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心情
    盛夏的夜晚,让人感觉有些吵,毕竟那么热的天气,还要听一些昆虫“聊天”,她们租的公寓在四层,可夏黛雅还是能听见,她不禁摇摇头。

    夏黛雅还是喜欢安静,她看了一眼电脑屏幕里码了一半的文案,有些不知道什么好,她叹口气,有些无奈。

    这是夏黛雅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夏黛雅知道是米可约会回来了,她急忙过去开门。

    刚开门,米可就快步走向沙发,抱着沙发抱枕蜷坐在沙发上,异常安静,一脸气呼呼的样子,如果照平常,她肯定叽叽喳喳地她和男友约会的事。

    夏黛雅略猜到一二,但是决定不破,给米可倒了一杯牛奶,然后坐到她旁边柔声问:“怎么了?”

    “哼!气死我了!”米可把沙发扔到一旁,像个炸毛的猫一样,光是看着她的眼睛,都感觉她的双眼在喷火。

    “嗯?怎么回事?你和他吵架了?”夏黛雅觉得很有可能是她和男友吵架了。

    “嗯,我让他明天陪我看电影,可是他不同意!”米可喝口牛奶,把杯子重重地放到桌子上,牛奶被震得溅出来一些。

    “乖啦,不气,不定他明天有事。”夏黛雅摸摸她的头,努力安抚她。

    “啊…闹心!”米可嘟起嘴,抱着抱枕的手臂又紧了紧,特别不高兴的样子,活像个鸭子,“可是他我总是要去看电影,他根本不喜欢看。”

    “或许他今天心情不好呢,明天就好啦,快睡觉吧,都快十点了。”夏黛雅抬头看看时钟,然后转头对米可道。

    “好吧!哼!他明天如果哄我,那就安然无事”米可大摇大摆地走进自己的卧室,心情明显好不少,突然,她转过身对夏黛雅做了一个鬼脸,“晚安”

    “嗯,晚安。”夏黛雅突然有了些灵感,加速码字,她可不想熬夜。

    米可其实是想劝她,可是她知道根本劝不住,只好撇撇嘴转身关上门。

    而门后的米可,泪眼悄然落下,很轻,像是没有一般,她不是傻瓜,已经看出她男友不爱她了,她只是不想承认。

    这个想法,不是经过一天两天积累的,照片中,反光桌面女孩的背影,还有挑衣服时给她发的照片中,那撮栗色头发。

    无一不是证据,只是她不想承认而已。

    她越想越伤心,怕哭出声,连忙捂住嘴巴……

    夏黛雅又想起什么一样,又担心地回头看了一眼米可地房门,因为她担心米可这受气不,还不会和男友撒娇调解,会被她男友厌倦。

    果不其然,第二天七点半,米可的男友发来短信分手,还把她所有的联系方式拉黑了。米可原本声地在屋里哭,可是半个时后,哭得声越哭越大,夏黛雅听见后忙打电话叫来唐晴。

    因为她知道,自己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有些慌乱,她怕安慰不了伤心的米可。

    于是赶紧拿电话拨通唐晴,让她过来帮忙。

    “亲爱的,别哭了,没事,还有那么多男生呢,哭什么,又不止那个渣男一个。”夏黛雅给米可递纸巾,有些心疼她。

    “呜…咳…可是…可是他我不温柔,又无理取闹…呜…”米可接过手纸,用手纸擦擦因为哭而红肿的双眼。

    “没事,那种人我们可可不要,还有挺多好的呢,不哭。”唐晴摸摸米可的头,轻声安慰米可。

    “呜…啊…”

    “哎呀,别哭了…”

    “就是呀,世界上的男人多了,不差他。”

    公寓内只有安慰声,和大声哭闹的声音…

    在一栋别墅旁的花园里,一把深蓝的大阳伞下,有一人带着墨镜在躺椅上悠闲自在地躺着,享受着正午艳阳高照的美好时光,修长的腿交叠着,只穿了一条纯色海滩短裤,上身裸露着,皮肤麦色,八块腹肌一块块的很明显。

    这时尼克斯走过来,伸手将他的墨镜摘下:“去找工作。”

    “what!?我这不是在找?”艾伦猛地弹坐起来,很不服气地反驳道,因为突然间看到刺眼的阳光,不由得让他眯起眼,满脸的哀怨,瞬间气势少了一半。

    从样貌看,他和尼克斯的样貌有五六分的相似,不过他的样子有几分稚嫩。

    “那我真是没看出来呢。”尼克斯双臂环胸,靠站在罗马柱旁,带着玩味地看着他。

    “啊…真是,哥,你过来做什么?”艾伦抱怨道,他抬手烦躁地揉揉头发。

    尼克斯走过,拿起艾伦旁边冰桶里的红酒,打开酒塞,给自己倒了一杯,他抿一口红酒,细细品尝后,微微勾起嘴角,随后把酒杯放下:“一般吧,但你还是挺会享受。”

