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苏家人不做亏本生意
    开始了。

    若未到大音希声境界,天音宗的弟子便需要做启笛的动作。

    这个动作一旦完成,等待对手的,将是延绵不绝的进攻。

    林小虞不懂。

    所以下一刻她很狼狈。

    空气中无端起了波纹,那些波纹轻轻摇曳,如尘埃温柔地点进了秋水,林小虞仿佛置身于水面中,却让她感觉到异常的痛苦。

    缭绕在她身上的魔气在这一刻隐隐被抚弄,仿佛将散去别处。

    她咬着牙。目光中满是痛苦。

    这场战斗很难,此刻不过才开始,她便已经处于绝对的下风。

    莫云丽微微讶然。

    此人为何不躲?

    不远处的东坡酒楼上,苏渊露出一丝苦笑。

    此时的林小虞,空有强大的魔躯,却无战斗的技巧。

    她不知道该怎么闪躲,也不知道该如何进攻。

    但苏渊不着急。

    “这天音宗的人不弱,虽然未到大音希声境界,但其音波已经到了大象无形。若非明心境界,很难察觉出其攻击的变化。”

    苏宴的语气带着些许疑惑。

    “可任何招式都有范围,此人修魔,当该有闪避之力。”

    路无笛略微惊讶,他沉默着不发声。

    看来这位苏家三公子,的确不简单。他师姐的手段他是清楚的。

    只是从余光中,他感觉到,这些手段似乎并没有让苏宴在意。

    ……

    ……

    修行者间的对决本就难有漫长的。

    但这场战斗,在众人看来,大概很快便会分出胜负,甚至已经分出胜负。

    莫云丽的笛声不曾停歇,她的进攻胜在绵长。

    那些音波如同一道又一道的环,将林小虞每一处都锁住。

    但至始至终,林小虞都没有发出一声痛呼。

    或许是看客们的叫好声盖住了她细不可闻的声音。

    或许是林有财的笑声让她无法说出话来。

    总之林小虞咬着牙沉默着。

    她站在莫云丽的领域内,没有还手也没有退避。

    苏小半就在东坡桥外,她急的跺脚。

    “躲呀!”

    又是一道强大的音波袭来。

    东坡桥外的看客们不明所以,只看到那全身黑雾缠绕的苏家人被重重的击飞。

    便都叫起好来。

    林小虞只感觉到头晕目眩,嘴角渗出的血迹越发明显。

    东坡酒楼里,苏宴有些着急。

    “这人能承受天音宗如此多进攻,可见境界不俗,可为何不闪不避?”

    苏宴说不上来那种感觉。

    路无笛也是同一种感觉。

    这个世间绝对不会有人空有境界没有功法。

    人的境界又不会平白无故提升好几重,在苦修境界的过程里,总该会修炼些战斗的手段。

    苏渊并没有任何动作。

    他相信林小虞。

    苏宴也好,路无笛也好,都错估了一件事。

    ……

    ……

    林有财心情很好。

    林家人乃至全城百姓心情都很好。

    这种一面倒的局势正是他们所期待的。

    寻常人又哪里能够明白修行者间的对决?

    只是看着另一方不还手……他们都以为这是被天音宗的路真人逼得无法还手。

    莫云丽心道,这或许本就是一场闹剧。

    她的笛声又重了三分。

    那些音波变得狂暴起来。

    远处的路无笛看着这一幕,心道就算到了御气境界,也绝对难以抵挡如此强大的进攻。

    苏宴也感觉到,似乎这修魔之人的境界比他想象中要强。

    只是无论多强,若没有制敌的手段……

    东坡桥上。

    莫云丽的笛声越来越重。

    林小虞终于无法承受,口吐鲜血。

    莫云丽说道:

    “够了,认输吧,你既然不会战斗,又何必强撑。我天音宗功法虽然柔和,但也难有人可以正面承受。再比下去,你恐有性命之威。”

    林小虞没有说话,只是摇头。

    但她此刻仿佛连站起来都很困难。

    莫云丽面如寒玉:

    “我天音宗不会施舍胜利。”

