

    “不就是破产么,人活着就行啊。”季唐安慰道。

    “然后自杀了。”妹子眼珠僵硬的扭动看了一眼季唐。

    “额,你还有你妈妈呀。”季唐再次劝道。

    “跟人跑了。”女同学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强烈的真实!这夫妻感情有点淡呀。

    “不是。”季唐挠了挠头,“那也不是活不下去呀,你还有男友,你要是轻生了,你男友得多痛苦啊。”

    “我男朋友发现我家里破产就和我分手了。”妹子情绪有些激动了。

    一边的老教授有点看不下去了:“你能不能聊点别的?别忘家庭上面谈了行不行?”

    “那什么,这种渣男趁早分了也好,你这么想,咱们江浙大学的毕业生工作是很好找的,到时候以你的条件找一个更好的男友,生一窝孩子,多幸福啊你说是吧?”季唐搜肠刮肚的给妹子描绘美好的未来。

    老教授和身后赶来的同事不住点头,这话有水平,你得给人家一些生活的希望。

    “我爸破产之后欠了2个亿。”哀莫大于心死,什么工作是能让应届毕业生赚到2个亿的?

    “乖乖,你家真有钱,我除了去年送走我爸妈烧给他俩的,就没见过这么多钱。”季唐暗自咋舌。

    “别乱说。”一群导师瞪着季唐,你这不是给压力呢么。

    第143章 我是不是不能再劝了-->>(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别乱说。”一群导师瞪着季唐,你这不是给压力呢么。

    季唐有点没话说了,还有什么可以用来劝的,在线等,急。

    警察也是,这个时间点堵车?还是出勤的时候红灯扣分?你倒是来呀!

    眼看妹子又往前上了一步,导师们慌了,江浙扛不起这个了啊!

    “你下来。”季唐怒喝一声,“我们这么多人在呢,你现在跳下去警察了来了我们怎么解释?谁能证明我们说啥了?”

    导师们眼睛一亮,这小伙子脑筋很灵活嘛,还知道用激将法。

    妹子斜眼看了季唐一眼“我认得你,你是季唐,家里两个美若天仙的姐姐,一个机灵乖巧的妹妹,一个天才外甥,所以你很幸福,你不懂我现在的处境。”

    “你这话就错了,在我姐姐妹妹还没有赚钱能力的时候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爹妈挂了,没有亲戚,我还是个没毕业的学渣,说句不客气的话,我那时候压力比你2个亿的负债都多。”季唐声泪俱下的说道。

    只不过概念稍稍的模糊一下,善意的谎言。

    “原本就微薄的收入供养7、8张嘴,妹妹还特能吃,我就差卖肾了。”

    每个月房租还了银行的最低限额贷款只能剩下不到4000元,水电费,煤气费,伙食费杂七杂八的生活用品。

    季唐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还能攒个千来块,一开始蓝染和海拉来的时候季唐差点就要吃土了。

    尤其两个大佬还来了一场大采购,季唐看着银行卡里每天减少的数字心都在滴血。

    “不要说了,我心意已决。”妹子捂着耳朵大吼。

    人一旦发现比自己更惨的就会找到希望,而这个要跳楼的妹子不希望找到希望。

    “你心意已决你倒是跳啊,来,下面有气垫,你往旁边挪。”季唐指着妹子说道。

    妹子真就挪了一步。

    “呦呵,来,你再走一步。”季唐不信邪的说道。

    妹子又挪了一步。

    “……我是不是不能再劝了?”季唐苦着脸看向身后的导师们。

    眼看就离开气垫范围了,在劝下去季唐估计要被按照谋杀罪带走了。

    导师们也很慌,江浙之前因为传呼系已经站在风口浪尖了,这要是学生在校内自杀可就完了,吃瓜群众和键盘侠可不管你什么内幕,他们就能看到学生在江浙自杀。

    甚至极个别导师还有些暗恨,你死那不行你非得死学校?

    警察终于姗姗来迟,但是当楼下的警察拿着大喇叭劝说的时候季唐真想一拳糊死这群酒囊饭袋。

    “同学,生命如此美好,为什么要想不开呢?”

    “你还这么年轻,你想想你的爸爸,你的妈妈。”

    “你再想想那个爱你的男友,你的未来。”

    “闭嘴。”季唐探出个脑袋大吼。

    这妹子脸上的表情已经越来越死寂了,你一会再扯到2个亿问题,这妹子直接就下去了你造不?

    警察被季唐这么一吼气的脸都黑了,自从自己当上警察,就没人这么吼过我。

    旁边拿着对讲机的导师赶快过来给警察说明事情的经过。

    “……那就只能安排人强行把她拉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