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朋友
    她们回到办公室,夏黛雅走到座位的时候,发现尼克斯仍旧在专心地盯着电脑屏幕,十指飞快地敲打键盘,偶尔推一下滑落的眼镜。

    夏黛雅看了一下他旁边放着的文件夹,只剩下一两本,原来至少有二十本。

    她不禁皱皱眉头,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离中午她们出去的时候才过一个半时,如果尼克斯吃饭了,那也不会这么快就把文件码得只剩一两本。

    想着,夏黛雅就转身要出办公室,想着给他买点填饱肚子的,唐晴看见,她猜到几分,但还是想问问夏黛雅要去做什么:“亲爱的,你要去干什么呀?”

    “没什么。”夏黛雅连忙摆摆手,她怕完让大家听见,会让尼克斯和自己更受偏见。

    夏黛雅从挎包中掏出钱包,转身就走,只留下匆忙的背影。

    看着她的背影,唐晴有些无奈,不知她什么好,她看到刚才夏黛雅仔细看尼克斯的文件夹数量了,唐晴走之前,也用余光瞥见到尼克斯文件夹数量了,有脑子的仔细一想也知道尼克斯肯定是没吃东西一直工作。

    而夏黛雅这时候出去了,唐晴了解夏黛雅,就夏黛雅那么善良到简直是圣母一样的女孩,肯定看不下去,是去给尼克斯买吃的了。

    一想到夏黛雅的善良,唐晴就有些头疼,因为她知道夏黛雅以前因为善良吃过的苦头不少。

    夏黛雅出公司,去旁边不远的便利店买了一个面包和一盒牛奶,然后拿着匆忙回到了办公室。

    “给。”她悄悄地把那个袋子放到尼克斯桌面上,怕让别人看见。

    尼克斯看突然出现在桌面上的那袋子,不由得愣了几秒,随后抬头看向夏黛雅。

    “吃吧,码字打印真是辛苦你了。”见尼克斯这样,夏黛雅不禁有些心疼他,想起了还在上大学的弟弟,不过,他看起来可比夏黛雅还大。

    尼克斯把面包的包装撕开,然后优雅地吃着面包,吃相很雅观,举手投足间,让人觉得像是富家公子。

    “面包有些干,别噎到。”夏黛雅把里面的那盒牛奶拿出,插上吸管,递给尼克斯。

    “谢谢。”尼克斯感觉自己当初的想法是对的,其实还是有不注重外在的善良姑娘,“如果可以,做个朋友?”

    “不用谢,当然可以。”夏黛雅其实对人的性格一点都不在意,她觉得内心美,是真的美,有的人,在外对人温柔大方,实际却蛇蝎心肠,让人觉得恶心。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明明刚才尼克斯的话很礼貌,可语气里却隐隐约约地有一些命令感。

    尼克斯此时觉得伪装没有白白伪装,因为他认识了一个很善良的女孩,可是他心里还是不会百分百相信夏黛雅。

    唐晴和米可在旁听见,两个人大眼瞪眼的对看,震惊地都不出话来,她们和夏黛雅认识那么久,也知道她温柔好交友,可尼克斯…也太高冷了吧…

    “你……雅雅是不是傻掉了……”米可看着他们,愣愣地问夏黛雅。

    “她没傻,就是我们看傻了。”唐晴也是很惊讶,为什么夏黛雅到哪里都自带人缘开挂。

    “嗯……”米可还是没能缓过神,因为那个高冷,仔细看还很好看的大冰块竟然主动和夏黛雅交朋友。

    直到下班唐晴和米可两个都没缓过来,一直呆傻着,她们还是想不通尼克斯为什么想和夏黛雅做朋友,而夏黛雅为什么就那么答应尼克斯了,两个人朋友交的真简单。

    三人坐在车上,刚开始显的格外安静,都愣愣的,唐晴和米可愣的是夏黛雅和尼克斯交朋友的事,而夏黛雅愣的是她们两个今天为什么不话的事。

    这种安静,僵持了好久。

    “雅雅…”米可突然开口,看向夏黛雅。

    “嗯?”夏黛雅疑惑地看着她,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她刚才那么安静,而现在话又傻愣愣地。

    “那个,我们去湖边的公园看看吧,那里的石子路应该全部重新修整好了,听用的是纯白的鹅卵石呢。”唐晴着,就冲米可眨眨眼,她知道夏黛雅不喜欢看外表,所以就不想让米可继续下去。

