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抛砖引玉
    在辽远的天空之下,西凉之地一望无疆,大概再过多少年,这片厚重苍凉的大地也看不出历史的风霜吧,甚至除了风头如刀,都没人能觉察出时间悄悄的流逝。

    但在姹紫嫣红的帝国南方,时间的流逝又种难以言表的风雅:樱花开了几转,徇烂夏花风中盘桓,秋叶萧萧而落,甚至冬雪消融,都能使人惊觉到时光的悄然离去,从而文人墨客伤春悲秋乐此不疲。

    东南名胜雁荡山,因‘山顶有湖,芦苇丛生,秋雁宿之’而得名,又以其风景秀丽幽绝,奇峰迭出,瀑布飞悬著称于世,素有‘海上名山’‘东南第一山’之誉。

    雁荡山区占地广阔,四时之景各有不同,此时正值春光明媚之际,阳光温暖洒在雁荡名山,沁人心脾,所以游人极多。才子佳人携伴而来,吟诗作对,风花雪月,投壶射箭,觥筹交错,对饮成欢;折扇公子翩翩风仪温文尔雅,胭脂丽人低语浅笑依侬。偶有头发斑白老叟负箧卖酒,三十文许便可喝上一大瓢;垂髫稚童相戏追逐,禽鸟去而游人乐也。

    正在闭目聆听古琴音律的才子耳边忽然响起一阵猛烈急促的刀鞘摩擦声,才子皱眉心道:失礼之极,失礼之极。然后才子才意识到古琴声,嬉闹声,在一瞬间都已消失不见。

    大才子惊惶地睁开双眼,只见人群都注视着自己的身后,气氛凝重,才子汗毛紧竖,惊恐地扭头回望,才发现原来事情与自己无关,不禁长出了一口气。抬袖擦掉脸上的冷汗,然后他身体忽然僵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大概是他发现了不光脸上有汗水,裆下也潮湿一片。

    正在捧着木瓢喝酒的年轻人却仿佛感受不到压抑的气氛中,自己正是压力的中心。喝完之后,甚至好整以暇,挥袖揩揩嘴巴,取出一吊钱放到害怕呆立的卖酒翁的手中,轻笑道:“老丈,收好你的酒钱哩。”

    卖酒翁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揣起铜钱,盖上酒盖,挑上担子,匆匆离开。

    年轻人面对眼前的刀已出鞘的刀客,神色自若,道:“各位好脚力,想不到我才到这雁荡胜景半日,各位便又追上我了。”随后扫视了一眼众刀客,问道:“怎么?那位断了只手的好汉这次怎么没来?”

    刀客中为首的汉子脸若生铁,将坚毅冷酷生生嵌进脸庞,此时他面露悲痛,厉声道:“奸贼,你害我沙师弟断臂以致垂危,倘若他性命有所不测,我定叫你不得好死。”

    围观之人中有人忍不住惊呼出声,“他莫非是海沙帮大当家海巨龙?!”

    难怪他会如此失态,海沙帮在东南沿海一带一向极有势力,早些年帮衬着官府做些护运海盐的买卖,但路人皆知,海沙帮真正的大买卖其实是贩运私盐到内陆交易,上头又有着官府的照拂,所以海巨龙、沙巨象两兄弟短短几年便积累起了巨额财富,二人情比金坚,一同在这东南之地闯下赫赫威名。

    年轻人不置可否,仍旧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道:“那么你们此番来寻我就是为了说几句话来让我不痛快吗?”说完一脸笑意地看着众刀客。

    海巨龙旁边的帮众激愤无比,怒骂道:“你这直娘贼,伤我二当家性命,还想活着离开这里吗?”

    年轻人漫不经心道:“可是我直到现在还活着。”

    那名帮众更加愤怒,冲着海巨龙道:“帮主,跟这恶贼还讲什么江湖道义?咱们一块上,也卸下他两条膀子,为二当家报仇。”

    海巨龙暴喝,“得罪了。”随即横刀欺身而上,两丈距离竟是被两步便行至年轻人跟前,但刀锋未及年轻人脖颈,年轻人的腰身忽然像折断了一般,迅速往后倒去,双脚仍扎在地上,刀锋贴面而过,刀风呼呼,一绺头发应声飘落,足见其势沉刀快。

    与此同时,海沙帮的帮众踩着奇异的步子迅速地围上,在两人甫一相接之际便已将年轻人包围起来。

    年轻人这下的腰来不及直起,海巨龙便已变化刀势往下剁去,势必叫年轻人身首异处,与此同时,两把刀子已经横削向年轻人小腿,狠辣无比。

    要知道,当时的情况实是似缓而急。

    年轻人双脚忽地离地而起,单手撑地,双腿摆动,身形飞转,顺势踢开了海巨龙的刀,避开了狠辣的两刀,也将两个干瘦汉子踹出战圈。

    落在远远观望的江湖人士眼中,这一手实在无可挑剔,教人忍不住拍手叫好。兔起鹘落,无论力道,角度,速度,都恰到好处,尤其使人觉得震惊的是年轻人对于战局时机的掌控,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往往随手一记平常无比,随便一个江湖男儿都能使得的招式,都有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于逆境中强行扭转局势。

