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锋芒
    “我反正孤家寡人,无处可去,便也上了这艘宝船。不过我虽然平时疏于交际,在京中相识纨绔也不少。所以我在济南的消息想必也会传入家中,幸而这船顺流而南,我到时下船再往他处去也就是了。”

    “要说这郡主,真真是个美人,无怪会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人争相逢迎。但她又眼光奇高,要求这夫婿的品格,才貌均是上上之选方可。你听听,这自古以来都是男子挑选女子,这善扬郡主行事乖张,这婚后还不是个妥妥的河东狮?我自觉无法驯服,便自顾自喝茶,吃些小茶点,不去理会。这时候便有热血方干的少年起身质疑,‘不知郡主这上上之选是如何考校,天下英杰汇聚于此,郡主不妨划下道来,咱们也好看看这郡马爷须得如何人中龙凤?’”秦离焱模仿着那人说话的语气,手上还一时作揖,一时挥舞增强语境。

    “郡主倒也知礼,言道不是考校天下英雄,只为了能选个心仪的伴侣云云,总之一派谦和。然后便又有人起哄,说什么武无第二,过过招便知道谁是真的行,但文无第一,不知要怎么比。然后又有人趁乱起哄,那既然这文比不了就先拳脚,兵刃比个高下。”秦离焱苦笑不得,“这好端端的大家闺秀相亲,生生成了草莽比武招亲了不成?这郡主神色宁静,也不以为忤,待到众人叽叽喳喳说了一通之后,郡主才不慌不忙,道出如何考校。”

    “原来善扬郡主早就命人在船帆上束了一面旗帜,那旗上书有一行大字,却是一副对子的上片,考校的方式便是这满船英雄能夺得旗帜,并对出对子。”

    郑万厦心中感慨,这善扬郡主真是巾帼本色啊,如此考校方式独树一帜,当下便忍不住问道:“后来呢?”

    “这宝船本不依赖风力航行,舱底自有人力带动,这旗帜正束于军旗旁的副旗位置上,高愈五丈有余,副旗干与主旗杆相距也有三尺,全然无法借力,若非身负绝顶轻功,焉敢上台丢丑?久久无所动静,郡主好整以暇,全然不急。第一个上台丢丑的人说来也算我的熟人。”秦离焱却有些幸灾乐祸,“他是兵部尚书的次子,名叫杨仲奇,在京城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斗狠争凶,也算有些本事。他的轻功根底平平,但仰仗身强力壮,便像个猴一样徒手爬上旗杆,但旗杆太高,好不容易爬到堪堪够到旗帜的地方,向诸人讨要墨笔,便有人扔出了笔,正好打在他的,嗯,双股之间,然后他狼狈掉下,总算连连又抓了几把旗杆卸力,才没被摔死,不过也狼狈之极。江湖人本来就不喜权贵作态,便有人发声嗤笑京中子弟,杨仲奇面上挂不住,当即下了船。”郑万厦不明白他为啥要如此详细地描述杨仲奇的丑态,待看到他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就明白了,道:“其实这杨仲奇也算个人物,敢于出头,也没有仗势压人。”

    秦离焱肃然道:“的确如此,仲奇虽然鲁莽,却颇有君子之风,不会挟私报复。”

    “后来见人辱及京中子弟,船上的京城公子哥们便都出头了。其实京中子弟也不乏真正的高手。后来便上了一个人,不过他不是那些纨绔,而是纨绔的扈从,锦衣卫千户左从义。他也并非轻功绝顶之人,不过他善用巧劲,提气一跃便有二尺,拉住左杆借力荡向右杆,然后踩着右杆又扑向左杆,如此三跃便触到了旗帜,然后他取下旗帜,便飞身而下,这显然违背了规矩,众人吵闹,左从义径直将旗帜拿给了宋星,这宋星最是可恶,仗着他爹是征西大将军,平日里没少欺男霸女。不过宋星显然不会这么轻易得逞,郡主见人违规,便又重申了一便规则:夺得旗帜并对出对子的人才有资格。这宋星又搬出自己老父的威名,霸道无比,最终还是让他就这样拿到了旗帜。”

    想到佳人要与这等货色相伴,郑万厦眉头也是紧皱,秦离焱道:“不过呢,这宋星也是彻头彻尾的脓包,别人已经将旗帜送到他的面前,但这对子,他还是对不出。”秦离焱语气中满是不屑,“他赖以持重的家世对于善扬郡主也并非高不可攀,所以只能悻悻作罢。郡主又命人将旗帜重新挂上,只不过这一来,大家都看到了旗帜上的对子,都皱着眉苦苦思索,场上更加门可罗雀。”

    郑万厦好奇问道:“那上片是什么?”