    笛音再起。

    恐怖的音波仿佛压在林小虞身上的重担。

    林小虞只感觉到万斤之力压在了她身上,再也难以爬起来。

    她的呼吸变得艰难。

    她并非完全不知道如何战斗,她也有能力闪躲。

    只是她始终有个心结。

    直到此刻,所有人都以为胜负将分。

    东坡桥外的看客们拍手称快,林有财摸着小胡子满面春风。

    莫云丽口中提到了施舍二字。

    她终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目光变得坚毅起来。

    ……

    ……

    苏渊讲过一个故事。

    数万年前,魔族掌握着这个世界,洪荒巨兽遍地,大魔横行。

    在这样的时代里,有一只小魔物艰难的生存着。

    它为了活下去,每天都非常努力的将自己采集到的食物交给它的族人。自己则如同那些草食兽一样,啃着草皮。

    它的族人很强大,有着魁梧巨大的体型,恐怖的力量。

    但它仿佛是一个另类。它的体型瘦小,宛如人类,也没有那些魔物的戾气和嗜血。

    所有的族人都欺负它。

    无论它怎么努力,每天打来多少食物,每天为族人做多少脏活儿累活儿。

    都无法阻止它的族人欺负它,戏弄它。

    这个世间最绝望的事情,便是竭尽全力去讨好迎合别人,却反而因为卑微,而渐行渐远。

    直到有一天,魔族需要祭祀。

    这只小魔物成了祭品。

    它以为通过自己的努力,族人们纵然会欺负它,却也认可了它。

    却不想,当它被沉入魔渊的时候……所有的同族的脸上,都是绝对的冷漠与轻蔑。整个族内,没有一只同族为它求情。

    一个人如果低到了尘埃里,也许便再也难以从尘埃中崛起。

    苏渊没有讲这个魔物最终的结局。

    那只被沉入深渊的魔物死了没有?

    后来发生了什么?

    苏渊并没有提及。

    林小虞明白苏渊的用意。

    她就像那只魔物。

    从小到大,她努力的迎合自己的姐姐们。

    父亲提的要求她一定会想办法完成。

    但自从魔气反噬之后,这个世界对她便是不公平的。

    那些拳打脚踢冷嘲热讽她都能接受。

    小姑娘想着,只要还在家里便好。

    她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卑微。

    可她无奈的发现,自己越卑微……

    就好像离林家越远。

    林小虞时常摸着脸上的那块黑斑,一个人默默的流泪。

    想着,原来书本里说的都是假的。

    原来那些同族间的欺凌,不止是魔族才会有。

    在去苏家提亲的那天,林小虞整个人仿佛被沉入了深渊。

    ……

    ……

    东坡桥上,嘘声一片。

    这场本于祁南百姓来说是神仙对决的战斗,显得很无趣。

    没有人在意苏家人为何不还手。只是都在想着,既然打不过,为何不干脆认输?

    大家都等着去赌坊领银子。

    可便在这个时候,东坡桥上刮起了一阵风。

    黑色的魔气如同狂风一般呼啸而来。

    莫云丽心生警觉,却从未见过这等画面。

    磅礴的魔气不断涌入林小虞体内。

    她仿佛暴风眼一般。

    那些黑色的魔气似乎来自遥远的彼处,开始不断汇聚。

    莫云丽横笛吹奏,试图消散这些魔气。

    却发现自己的音波竟然瞬间被吹散。

    那些束缚着对手的环,也在顷刻间崩碎。

    她惊讶的看着对手站起来,萦绕在那人身上的魔气远比初见时浓郁太多。

    林小虞握着拳头,她的确没有高深的功法。

    但苏渊曾经说过,当一个人足够无敌的时候,便什么也不需要。

    魔气纵横间,林小虞挥拳。

    莫云丽只感觉到一道黑影瞬间闪过,无法看清动作。

    这一拳实在太快,她本能的竖笛试图防御。

    却在这个瞬间,听到了竹笛碎裂的声音。

    磅礴的力道砸来。

    莫云丽只感觉先是手臂发麻,继而是撕裂一般的剧痛。

    这一拳仿佛是要将她彻底击溃。

    莫云丽的身子倒飞出东坡桥外十余丈。惊起一阵尘埃,久久不散。

    东坡酒楼。

    苏宴与路无笛二人同时震惊。

    他们发现算错了一件事情。

    便是修魔者的境界……远远超出了一名御气境界者该有的实力。

    路无笛自然不忍心自家师姐受伤,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跳出了二层楼,奔东坡桥而去。