    “那是,人生在世能几时,如果不潇洒一回,不就浪费了?”艾伦继续躺下,悠闲自得。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尼克斯双臂环胸,看着躺在躺椅上的艾伦。

    听到这个,艾伦猛地转头看向尼克斯,愣了好一会,一言不发。

    “你是…有喜欢的人了?”艾伦缓过神一脸坏笑看着他,一脸等待八卦的样子。

    “怎么可能会。”尼克斯那深邃得犹如深潭的眼睛,让人看不穿他的想法,他不知道自己对夏黛雅的感觉到底是不是那样,只知道有些好感,不大清楚喜欢的感觉。

    因为,自从她走了后,他再也就没喜欢过别人……不过,他父母很着急,最近一直给他找合适的对象,从门当户的大千金对到家碧玉。

    看尼克斯的样子,确实不像谎,艾伦一脸无趣,继续躺在那,慢悠悠地道:“喜欢一个人呢,就是想对她好,离不开她,她和别人接触,你会吃醋…”

    “停。”还没等艾伦完,尼克斯就打断了他,他傲娇的感觉自己对夏黛的感觉,还只是朋友。

    “啊?”艾伦一脸茫然地看着他,自己的正欢呢,他给打断了。

    尼克斯没有什么,静静地抬头看向浅蓝的天空,微微眯眼,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好了好了,哥,我等一会还要出去,跟爸妈一声,不过,我会回来吃饭的,毕竟人家是好宝宝。”艾伦起身,调皮地卖了一个萌,转身就走向屋子里。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有个妹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尼克斯嘴角抽搐了一下,着实地被他可爱的弟弟恶心到。

    米可中午好不容易缓了过来,想出去买点东西吃,唐晴和夏黛雅本来想陪着她,可是米可摇摇头,不想让她们跟着,她想缓缓。

    于是,她这个要买东西吃的女生,一个人走了出来,神情恍惚。

    而唐晴和夏黛雅,在能看见她的地方跟着,鬼鬼祟祟地不想让米可看见。

    这时,迷糊的米可过马路,一辆看起来十分昂贵的跑车正快速要经过,而米可没注意,车子和她擦肩而过,车主似乎看见了,连忙停车,米可看见后,她吓得双腿一软,竟然坐在了地上。

    “姐,没事吧?”那辆跑车上出来一个人,那个人正是艾伦。

    “呜…哇…”米可蜷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唐晴和夏黛雅跑过来,气喘吁吁:“米可,你没事吧,别吓我们。”

    “呜…”米可窝进她们怀里,很委屈地哭着,夏黛雅和唐晴仔细地看了一下她身上,发现没有伤,心里的石头落下了。

    “对不起,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夏黛雅连忙给艾伦道歉,夏黛雅那干净美丽的素颜,给艾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没事,她没事吧?”艾伦看向唐晴怀里的米可问道,“好像吓得不清…”

    “没事,你走吧,她就是受惊了。”夏黛雅连忙摇摇头否认道。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她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艾伦塞给她一张名片,随后匆忙上车,探头对她们满脸歉意地,“抱歉,我还有事。”

    “没事没事。”夏黛雅礼貌性地微微一笑,又看看唐晴怀里的米可。

    听这话,艾伦急忙发动跑车,去赴约了,只留下黑色跑车的背影,夏黛雅有些好奇这个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为什么把这跑车喷黑…一般…不都是骚气的颜色吗…或者…花纹?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米可还是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

    夏黛雅和唐晴,只能在她念旧伤心时,分散她的注意力而已,米可在那段时间,估计是最安静的时候,安静的让人心疼。

    米可那段时间,让人觉得像是落叶枯萎掉,没办法再次有修复能力,变成了树的养料一般的颓废,一个人窝在阴暗杂乱的卧室里,甚少好好打扮,窗帘和窗户从分手那天就没有打开过,都落了薄灰,东西都散落在地上。

    因为这样,还特意和公司请了一个月的假期,要不是公司看重米可的能力,早就应该把她扫地出门了,因为,她只是刚进公司而已。

    而伤心的米可,只顾得想念,她每天都看她男友送的那些东西,时而傻笑,时而伤心地哭泣。

    她竟然想过和他结婚,然后有个可爱的娃娃,再然后幸福平淡地度过一生,也没有奢求大富大贵。

    可是她却没料到分手的这一步,就因为感情中,她最认真,所以她才会被抛弃。

    夏黛雅和唐晴不知怎么办,因为米可完全听不进去她们的“心灵鸡汤”。

    她们只能想办法让米可接触外面的世界,所以,在她们休息的这一天,把米可的房间打扫了,而哭地眼睛发肿的米可,在床上酣睡着。

    怕米可途中醒,然后把她们两人赶出房门,她们尽量安静了,连窗帘都没敢拉开,摸黑地收拾着米可的房间。

    收拾好后,她们像是偷一样地从她房间里走了出去。然后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米可醒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婚宠万千追冷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