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便宜夫人不便宜
    宴会在某种古怪的气氛中结束。

    林有财趾高气扬的离开了苏家。苏家人的脸色,大概只有苏渊是正常的。

    苏万贯和苏小半父女两甚至怀疑苏渊是被气糊涂了。

    而林有财回到林府后也展现出了惊人的办事效率。

    不到半天,全祁南的人便知道了苏家大公子要娶林家那个最丑的四女儿的消息。而且聘礼高达三十万两。

    林家大女儿成了天音宗弟子,也已经在祁南城传开。

    苏府才办了宴会,没风光过一天,便彻底成了祁南城笑柄。

    一时间连市井里的小孩儿们都编着儿歌讥讽苏家人讨好林家人。

    林家有了天音宗撑腰,苏家再也不是祁南首富之家,这苏家男子配不上林家的女儿,也只能花三十万两银子娶个丑媳妇。

    这言论传播如此之快,如此贬低苏家,其来源苏家人如何不知?

    苏小半气的跳脚。

    小姑娘就纳闷儿了,哥哥这是怎么了,为何铁了心要娶林小虞?

    林家四女中,她唯独不讨厌林小虞,但……她委实觉得,林小虞配不上自己哥哥。

    只是苏渊真的很平静。事情只过了两天,便是满城风雨,苏小半苏万贯已经来找了苏渊许多次,劝苏渊退婚,都被苏渊堵了回去。

    只对着苏小半和苏万贯说道他自有安排,苏家人绝对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说来也奇怪,苏渊开口,这苏小半苏万贯都不好说什么。

    苏渊的话语很难让他们质疑。

    苏渊没有过多解释。因为现在时机还不到。

    而关于娶妻生子,苏渊倒也并非真的喜欢林小虞。只是林小虞的资质,寻常人看不出来,他作为古往今来最大的魔,却是非常清楚。

    第三天,苏家人准备好了聘礼提亲去。

    这在祁南城绝对是最热闹的事件。

    林家也刻意的弄了点寒碜的嫁装来恶心苏家人。

    在祁南百姓眼中,林家人这做法很不地道。这单是挤兑苏家也罢了,可当年林家的二女儿嫁去南都,那嫁装跟四女儿比,可谓天壤之别。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只是一场闹剧。他们也只是看客。

    毕竟苏家人会娶林家四女儿,怎么看都是脑袋撞了城墙。

    骑着高头大马,从城南步入城北。苏渊不时摆摆手,学着书里的样子,好不得意。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苏家大公子娶了哪位美娇娘。

    三十万两银钱,一分不少的送到了林府。

    林有财原本还以为苏家人反悔,这前两天他可是拼了命的带节奏。

    他效率高,但苏渊效率也不低。

    第三天,也没说个正式的日子,既是过来提亲,也是过来要人。

    苏渊也暗中雇了些市井里的闲人传消息。说是林家可不单单是嫁女儿,还将这四女儿卖给了苏家,林有财甚至与自己女儿断了关系。

    这弃女的行径,自然让百姓们不齿。不过林有财不在乎。

    这林小虞在他看来一直是个家丑,三十万两卖出去他高兴都来不及。

    林府门口,苏渊的目光很温柔,至始至终,他的眼睛都看着林小虞。

    林小虞的眼神很空洞,仿佛是一只落魄的小野猫。

    与之对比的便是林有财得意的笑声。

    这一切在林有财看来,实在是太完美了。赚到了不少的银子,打压了苏家的威风,还嫁出去了那个最让他难堪的女儿。

    人生巅峰不过如此。

    不过他可没打算这么完了。林府外的看客实在是太多,趁着人多,他说道:

    “我的好女婿……”

    “打住,你既然不再是我夫人的父亲,我便不是你的女婿,咱们两家可没有什么关系,请牢记这一点。”

    苏渊淡淡的说道。

    “呵,没问题,只是你之前夸下海口,要挑战天音宗路无笛路真人,此话可还算数?”

