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深渊与魔物
    林有财直到此刻都难以相信,林小虞的脸上那让大夫都避之不及的黑斑,竟然消失了。

    更想不到,林小虞竟然有着战胜天音宗高人的实力。

    若他知晓这些,又岂会将林小虞卖出去。

    在苏渊带着林小虞走进轿子的那一刻,林有财很想大喊那是我女儿!

    但他的话已被苏渊堵死。

    早些天,全祁南城都知道,苏家大公子花三十万两银子娶了个丑媳妇。

    也都知道,林有财与苏家并非结亲,而是一宗买卖。

    苏小半可不会可怜林有财。

    “听说某人不仅将三十万两聘礼赌进去了,还自己再补了二十万两。五十万两的手笔,真不愧是祁南城的豪门。”

    “林掌柜,您对我苏家的恩德,我苏家一定不会忘记,送了如此一个美丽又能耐的嫂子,还让我苏家赚了不少银子,将来林家要是落魄了,看在嫂子的份上,我苏家也会接济你的。”

    苏小半原本打算继续说下去,说个痛快。

    林有财的神情十分精彩。

    但苏宴咳嗽了一声,苏小半便打住了。

    “路无笛,你还赖在这不走,可是有事情?”

    苏宴很想跟路无笛比一场。

    路无笛现在的兴趣不在苏宴,他摇摇头,说道:

    “林掌柜,关于令媛……我有些消息告诉您。”

    林有财此刻已懵,恍恍惚惚的点点头。

    “令媛在音域上确有天赋,但天音宗终归是修行宗门,宗内弟子经常演武,常会波及他人,令媛没有修行天赋,待在我天音宗,委实有些危险……”

    路无笛的话并没有说完。

    但林有财已经明白了这话的意思。

    苏小半和苏宴看着路无笛。

    路无笛被盯得有些心里发毛。

    “你二人为何瞪我?”

    苏小半道:“我现在忽然不讨厌天音宗了。”

    苏宴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路无笛笑道:“那还真是敢情好。今日我来祁南,除了是见证这场对决,咳咳……”

    想到最终天音宗输了,路无笛作为第一宗司,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不过此地人多嘈杂,不是说话的地方,二位可愿意带我去苏府?”

    天音宗的路真人要拜访苏家?

    林有财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有些麻木了。

    从天堂到地狱,也不过如此。

    苏宴点点头,苏小半自然也没意见。

    随后路无笛确认了师姐伤势无碍,可独自归去天音宗后,便与苏家兄妹步往苏府。

    东坡桥的百姓们也散开了。

    他们输了银子是不开心的,但总归赌的少。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林有财从满面春风变成了残羹冷炙,没有人顾得上他。

    苏家兄妹也再没看他一眼。

    从今日起,苏家还是那个苏家,林家就不再是从前的林家。

    ……

    ……

    林小虞醒来的时候,苏渊就在林小虞旁边。握着林小虞的手,目光温柔。

    这位大魔王虽然并没有疼过谁,但他实在看了不少书,知道该怎么做。

    苏渊对林小虞的确不是将其视为妻子。

    但对林小虞的观感,渐渐从可怜变成了认同。

    林小虞承受了许多进攻,可魔躯强大,而莫云丽虽然看似狠厉,实际上一直留手注意分寸。

    她很快便醒了过来。

    醒过来后的第一眼,她看到的是苏渊,苍白的小脸便又有些红晕。

    “你……不是苏家大公子……”

    苏渊顿了一下,没有想到林小虞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么一句。

    “为什么?”

    林小虞沉默了会儿,有些怯生生的说道:

    “其实小时候,大家关系没有那么遭。当时大家经常一起玩耍……那会儿姐姐她们,也很喜欢你……但你确实没有武道天赋,印象里,你不是这个样子……”

    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可怕。

    苏渊记得哪本书里提及过,如今切身感受到了。

    不过他仔细想了想,自己从得到这个身份开始,其实并没有太刻意的掩饰。

    那样很累。

    “仅仅凭借儿时的观感?”苏渊说道。

    “还有你的手段。”

    林小虞直视着苏渊。

    “我记得大公子是个读书人,不通武道,其实……也一直对修魔没兴趣。而前阵子传出他遇害的消息,没多久,你便来了。”

    苏渊注意到林小虞已经将自己与苏渊的身份分离开来。

    “你与大公子有着一样的长相,或许你就是大公子……但你失忆了,可一个人失忆了,也不该有如此大的变化。”

    “为什么我的家人不怀疑我?”

    苏渊觉得有趣。

    “他们太希望你平安归来。关心则乱。但很多事情,他们后面一定会察觉到不对劲。”

    “看来你是认定我不是苏渊。”

    “对……对不起,我只是感觉……苏家大公子真的没有你……这般厉害。”

    林小虞只想做个明白人,至于苏家这位大公子为何能够拥有让一个人只修魔三天便足以战胜天音宗高人的实力,她其实……也没有太在意。

    苏渊有无数种方法搪塞过去。

    毕竟他归来的这阵子,有过一阵空白期。

    其实那阵子,他只是一直在人间晃荡着。

    但他可以编出很多故事。

    可这一刻,大魔王不想编。

    “我是苏渊,但的确不是原来那个苏渊,我不会伤害苏家,也不会伤害你。”

    苏渊最终没有解释太多。

    林小虞很好奇,但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如果以后,你信任我了,你会将这些告诉我吗?”

    “不会。”

    听到苏渊果断的回答,林小虞低下头。

    “我现在就很信任你,我对你说的也都是实话,我就是苏渊,这个身份我不打算换,我也稍微有些喜欢上苏家人。”

    这句话的意思,林小虞听出了很多。

    他的身份名为苏渊,但他不是苏渊。

    可这一切,又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以苏渊的身份活着,做着苏渊该做的事情。

    “可还有要问的?”

    “没有了。”

    “你还记不记得我给你讲过的那个故事?”

    “记得。”

    这个故事某种意义上来说,解开了林小虞的心结,也让她告别了自己最卑微的一面。

    林小虞很想知道这个故事的后续,她很聪明。

    苏渊很多事情没有说,可林小虞却猜到了一些。

    “我想知道后续。”

    “后续就是,小魔物运气很好,没有摔死,它终于发现,跪着祈求别人的认可,是没有意义的。强大才能受人尊敬。”

    “魔渊里有很多魔物的尸体,他为了活着,将同族的尸体吃掉,吸收了许多魔气,慢慢变得强大起来。”

    “不断有祭品落入深渊,成为它的食物。它不断变强,直到有一天,它发现它已经可以轻易从深渊里走出去。这在魔族,是从来没有魔可以做到的事情。”

    “于是它便走了出去,成了世间最强的魔。它有个名号,深渊之主。”

    苏渊的故事讲完了。

    林小虞有些意犹未尽。

    “原来,深渊才是它唯一的朋友。”

    苏渊看着林小虞,目光中带着些难以道明的意味。

    “是的。恰如我之于你。”

    “你其实……可以休了我,我可以做你弟子或者仆人。”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渊发现林小虞越来越有意思。

    “我只是觉得,你这样的存在,不会喜欢我。”

    喜欢吗?自然是喜欢的。

    但他知道,人类的喜欢有很多种意思。

    他不确定是林小虞说的,和自己能给的,是否是同一种。

    但想来,林小虞也不确定。

    苏渊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子非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