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诈尸的大公子
    南国的名城里,当属祁南最为安定。

    祁南城的商街一眼望去,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加之气候宜人,其贸易往来仅次于南都。

    在祁南城也有很多名商巨贾,生意世家。

    其间家业最大者,当属祁南城苏家。

    苏万贯之名除却在祁南,即便是放在了南都,也无人不知。

    不过苏家最近发生了件怪事。

    苏府的大门已经关了七日,即便是很多苏家的商铺,也都关门歇业。甚至许多来往祁南拜访苏万贯的商客,都吃了闭门羹。

    祁南城就这么大,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没多久便满城皆知。

    于是市井间便有了一个较为邪乎的说法。

    苏家的大公子,诈尸了。

    苏家家主苏万贯有三子一女,大公子苏渊虽然不具备修行天赋,但为人乐天老实,喜爱读书,虽为世家子弟,却作风简朴为人低调。深得苏万贯喜欢。

    二公子苏构乃是祁南城的大纨绔,成日不学无术惹事生非。

    三公子苏宴则是痴迷剑道对家族生意不屑一顾。

    最小的老四苏小半倒是聪明乖巧,可偏偏是个女娃。

    也因此,所有人都认为,将来接过苏家产业的,必然得是大公子苏渊。

    苏万贯也的确是这么打算的。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

    早春时节,这大公子前往南都考个功名,原本苏家也不惜得,但苏渊说有个一官半职,将来生意也好做,这话苏万贯倒是深以为然,便也应了。

    祁南到南都的路上虽然两百年前就没有了那些可怕的魔兽,但难保不遇到些不长眼的匪类。

    苏万贯花大价钱雇了三名练气境界的护卫给苏渊,料想三名武道高手护着,定然周全。

    可原本一个月就该回来的大公子,却是一直没有消息。

    直到苏万贯派人前去找,路经某个村落,发现了一堆早已被虫鸟野兽啃得难以辨明的尸骨,才知道出了事。

    从满地尸骨的衣物中,苏万贯看到了血蝎岭匪类们的衣物,心下一沉,血蝎岭的头领血蝎子乃是南国十害之一,武道修为甚至到了御气境后期。

    苏万贯心道苏渊大概十有**是遇难了。

    他最终找到了苏渊那三名护卫的尸骨。想来这三名护卫也是忠心护主,与这群劫匪同归于尽。只是没有找到苏渊。

    但料想苏渊活着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

    于是回到祁南后,苏万贯悲痛万分的给自己这大儿子办了丧事。

    苏家因此萎靡了两个月,但总算也慢慢适应过来。苏万贯到底是一代巨贾,虽然悲痛万分,可日子还得过。

    这件事,所有人都以为就将这么结束。

    直到七天前,苏府外来了个邋遢人。

    ……

    ……

    此时此刻,苏府的花园里,苏渊正在读书。

    初夏时分,阳光正好。在鸟语花香中读书十分惬意。

    苏渊觉得做人实在太舒服。

    七天前,他一路颠簸来到了祁南城,进城不久就被人认了出来,领到了苏府门口。

    然后就来了很多人,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小孩。

    见到苏渊的反应也都大同小异,抱着一顿哭。

    苏渊虽然对人类有些了解,但毕竟第一次做人,对人类的礼仪还有很多不懂之处。他以为这是表达友好的方式。

    便也抱着这些人哭,于是一群人哭的更厉害。

    再后面的事儿,让苏渊意识到了哭的重要性。

    这些人给他摆上了许多珍馐美味,带他洗了热水澡,换了体面的衣服。还有小丫鬟伺候着。

    还没感觉到饿,就隔三差五有人送吃的过来。

    还没感觉到渴,琼浆玉露便已经奉上。

    苏渊时常感叹,以往即便是被魔族供奉着,饿了却还得自己出去觅食,哪有如今做人这般舒坦?

    后面的生活苏渊更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每天起来就有人问他需要些什么,想吃些什么,想看些什么,想做些什么。

    这些魔生大事,都变成了人生琐事。

    也有些比较麻烦的事情,比如他们都爱问一个问题: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对于这个问题,苏渊的回答统一为:不知道。

    他不知道苏渊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也不知道自己的二弟苏构,不知道自己的三弟苏宴,还有那个哭的最厉害的小妹苏小半。

    便连苏万贯他也不认识。

    苏家的人急了,好不容易未来的家主活了过来,却变成了个傻子。

    苏万贯不甘心,于是苏府这阵子闭门谢客,甚至生意都不做了,秘密派人去请了天南地北的最出名的大夫们,加急赶来给这位苏家大公子看脑子。

    苏家的大公子诈尸,倒也能给苏渊涨点名气,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如果苏家的大公子变成了傻子……

    只是失忆这个事情,即便再往后个一千年,也难以有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

    这些大夫来了一个又一个,但最终都是被苏万贯骂走的。

    这也不怪他们,毕竟苏渊……并没有失忆。

    日上三竿,苏渊缓缓合上书本。

    他看的是《武炼基础》,对于人类的相关知识里,最让苏渊感兴趣的便是武道。

    两百年前的人魔大战,人类战胜魔族,除了奇谋百出,最主要的,还是靠着几位达到了神武境界的武者。

    苏渊很想学习武道,尽管对于武者们来说,现在开始学已经有些晚。

    “哥哥,你又在看这本书,你果然还是没有想起来……”

    一个软甜的女音传来,一席红裙的苏小半绝对是祁南城最靓丽的风景之一。

    只是如今的苏渊对于人类美的范围还难以把握。

    而当苏渊用那种陌生的目光看着苏小半的时候,小姑娘眼中瞬间便有了水雾。

    早几天,苏小半每天都会来看望苏渊好几次,然后总是泪眼婆娑的离开。

    给苏渊的感受就是,人类的礼仪挺麻烦的,而且很伤眼睛。

    当然,他现在已经明白,所谓哭只是情到深处的一种表现。

    “想不起来什么?”

    苏渊很好奇,自己看这本《武炼基础》的时候,似乎苏家人都颇为惊讶。

    苏小半说道:

    “哥哥,父亲打小时候就请了太乙教的高人给我们看过,咱家……就你没有武道天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