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既要退婚也要提亲
    苏家大公子未死的消息,在祁南城已经不是秘密。

    苏府关门谢客了近半月后,再次打开大门做生意。

    随后的几天苏渊问了很多问题,对于他这“前身”过往的大致经历已经了解的差不多。

    苏万贯在这几天来看望苏渊的次数也不少,在与苏小半交谈之后,苏渊承诺苏万贯会接过家族的生意。

    苏万贯高兴的老泪纵横,于这位苏家家主来说,只要苏渊愿意学,哪怕前面的记忆都忘得差不多了,也不碍事,毕竟他还有时间。

    而他的大儿子,从来都是一个学习知识很快的人。

    的确如此。

    作为拥有无尽寿命且活过漫长岁月的魔祖,苏渊经历过无数次蜕变,在心性上,或许与人类无异,但智慧上,已经相当于人类中的绝顶天才。

    那些枯燥的知识对他来说看一眼便能记住并领悟。

    尤其是苏渊勤奋的态度则是远远超过了他的倒霉前身,苏渊几乎是在不眠不休的恶补着所有他认为有用的知识。

    在众人看来,这位大公子是急着替父亲分忧。但真实的情况是……这位大魔王实在是太喜欢人类的这些智慧结晶了。

    于是在苏渊回来半月后,苏万贯便打开苏家大门,并在祁南城放了消息。

    为庆祝苏家大公子的劫后余生大难不死,苏家大摆筵席三天。

    这自然是好事情,苏小半最喜欢自己哥哥出风头,虽然这也不算出风头,但总归是很有排场的事情。

    祁南城的人感慨投胎是门技术活儿,都想着这苏家大公子上辈子是做了多大的福业,这辈子才能生在苏家。

    有人欢喜,便有人愁。

    苏构的脸色这些天一直很不好。苏家人知晓他与苏渊不合,故而自家兄长归来后却从不去拜会,众人倒也理解。

    只是苏构内心的困惑,他们并不知晓。

    要请动血蝎岭的贼匪,他花了不少银子。苏万贯给苏渊雇了三名护卫,但那三名护卫,也被他买通。

    一个不通武道的人,如何能够从一名御气境界后期以及三名练气境界的高手中活下来?

    便是他那武痴弟弟苏宴,也须得血战一番,至于苏渊,寻常劫匪便足以要他性命。

    苏构想不明白,但也不敢去问。所以他这些天脸色一直很古怪。

    苏渊失忆了这件事情在他看来更是古怪。

    但此时此刻,在苏家内厅,他难得的高兴起来。

    苏家的宴席摆到了第二天,来往宾客无数,大多宾客都在外厅和大院,由苏家的管家老徐接待,少数贵客则在内厅,由苏家人亲自接待。

    这贵客,便是城北林家的人。

    林家人到来除却贺喜,还有另外一件事,便是提亲。

    苏构的脸越发喜庆起来。

    而相对的,在内厅的苏小半则脸色难看起来。

    “苏老板,咱们两家的关系你也知道,我林有财是个生意人,生意人讲究诚信,说过的话自然要算话。我林家与你苏家乃是城中最大的两个豪门,这门当户对的亲事我自然是认的。不过其中细节,咱们得再商议一下。”

    苏渊听着这话倒是没发现任何问题,只是想着苏万贯,林有财,这两家家主的名字还真是门当户对。不禁有些想笑。

    但苏小半就笑不出来了。

    小丫头虽然年纪小,但论及聪明可是苏家兄弟姐妹里之最。

    这林有财做事的风格她早就清楚。

    而来客之中,除了林有财,还有他的两个女儿。三女儿和四女儿。林家二女儿嫁去了南都苏小半是知晓的,可是林家大女儿林芊芊没有前来,她就有些不舒服了。

    苏万贯的脸色看起来倒还正常,内心却也隐隐有些愤怒。

    他当然也知道林有财要说些什么。

    “这前阵子,我家芊芊得知了令郎遇害的消息,悲痛万分茶饭不思……”

    “客套话就免了,直接说事儿。”

    苏小半可听不得这林家人满口胡邹。她爹苏万贯会给几分面子于林有财,她可不给。

    苏渊感觉到事情有些有趣,看来让苏小半臭着脸的原因,跟自己有关。

    也就是说,林家要说的事情,多半是对自己不利。

    “哈哈哈,小半还是这么急性子,调皮。”

    林有财并没有在意苏小半的顶撞,原本他很是羡慕苏小半的天赋,觉得自家女儿不争气。但如今可不一样。

    “苏老板,我就直说了。前不久,天音宗的第一宗司路无笛路真人收了我家芊芊做入室弟子。这五年之内,芊芊不会出关。我林家也难得有了个修行天才,这婚事自然得缓缓,芊芊既然是被路真人收了弟子,将来我林家夫婿自然不能弱于芊芊,所以嘛……”

    林有财看着苏万贯的脸笑了起来。此刻,苏万贯终于露出了不悦之色。

    “怎么着?有了路真人弟子的身份,就觉得我哥配不上你家女儿了?”