    这林有财故意提了八分声,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到。

    全场哗然。

    路无笛可是祁南城第一高手,即便放在整个武道界,也绝对是耀眼的存在。

    天音宗第一宗司在武道界的那些传说可实在是太过传奇。

    苏家大公子居然要挑战路无笛?

    这简直是比花三十万两银子娶丑媳妇还要让人费解。

    苏渊还是那副不急不缓的样子。

    “自然,路无笛那边可有回复?”

    “路真人我自然能请动,但不知你苏家要派谁来?”

    苏渊的目光依旧看着林小虞。

    “这你不用管,我苏家人才济济,到时候苏家自然会有人教训他。”

    狂。

    虽然大多数人有些看不惯林家的嚣张。但苏渊的这句话,绝对比林有财的话语嚣张了千百倍。

    苏渊不理会众人的唏嘘。

    他缓缓下马,亲自将林小虞迎进轿子里。轻声说道:

    “我知你心里难过,但我希望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

    林小虞看了一眼苏渊,神情复杂,她微微点头,走进了轿子。

    从此不再是林有财的女儿,而是大魔王的妻子。

    苏渊见到事情办妥,便头也不回的上马离去。

    只留下一句话:

    “还有七天。希望路无笛别不来。”

    ……

    ……

    祁南城的小江湖炸开了锅。

    这苏家大公子先是花钱买了个丑媳妇,再是挑战路无笛。算上此前的诈尸归来,这大半个月下来,苏家大公子的名字可算是传遍了祁南每一个角落。

    众人都以为,苏家大公子诈尸归来后,脑子坏掉了。

    便连苏府的很多人也这么认为。

    这几天最开心的便属苏构了。

    他已经等不及要看苏渊出丑的样子。

    而最着急的当属苏小半和苏万贯。只是随后的几天的大多时间里,苏渊总是将自己与林小虞关在他的寝屋里。

    苏小半每每想到此,便觉得不可思议。

    小姑娘认真的想着一个问题,哥哥是不是大难归来后……受了刺激,分不清美丑?

    这个想法不光是苏小半有,苏家每一个人都有。

    而这些天,苏渊偶尔也会带着林小虞出来透透气,四处游历一下。

    毕竟苏府不小,总得熟悉熟悉。

    人们发现林小虞带着黑色的面纱。面纱遮住了她脸上的黑斑,咋看之下,该是个美人。

    只是对于知晓林小虞长相的这些人来说,实在没办法产生那种朦胧的美感。

    苏渊这些天也一直被人指指点点。大魔王一直很喜欢苏渊这个身份,因为死掉的倒霉书生是一个颇有风度的人。

    他喜欢做一个上善若水平静喜乐的人。

    但……他发现,人类真的很在意一些不该在意的事情。

    于是,提亲后的第四天,苏渊再次带着林小虞走出了寝屋。

    只是这一次,林小虞的脸上蒙着的不是在黑纱,而是一面薄如蝉翼的透明的面纱。

    她那白皙的肌肤和面纱下的容颜,都隐隐可见。

    苏家的下人傻眼了。

    苏万贯惊得不断揉眼睛。

    木讷的苏宴都睁大了眼珠子。

    苏构惊讶的下巴快要碰到地上。

    苏小半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

    苏渊知道,这样的桥段放在故事里自然无法免俗。只是他要做的也本就不是圣人。他想做个俗人。

    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看走了眼,于是盯得更仔细了些。而后他们互相表达自己的震惊,最终发现这是一个事实……

    林小虞左脸上的黑斑,不见了。

    她本就生的美丽,只是年幼时维持着半魔化的样子,让人觉得丑陋生厌。

    恰好这一日,他打算带着林小虞一起去内厅与家里人吃顿饭。连着几天在屋子里指点林小虞,他也有些乏。

    只是这顿饭吃的很安静,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时不时看一眼林小虞。然后开始怀疑起自己经历过的记忆。

    苏渊看着众人反应,淡淡笑道:

    “我夫人比较怕生,你们一直盯着看,她会害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