    御气境界对战明心境界巅峰期,绝无可能有胜算。

    苏宴看向兄长的目光,则更加崇敬起来。

    但此时此刻,连苏渊都有些惊讶。

    “兄长,我苏家何时有这么一号人物?此人境界,恐怕已经到了明心境后期。”

    苏宴确实很好奇。

    苏渊转身下楼,带着些许喜悦。

    “那是你嫂子。”

    ……

    ……

    一拳。

    这场对决结束的有些让人措手不及。

    祁南的百姓愣住。

    林有财愣住。

    便连苏小半也愣住。

    她也一样不知道苏家有这么一号人物。

    林小虞看着自己的拳头,此刻她身上的魔气已经消散了许多。

    她已经感觉不到那种强大的力量。

    她受了不轻的伤,很虚弱。

    只是她此刻完全没有在意这些,比这些百姓更为惊讶的,是她自己。

    自己居然一拳击败了天音宗的真人。

    这一切过于不真实。

    直到她看到苏渊带着些微的惊喜的走来。

    印象中,自家相公总是很从容淡定。

    她有些高兴,却难以熬住身体的伤重,昏了过去。

    苏渊曾经在人族史看到过这样描述,印象深刻:

    魔有多强便是多强。

    可人不一样,在绝望中爆发的时候,会展现出远超当下的实力。这种爆发在人魔大战之中一次又一次的出现过。

    或许是整个村落被魔族屠戮殆尽,于是仅存的生还者,原本手无缚鸡之力,却拿起了刀。

    或许是帝国中的士兵被魔兽包围,在注定不会有援军的时刻,奋勇的冲上了兽群。

    亦或者是兵临城下,城门成了最后一道防线。骑着高头大马的将军终于下了马。

    又或者是绝代强者终于就将陨落,生死一瞬间,红尘看透,突破瓶颈。

    无论从平民到将军,从庸才到天才。但凡是人类,似乎都有那么一个特质。

    不在绝境中死亡,便在绝境中爆发。

    于是乎实力相差悬殊的战斗,迎来了史学家眼中近乎是奇迹的结局。

    苏渊不理解这股力量。

    但此刻,他有些明白了。

    林小虞一直活在绝境里,只是她不愿意承认。

    但很多事情到了绝处便没有退路。

    林小虞方才的举动,在苏渊看来,不该是林小虞现在能掌握的。

    在林小虞倒下的瞬间,苏渊出现在了林小虞身旁,将其接住。

    他带着些许的喜悦,温柔的说道:

    “你很不错。是我把这个人间小看了。”

    ……

    ……

    不远处,路无笛扶起莫云丽。

    发现莫云丽经脉都被这一拳震碎了。

    这种粗暴的打法,简直像极了当年的魔族。

    一道红色的光晕缓缓落在了莫云丽身上。

    御音锻魂诀,分为御音和锻魂,锻魂练至极处,只要还有一丝气息,便可恢复痊愈,堪称神术。这也是天音宗作为天下五宗最为高妙之处。

    苏宴注意到这一幕,再次惊讶起来。

    随即,又觉得有些好笑。

    原来方才酒楼里那个跳窗户的人,便是路无笛。

    苏宴缓步走去,说道:

    “路无笛,如何,这场对决的结果你天音宗认不认。”

    路无笛苦笑。

    “你们下手够狠的。我师姐可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对决的结果路无笛自然是认的。

    “师姐输的不冤。一拳落败,这之间的差距太大。”

    “其实你如果不认,我们可以再打一场,我和你。另外,我们苏家派出的,也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路无笛摇头,如果自己来对付苏宴,那便达不到他要的效果。

    而且现在还不到苏宴与他对决的时候。

    然后他琢磨着苏宴的话,惊讶道:

    “苏小半?”