    苏小半气急。看着林有财嘴脸便觉得恶心。

    这天音宗乃是五大宗门之一,如果是被哪个隐士高人收入门中倒也还好。可偏偏天音宗,是苏渊之前最想拜入的宗门,而不巧,这宗门也就在祁南城附近。整个祁南城都知道,苏家曾经花重金求天音宗收苏渊为弟子,却被天音宗拒之门外。

    林有财特地来说此事,自然是打算在伤口撒盐。也是来看苏家的笑话。

    “小妹妹,大人说话,可不要太放肆。”林有财也不再维持着慈眉善目的面孔,眼中的轻蔑不再藏着。

    苏构乐了,他就想看苏渊出丑。只是当苏构看向苏渊时,又有些不解。

    就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此时的苏渊本该是难过,羞愤。但……苏渊并没有。相反他很开心,吃的开心。

    在苏渊看来,这饭桌之上的珍馐美味,可比苏林两家的对话有意思。以至他完全不在意林家人的言语。

    也完全没有在意林家人对他的暗讽。

    苏小半也看到了,从头到尾,哥哥的筷子就没停过……

    林有财奸笑两声,继续说道:

    “苏老板,咱前面也说了,我是言而有信之人,既然咱们当年承诺过,自然说话算话。这亲家结了生意也好做,不过大女儿芊芊是不行了,我三女儿与你家三公子的婚事不会变,至于与你家大公子嘛,嘿嘿,你看我家老四如何?”

    苏小半听闻此话,终于知道为何林有财愿意将林家那最不受待见的四女儿林小虞带来了。

    她恨不得摔碗泄愤。

    但却被苏宴拉住了。

    从头到尾一直没有说话也一直面无表情的苏宴,轻声说道:

    “我不会娶林家人,五年之内,我会打败路无笛。”

    苏宴向来话不多,但表达的意思很明显。

    苏小半满意的看着苏宴,心道苏宴到底没有忘记当年哥哥是如何照顾她于苏宴的。

    林有财冷笑道:“都说你是剑道天才,但世间天才不止你一个。苏宴,你和路真人的差距可大着,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你不愿娶我家女儿,也罢,这可不是我林有财食言。”

    气氛降到冰点。

    此时此刻,除了苏渊,没有任何人吃饭。苏渊忍不住想要抬起头说一句谢谢。

    众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谁也不说话。

    直到一个女声传来。

    “爹……我不想嫁人。”

    这是林家的四女儿,林小虞。平日里在林家最不招人待见。

    林家四女,三个女儿都是貌美如花,大女儿林芊芊更是有倾城之色。

    但唯独四女儿林小虞,奇丑无比。

    苏小半听着林小虞的声音,忍不住一声轻叹。她讨厌林家人不假,但却也同情林小虞。

    这林家前三女原本没有修行天赋,亦没有修魔的天赋,便对四女儿林小虞报以厚望。

    但林小虞同样无法感应元气,便努力感应魔气,她希望能够对林家有用,希望自己被人需要,去在感应魔气的时候,被魔气反噬,原本生的美丽可爱的林小虞,脸上有了一大块黑色的斑块儿,色泽乌黑,隐隐有细如发丝的纹路映在其中,那些纹路交错在她的小脸上,像极了一张蛛网。

    从此之后,林小虞就是林家的笑柄,尽管林小虞一直很努力,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每一样都在认真的学。但却一直不招林有财待见,也一直被她的姐姐林芊芊欺负。

    林有财不是没有考虑过找人医治林小虞,但那些大夫都说林小虞乃半魔之物。

    丑便是原罪。对魔族的憎恶亦是。

    啪!