    如果米可了,米可又会被好好教一顿。

    “好呀。”夏黛雅点点头,她也想知道现在的湖边的公园怎么样了,那可是花了一年的时间,把它全部翻修了一遍。

    很快,车开到了那个公园,夏黛雅看着路边的花树,都愣了,花树都以粉白为主,十分浪漫,幽香四溢,一阵风吹过,吹落不少花瓣。

    米可用手接住花瓣,然后双手合上,走到正在悠闲自在地赏花的唐晴身边,调皮地:“我这里有好东西,给你看看。”

    “嗯?什么?”唐晴转过身,疑惑地看着米可。

    米可打开手掌,用力一吹,瞬时间,唐晴的长发上都是花瓣。

    ”雅雅!你快过来看!”米可拍着手,脸上一脸得意。

    “嗯?”夏黛雅转过头,刚转过头,就见唐晴的头发上都是花瓣,“噗,是你干的吧。”

    “米可,以后我不会给你买零食了。”唐晴装作生气的样子。

    “哎呀,谁给你弄得,我给你弄下来哈。”米可开始了假装失忆。

    “噗……哈哈……”夏黛雅和唐晴看到米可这样,两人都笑了。

    而她们身后的树后,竟是早上烤肉店的那个女孩子。

    尼克斯在她们下班离开的时候,还在那码文件,文件太多了,还要帮她们修改,这些都是家常便饭,只有一些大公司的,或者重要的才让他写,因此,他闲了很多,所以,这些活他自然地揽了下来。

    到了夜晚,那些文件总算码完了,他整理好后,把它们放在一旁。

    “真是累人…”尼克斯卸下了白天的伪装,恢复了自己正常的声音,那声音充满磁性,听了让人着迷。

    他头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手自然搭在椅子把手上,双眼闭合一动也不动,安静地在椅子上休息。

    皎洁的月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他的侧脸上,眼镜后的睫毛长长的,像个扇子一样,鼻梁高挺。

    过了一会,尼克斯睁开眼睛,站起身整理了一下桌面上的文件,然后把自己的背包整理好,他不经意瞥见纸篓里的面包包装袋和牛奶空盒,嘴角上扬,勾出一抹温柔的笑。

    他把背包整理好,甩到肩上,大步走了,这时,他的气场和平时的气场,相差的判若两人。

    尼克斯到楼下,走向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的迈巴赫,开打车门,坐了上去。

    “少爷。”司机见尼克斯来了,连忙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走吧。”他边着,拿一旁的卸妆水倒到卸妆棉上,把眼镜摘下,然后用卸妆棉仔细地擦抹着脸。

    此时尼克斯心里其实有些别扭的感觉,自己为了伪装竟然都学了化妆,真是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的。

    用卸妆水擦过脸后,他脸的皮肤瞬间变得白皙细致,竟然比一般女人的还要好上一些。

    “公司出新设计了吗。”尼克斯动作不紧不慢,把用过的卸妆棉精准地扔到垃圾袋里。

    “嗯,是的,是一款少女款首饰,约翰想让您过目看一下。”司机话语不带一点拖拉,直接把重点了出来。

    “好。”尼克斯完,抓起头发,扔在一边,原来,那遮眼的头发,只是假发,并不是他自己的头发。

    一张十分帅气的混血儿的脸赫然出现,像是从漫画里走出的人物,高挺的鼻梁,樱粉薄唇,脸部线条柔和,一双深邃的眼睛,有几分阴柔美,但更多的是刚硬。

    更让人痴迷的是他那一头稀有的银发,整个人像是一个精心制作,手工定制的bjd娃娃。

    他拿起一面镜子,看看自己的脸,发现只剩墨色的美瞳没摘,就把镜子放在了一旁,然后闭目养神,不知为什么,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自己一个男人竟然会化妆…尼克斯以前从来也没想到,这时竟有些嫌弃自己。

    “嗯?少女首饰…”尼克斯睁开,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的天,你真是疯了,真是佩服你今天中午的话!”米可一边吃着薯片,一边抱怨着夏黛雅的“轻浮”。

    “尼克斯工作很认真,而且只是朋友,又不是恋人,有什么着急的,而且,仅仅是朋友,可不要想多了。”夏黛雅仔细地把面膜包装打开,然后动作轻柔地敷在脸上。

    “真是,糖糖都傻那了,做梦也没想到你就那么答应了。”米可仍旧喋喋不休地着,粉红的嘴一张一合的。

    “米可,哎…”夏黛雅微微皱眉,话里有些无奈。

    “好了好了,不就是了。”米可识趣的闭上嘴,有时她甚至怀疑夏黛雅是不是同,为什么丝毫不在意男生的外表,实在费解。

    “跟你讲,人不能看外表的,就好比毒蘑菇,外表好看,却有剧毒。”夏黛雅坐到她旁边,开始教。

    “哎呀…又来!”米可有些委屈…

    “谁让你不长记性的。”

    “哪有,哎呀,别用抱枕砸我,哎呀,我错了,大姐,我错了。”

    “哈哈,看招!”