    “方若棋盘,圆若棋子,动若棋生,静若棋死。”

    秦离焱说完看了眼郑万厦,问道:“兄弟可能对得出?”

    郑万厦沉吟片刻道:“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聘才,静若得意。”

    秦离焱大惊,“兄弟竟如此了得!”

    郑万厦道:“兄台抬举我了,并非我能对出,乃是多读杂书所致,此是唐时名相李沁七岁时与玄宗所对的对子。”

    秦离焱静默,片刻后道:“这京中士子都让经史子集,八股作文束缚了思想,又有谁能像兄台这样博闻强记,饱览群书呢?”

    郑万厦师从公孙述,公孙述何许人也?比之刘伯温,姚广孝也不遑多让,是一个真正的通才。也难怪郑万厦能有如此见识。郑万厦问道:“后来呢?旗帜被谁夺到?对子对出来了吗?”

    “最后什么牛鬼蛇神都跳了出来,我第一次行走江湖,自然认不得那些好汉,他们实在对不出对子,又互相扯皮,互相便约定了谁能先夺到旗帜,谁便能做老首辅的乘龙快婿。然后所有人一拥而上,场面混乱之极,身为主人的郡主姑娘却也不出面阻止,任由情形恶化。”

    郑万厦道:“这姑娘倒是聪明,这样一来,夺到旗帜的人若是心仪,便大小也是个武功高强的少年英侠,索性凑合嫁了也可;若是心中不喜,大可推脱没有承诺,也不会落下口实。”

    秦离焱没想到这郑兄弟居然也如此鸡贼,淡淡笑道:“你还别说,夺到旗帜的还真是个少年英侠,和兄弟差不多年龄,轻功却是高明无比。这抢夺旗帜时,人人争先,所以这旗杆底下人堆人,人垒人,实在不成体统,这佩剑少侠便踩着这人脊背,那人大腿,这人脑袋,那人肩膀,飘逸无比,只是虽然有人垫着,距离那旗帜仍有五丈距离。这苏少侠提气一跃,只再借力一拉,便轻飘飘立在了旗杆之上,也不去夺那旗帜。高声道:‘某乃西蜀灵剑苏寅。’他喝住众人,又对郡主说:‘苏某可凭手中剑遨游天地,安身立命,百无一用是书生,希望郡主放宽限制,免去苏某卖弄文字丑态。’说完便刷刷刷将旗帜划成了十余条长宽一样的布条。”秦离焱眼中凝重,“这苏寅剑法当真了得。”郑万厦想了一下,旗帜柔韧,纵是快刀割裂也需要两端受力拉住,才好切割,但这苏寅只是借助风力的拉扯,便能切成宽度一致的布条。这番眼力与使剑的手法实在高明。便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秦离焱又道:“不过这郡主反而不高兴苏寅对读书人如此相轻,又什么立心,什么开万世太平的……”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郑万厦补充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还说什么读书人存续文明,教化天下,是多少武夫无法替代的。苏寅口拙,自知辩不过堂堂郡主,留下一句——‘苏某命中唯剑耳’便跳下船头,居然横渡运河而去。”郑万厦心中凛然,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只怕剑法造诣与轻功都在自己之上。郑万厦自己也是用剑之人,不自觉地会将自己与其他用剑之人进行对比。又想起了之前合自己与秦离焱二人之力才能抵挡的周灼华,霎时间意识到自己要是独当一面,还不行。其实郑万厦这个想法有些妄自菲薄了,他的武功即便达不到一流高手的水准,亦是二流高手中的佼佼者了,凭借其武功的广博,更是不输一些门派宗师,尤其是郑万厦年纪轻轻,在年轻一辈中的对手一只手也能数得过来。但也许公孙述也没想到,现在的江湖居然如此热闹,接连有年轻的天才涌现。自宁万川傲视人间之后,江湖如此盛况尚是首次出现。

    秦离焱的话打断了郑万厦的胡思乱想,“这苏寅一去,旗帜成为碎布条,众人便只眼巴巴地看着善扬郡主,盼望她能给个说法。郡主摇头说既然无缘择得夫婿,便只能顺其自然了,招亲一事就此作罢,远道而来的客人大可在船上住宿,伙食亦有所供应,此船顺流而南却是不改,目的地便是——扬州。途中每经码头都要驻留,所以上下船都请自便。我一想,这不是正好嘛,我人在船上,看这锦绣河山,又能逃离京城,何乐不为?于是便跟着宝船经过月余到了扬州。”

    郑万厦长出了一口气,终于要说到自己趟的这浑水的始末了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