    林有财一巴掌打在了林小虞脸上。

    “混账,有你说话的份儿?你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鬼样子,这有人娶你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林有财这句话,彻底激怒了苏小半。

    这话既是侮辱了林小虞,也是侮辱了她兄长。

    苏宴皱起眉头,目中闪过一丝杀气。

    这林家原本哪里敢如此羞辱苏家?一切只因为林芊芊被路无笛相中。

    林有财颇为得意,想到自己这一巴掌打得是真好,这句话也说的是真妙,他早就不爽苏家。

    奈何苏家生意也好,家业也罢,一直压了他一头,如今自家女儿意外被人发现有修行天音宗功法的资质,甚至连路无笛这样的人物都愿意收之为徒弟,林有财可谓扬眉吐气,自然要好生得意一番。

    林小虞的眼里只有一种呆漠,对于父亲的打骂她习以为常。只是看向苏渊的时候,眼中带着几分歉意。

    苏家自然是不会同意自己嫁给苏家大公子的,但被父亲用来羞辱苏家,也并非林小虞本意。

    “嗝——”

    在苏家众人气急却又毫无办法,在林有财一脸嘚瑟满心欢喜的时候,一声饱嗝打破了宁静。

    苏渊吃饱了。

    他满意的摸摸肚子,心道做人真是舒服。

    关于方才林有财的那些话,苏渊听在耳里,苏小半和苏宴还有苏万贯的反应,包括苏构的反应,他都清楚了是自己家人正在受欺负。

    虽然这位大魔王眼中,没有美丑之别,就算把林芊芊和林小虞放在一起,他也不知道谁更漂亮。但他很聪明,知道这林家四女儿的身份很低微。

    林有财愿意将她许配给自己,这是在羞辱苏家。

    商人间的友谊小船果然是纸糊的,苏渊忍不住心里感叹。

    “哥,这天下的女人多的是,这林芊芊不要也罢,咱不惜得。”

    苏小半想安慰苏渊两句,以为苏渊方才是化悲愤为食欲。

    但苏渊完全没有悲愤。他只是不想浪费食物。

    所有人都等着苏渊反悔。然后林有财也可以对外宣称,是苏家人反悔,并非他林家人食言。

    可苏渊的回答震惊四座。

    “是不是我愿意娶这位小姑娘,你就愿意把她嫁我?”

    林有财乐了,虽然他今天是来炫耀的,也知道从此林苏两家关系会降到冰点,但如果将这个家丑一般的女儿嫁出去,在他看来,简直是双喜临门。

    “自然,我林有财答应了的婚事,绝不反悔。”

    “那嫁给我苏家后,算我苏家的人,还是算你林家的人?”

    “这……这算什么问题?”

    苏渊笑道:

    “我出十万两白银,加两箱珠宝娶她。但你必须要将她逐出林家。从此她不再是你的女儿,你可愿意?”

    “当真?”

    “我可是苏家大公子,我说话自然算话。”

    苏小半闻言一惊,苏万贯也不明白自己儿子是在干嘛,就连一向面无表情的苏宴,也露出了疑惑之色。甚至原本乐呵呵的苏构也有些不明所以。

    苏渊心道人类之间亲情是极为牢固的羁绊,但并非所有人如此。

    他没有可怜林小虞,相反,他要让林小虞看清楚她父亲的本性。

    “没问题,只要你聘礼到了,我林家从此便没有这个人。”

    林小虞抬起头,惊骇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她一直以来饱受欺凌,却从来还是将自己当做林家人。

    但今日林有财的举动,彻底让她心寒起来。

    苏渊的目光也有些冷。

    “我还有一个要求。”

    “还有什么要求?”

    林有财倒要看看这苏家的废物要做什么。

    “既然你家大女儿成了天音宗的弟子,那么总该能够请动那个路什么笛,对吧?”

    林有财得意起来:

    “这是自然,这路真人说过,芊芊资质颇佳,收了芊芊做弟子于天音宗也是一件喜讯,故而路真人答应帮我林家做件事。”

    “如果你能请动这个姓路的在十天后跟我比一场,我便再出二十万两。”

    算嫁装聘礼一共三十万两,林有财心道,即便是苏家,这也得是两三年的收入了。

    这苏家大公子气傻了,居然要与路无笛比,莫说苏家,整个祁南城,都找不出能够接下路无笛三招的人。

    这等让苏家在整个祁南城丢脸出丑的事情,还能有钱赚,他自然一口答应。

    “没问题。”

    苏小半懵了,哥哥这是唱哪出?

    苏宴,苏万贯也都不明白苏渊的安排。原本苏万贯欲要阻止,苏小半也打算说道说道,不忍心自己哥哥做傻事被人欺负。

    但奇怪的是,他们看着苏渊那笃定自信的眼神和笑意时,都说不出话来。

    “父亲,小半,听我的便是。”

    苏渊原本正愁没有合适的机会纠正世人对苏家大公子的看法,这林家人便送了过来,做人果然舒服。

    最重要的是,他发现了一个宝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