    寂静的夜晚,她们合租的房子里满满都是温馨。

    而此刻的唐晴坐在摇椅上,悠闲地看着手里的书,时不时地端起旁边的复古茶杯,喝一口醇香的奶茶。

    也不知是不是暖黄的灯光照耀下,唐晴的眉眼中,多了一丝乖巧安静,此时的屋内,只有她翻书的声音。

    这时,她的电话铃突然响了,唐晴听见后,眼中明显有一丝厌恶感,微微皱起眉头,但很快舒展开来。

    唐晴拿起电话,发现是陌生人的电话号码,虽然疑惑,但是还是选择了礼貌性的接通。

    “喂?请问是哪位?”唐晴的声音感觉,既温柔又礼貌。

    “……”过了许久,电话还是没传来对方的声音。

    唐晴皱皱眉头,把电话从耳边拿开,疑惑地看着手机,看到对方还没挂断,唐晴更是不解,心想:明明没挂,为什么没有声音?

    “喂?请问?是打错了吗?”唐晴仍旧很有礼貌地去问对方,硬是把刚才的不悦和不耐烦压了下去。

    “唐晴,22岁,血型,b,生日,十二月三日。”电话里传来用变声器变声的声音,像机械朗读一样,没有感情,在这漆黑的夜晚,听着有些瘆人。

    刚听时,唐晴着实觉得心里毛毛的,不过她缓过神来一想,这些信息认识她的人都知道,不过总和她调皮的,却不多,她貌似知道吓她的人是谁了。

    “可可,别闹了,真是,还以为谁呢。”唐晴认定了,就是米可,要不就是夏黛雅。

    不过米可活泼调皮,总是喜欢做恶作剧,所以唐晴才觉得是米可的可能性大点。

    “嘁,竟然被发现了。”米可关掉变声器软件,不开心地撇撇嘴。

    “吓人没成功吧,糖糖可不是那么好骗的。”夏黛雅无奈地笑笑,早就料到的样子,仍旧悠闲地看着电视。

    “我就吧”唐晴像个孩子一样的得意。

    米可鼓起腮帮,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像只河豚一样。

    “诶,知道吗,你这样我特别想戳你。”夏黛雅探过身子,托着腮帮看着米可,一脸想的样子。

    “何止是想,你是经常。”生无可恋的米可一脸颓废地看着夏黛雅。

    “哈哈,糖糖,你都不知道现在米可什么表情。”夏黛雅冲着电话大声道。

    “好啦,别闹了,快睡吧,当时刚听得时候,确实有点害怕。”唐晴实话实,但是主要原因,还是想哄着米可快点睡觉。

    “看吧略略略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去睡觉啦亲爱的糖糖晚安你们聊吧”米可得意地看着夏黛雅,边边摇晃自己的身子,在和夏黛雅炫耀自己是多厉害。

    夏黛雅看着她像一条泥鳅一样,装作嫌弃的瞥了米可一眼。

    米可傲娇地仰起下巴,大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糖糖,你都不知道刚才米球那玩意是有多得瑟。”夏黛雅笑着道,一想到米可那孩子王的做派,就想发笑。

    “嗯,能想象出来。”唐晴笑了,这时她放松了不少,她还是喜欢和自己的闺蜜在一起,哪怕隔着手机聊天,她也觉得开心。

    “都十点了,糖糖大美女,要赶紧睡了哦然后明天过来接你可爱的两个闺蜜,我们再好好聊。”夏黛雅看着墙上的钟,虽要早睡,但是她还没聊够。

    但转头一想,工作是给钱的,嗯,好好工作,升职加薪不是梦,还是睡觉吧,早睡早起,明天好工作。

    “嗯,好,晚安啦”唐晴一想到明天还能见到她们两个,心情又舒畅不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婚宠万千追冷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