    苏宴摇头,没有揭示答案。他相信兄长自有安排。

    “那是你家兄长?”

    路无笛的目光看向苏渊。

    苏宴点头道:“你不是见过我兄长吗?”

    路无笛的目光很复杂。

    “说不定……当年太乙教的人,看走眼了。”

    这句话苏宴没明白,路无笛也没解释。

    东坡桥上。

    林有财此刻表情很精彩。

    他时而惊骇,时而皱眉,时而愤怒。

    恰好,这是路无笛最想看到的表情。

    他对林有财可没什么好感。

    他走到东坡桥上,摘下了斗笠。

    “这场对决,我天音宗输了。”

    路无笛的声音不大,附近的百姓却都听到了。

    林有财自然认得路无笛,对于路无笛的话,他不敢反驳。

    但他砸进了一大笔银子进去,岂能就这么血本无归?

    祁南的百姓们震惊归震惊,倒也没有多难接受这个结果。只是嘴上还是叫骂着。

    可林有财不同。

    这一把豪赌要是输了,他林家固然家大业大,经得起折腾,却再也别想超过苏家。

    “慢着,路真人有风度,鄙人佩服,但这次对决,说的是苏家人与天音宗的对决。苏渊,你苏家有哪些人我还不知道?”

    林有财认为自己找到了破绽。

    “既然蒙着面,便是不能见人,可见此人并非苏家人,你找来一高手,这既是欺骗了祁南的百姓,也是欺骗了天音宗路真人!”

    路无笛面无表情……

    其实有点想笑。

    作为修行者,他自然不怎么爱看市井间的闹剧。

    但他现在很想看看。

    一来他也好奇祁南城这位魔修到底是谁。

    二来他很想看林有财吃瘪。而且,他要给林有财一个惊喜。

    三来,他想要邀请苏宴参与即将到来的某个事件。

    苏渊心道时机已到。

    他轻轻的挥手,那些萦绕在林小虞周遭的魔气便烟消云散。

    这一幕让苏宴和苏小半再次睁大眼睛。

    路无笛叹道,果然太乙教的人看走眼了。

    方才他师姐的笛音都无法弹开这些魔气,但此人却是随手一拂就办到了。

    只是百姓们并不知晓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惊讶的不是苏渊的手段,而是这位与天音宗对决的苏家人。

    当苏渊将林小虞的面纱揭开的时候,祁南城百姓们一阵惊呼。

    他们惊叹对阵者的美貌。

    在没有了那块黑斑之后,没有人知晓林小虞现在的样子。

    但……林有财是认得的。

    他的手微微颤抖,瞪大眼睛看着苏渊怀里的少女,满脸的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这……这……”

    苏渊说道:

    “怎么?不认识自己女儿了?”

    “哦,不对,小虞已经被你卖给我了,还被你逐出了林家,这自然不能算是你的女儿。她如今是我的妻子,我是苏家未来的家主,我的妻子,自然是苏家人吧?”

    林有财惊得倒退三步。

    莫说他惊讶,便连苏小半也惊讶至极。

    那个一直以来被林家欺负的小女儿,居然是一名如此强大的魔修?

    苏构不仅惊讶还很恼怒,尤其是听到那句未来的家主时。

    没有人能够想到,林家那个废物女儿,居然是个修魔的高手。

    林有财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

    苏渊笑道:

    “我娶小虞,用了三十万两银子,小虞很漂亮,我很喜欢。还有,前几天,我弟弟苏宴偷偷花了一万两银子参与赌局,现在看来,这便是所谓的十倍奉还。真是谢谢林掌柜了。”

    苏小半很开心,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开心。

    她乐得停不下来。

    她忍不住想要回苏府将这个消息说给自己父亲听。

    苏渊知道接下来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的时候。

    他对这些事情不在意,他与林小虞还有些话要说。

    他给林小虞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弱小的魔族被献祭给了深渊的故事。

    那个故事没有讲完。

    他打算等林小虞醒来,给她讲完这个故事。

    至于林有财,苏家在场的人自然会教他一个道理。

    苏家人不做亏本生意。

    (还有一半,但是实在写不完了。留着明日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