    海巨龙不愧一帮之主,他的刀很快。他的刀也很快。

    前者指速度,后者指锋锐。

    仿佛空气都在其刀下能被切割。

    气息悠长,稳健无比。

    但更可怕的是,海沙帮众人似乎懂得一种奇异巧妙的合击之术。相互之间配合之下,攻势竟绵绵不绝,犹如汪洋大潮,一气呵成,承前启后,起承转合,永不停歇,永不枯竭。

    年轻人却显然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围攻了,面上不慌不忙,置之绝境仿佛也看不到他会皱一下眉。只见他右手作掌推掉向他抢攻而来的朴刀,一拳击在海巨龙胸口,海巨龙踉跄倒退一步,强自止步,不顾气血逆行,扬刀再上。

    年轻人哈哈大笑:“哈哈哈,我看几位这七星阵法尚不纯熟哩。”

    说完余光看了一眼右边天璇位,手上拆招不断,直视在他面前的海沙帮众,道:“天璇、天玑可不是这样转换的。”虽然拆着招,说着话,但年轻人的大部分注意力仍是在海巨龙的身上,此刻他感应到海巨龙的刀将会从背后袭来。前后同时有刀袭来。年轻人该怎么办?

    霎时之间,人们便看到了年轻人的应对方法:佝腰别过面前的海沙帮弟子的手臂,两刀相接,面前的海沙帮弟子手臂瞬间被帮主的大刀震麻,手中的刀也落到地上。

    年轻人微微一笑,攥拳击在海沙帮弟子身上,那名弟子倒飞十丈余,口喷鲜血,神色委顿,眼看活不成了。

    在其身后的海巨龙大怒,刀法更加迅疾狠辣。年轻人感受到背后的强烈杀意,不屑地一笑,欺身往前,占据阵法摇光位,然后他便迅速感受到了众人之间那股隐隐约约的联系,由于阵法牵引气机互通的联系。

    巧妙牵引之下,海巨龙的刀前总是自己的帮众,而海沙帮弟子攻向年轻人的攻势也都悉数被转嫁到了帮主那里,众人大骇。

    若是有强者在旁观战,想必会发现这其中的玄机。七星阵法演变自北斗大阵,最讲与天地沟通,每个人便都需要成为一方天地,方可镇压强敌。于是需要气机互通,才能增强了彼此的联系,彼此之间配合无碍,一阵便只若一人,那可当真是千手百臂,莫不能防。真正的北斗大阵早已失传,相传真正的北斗大阵万人一位,大阵运转起来生生不息,号称百万雄师莫能陷。

    这七星阵法虽然残缺,但在气机联系上的要求却更要强烈,所以不自觉地,海沙帮弟子的气机便被位于阵法中枢的年轻人所牵引。

    海巨龙暗忖道:没想到这小子年纪轻轻,内力却已高深至此。当下便先泄了气,喝道:“我帮弟子听令,不要管阵法,现在你们各自为战,与本帮主一同绞杀这厮。”

    虽然如此说,但此刻大家气机相连,谁敢轻易撤力?万一这恶贼顺势再将真气灌入,那岂不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所以在年轻人的有心牵引下仍是海沙帮众打海沙帮主,海巨龙心中恼火,现在势成骑虎,实乃两难局面。

    海巨龙无奈,震退迎上来的两个帮众,抽身而回,收刀而立。道:“小兄弟天纵奇才,人中龙凤,从今以后,你与我海沙帮的恩怨便一笔勾销了罢。”

    年轻人卓立众人间,豪迈大笑,道:“海帮主言重了,小子以前多有得罪,只要贵帮肯不与我为难,小子也很乐意交下海、沙贤昆仲为朋友。”

    听到年轻人提到自己师弟,海巨龙皱了皱眉,很不甘心。

    不过随后,年轻人便将自己的真气一放一收,未曾再伤及海沙帮一人。只不过海沙帮众人被吞吐的劲气弄得人仰马翻,倒在地上。

    海巨龙眉头锁得更深,心中暗道这家伙故意折人颜面,实在可恶。

    不过这可实在是冤枉年轻人了,刚才情势如果年轻人不先放再收,伤到的便是自己了。

    年轻人昂首挺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扔给了海巨龙,道:“大还散。”

    “大还散?”海巨龙明显吃了一惊,拱手道:“此等疗伤圣品,我替师弟谢过小兄弟。看来师弟可性命无虞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