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修罗
    在山东灾情最严重的那些日子里,受灾最严重的鲁东的县城的偏僻之地上倒满了奄奄一息的大肚子,每时每刻都有像这样肚子奇大,四肢却瘦如枯柴的人死去,让人分不清躺在地上的大肚子到底是死是活。三三两两的野狗聚集起来啃食尸体,或是啃食即将成为尸体的大肚子。野狗嚼碎骨头的声音格外清晰,因为除此之外便只剩还在苟延残喘的大肚子的微弱呼吸声。野狗们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甩了甩身体毛发,似乎对刚才的进食很不满意,又没有几两肉,肉还又柴又酸,咬开硕大的肚子,还吃到了一嘴土,真是晦气!野狗如此想。

    然后便环视了一番找寻下一个目标,目标是个还睁着眼的大肚子,不知道那食物还活着没有,野狗想碰碰运气,活着固然很好,因为活着的大肚子要比死去的大肚子新鲜。想到这里野狗伸出舌头捋掉鼻头上的残渣。但又转念一想,这些时日不知看了多少睁着眼实际却不新鲜的大肚子了,也是这野狗无知,若是它知道人类世界有句话叫死不瞑目,也许它会感叹:死不瞑目,古人诚不欺我。

    幸运的是,野狗看到了那大肚子的眼珠转向了自己,看着自己,竟不知是眼神中是麻木还是不甘还是解脱还是认命,只是分外悲凉就是了。野狗摇了摇脑袋,目露凶光便朝那大肚子走去。

    但野狗比眼前的大肚子更先死去,甚至它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会死去,然后便死去了。死因是身首异处。然后其他的野狗也死去了,都是身首分离,十余只野狗血溅当场,兼以横七竖八地躺着的大肚子们,此间宛如人间炼狱。

    唯一还站着的人也是血染长袍,宛如修罗。

    还在苟延残喘的大肚子看到凶恶的野狗死了,用尽力气缓缓爬向野狗的尸体,茹毛饮血,与刚才野狗如出一辙。

    修罗自顾在土质稍微松软的路旁挖起了坑,他没有任何工具,只有一把剑。但剑是兵中之王,是习剑之人性命相交的东西,即是说,剑实际上除了杀人便一无是处。所以他用手掘,然后他的指头就一个个出了血,血和着泥被刨到一旁,修罗仿佛不知疼痛,他脸上虽然有血迹,眉间却是一尘不染,蕴着慈悲与怜悯。

    入土为安。他是这样想的,既然不能让他们好好活着,就让他们体面地死去,不用曝尸荒野便是体面,了吧。

    但没人好心地告诉修罗,死人无数,他哪里埋得过来?修罗没有想这些,他花了不少时间,用手挖出了一个大坑,然后起身将那些已经没有气息的大肚子拖到坑里,一边拖,一边喃喃自语:“二十一。”拖下一个时,“二十二。”

    他口中的数字一直念到九十七,他掩上这最后一个大坑,在土馒头上搭了几块石头。

    而那些活着的大肚子终于吃完了野狗肉,带着剩余的力气,爬向了西边,那里有一座大城,知府大人,首辅大人,郡主娘娘都在那里,那里每日都有粥喝。

    但修罗拍拍手,提起了剑,继续往东边走去,东边是更加惨烈的地狱。

    ……

    南下以来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道盘查了,宋星有些恼怒,把车帘放下,眼不见那些粗鄙的士兵就能心不烦了。反正一切有随行的左从义前去打发,依仗自己征西大将军之子的身份,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不开眼的东西会找麻烦。想到此处,宋星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伸手便往靠在自己大腿上的侍女微微敞开的前襟中摸索而去,着力捏了一把,侍女嘤咛一声,不由得抓紧了宋星的手臂,口中微喘,似是呻吟,很是**。宋星大感有趣,俯身便要去索取香吻。

    恰在此时车帘外传来了那呆板迂腐的声音,“公子,军爷说前边再有一道盘查便进入山东地界了。”

    宋星恼怒无比,劈头骂道:“那就走啊,这等小事为何还要跟我多嘴?白痴!”

    外头的声音顿了顿,道:“军爷说这些日子山东地界颇不太平,听说有大虫专食活人。”

    宋星高声道:“大虫?本公子这辈子还没见过大虫呢,走走走,此番正好见识见识。”

    “公子不知,这大虫凶狠无比,属下只怕公子有所损伤。”

    宋星冷笑,道:“左千户,这宋时武二郎赤手空拳便能打死大虫,如今你们锦衣卫全副武装还奈何不得那区区畜生?千户不用太过危言耸听,只往前去便是,本公子无妨。”

    左从义沉声道:“属下遵命。”

    这马车再度行驶起来,那不识相的左千户也离开了,宋星手下便又又动作了起来,俯身往那侍女柔嫩唇上啃去……

    又经一道盘查之后,宋星一行总算进入了山东灾区。宋星想起此行的目的,忍不住嘿嘿直笑:在京城时听闻这善扬郡主要挑选夫婿,听说这善扬郡主美貌无比,若是自己娶了这善扬郡主,不仅抱得美人归,还为父亲争取了老首辅这等强援,从此不至于在朝中孤立无援,只怕父亲也会大大欣慰。而自己也成为了郡马爷,与那可人郡主娘娘夜夜笙歌……

    “公子……”

    “叫郡马爷!”自己的想象被人打断,宋星连忙把哈喇子吸溜回来,免得在属下面前出丑。

    “嗯?”

    “没事,左千户有何事?”

    “公子,前边是处山岗密林,天色已晚,咱们是不是先在此歇息一晚,明日天明再继续赶路?”左从义道。

    这宋星刚刚想到郡主娘娘的柔软身躯,此时恨不得立刻赶到济南,将郡主抱到怀里,听到这左从义又要拖延,老大不高兴,“这天都还没黑,歇息什么?左从义,你可不要偷奸耍滑,继续走。”

    “可是两关的士兵都说这前边有大虫……”

    “没有可是,那只是唬人之语。”

    “属下……”

    宋星已经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了他,“听我的,过了这林子咱们再歇。”便放下帘子,不再说话。

    左从义无奈,抬头看了一眼夜幕已然降临的天色,摇了摇头,向众人喝道:“继续前进。”

    宋星便又埋头与那侍女亲热,全然不知时间流逝……

    一番**之后,宋星才发觉马车停了下来,掀开车帘探头问道:“怎么停下了?”却没人理自己,大家都屏气凝息,似在防范暗中的什么东西。宋星这才想起大虫之事,大骇之下急忙缩身回车,瑟瑟发抖。

    月光惨白,稀稀落落地碎在林间的地上,一阵阴风吹动林捎,渗人得紧。左从义紧握刀柄,眼珠转动,不断警戒四周的情况。

    突然从左侧传来了不同寻常的簌簌之声,右边也有,前边也有,恰有乌云遮住了月光,黑暗中瞧见了无数发着绿光的眼睛,然后那些眼睛迅速向马车扑来,瞬间便到了眼前,借着火把的亮光,众人才看清眼前的怪物,并非大虫,只是些野狗。不过这野狗狡诈凶狠,丝毫不必大虫容易对付,好在这群野狗数量不是很多。

    这些人又都是锦衣卫的好手,身负武功,常人难以对付的野狗,在他们刀下也只能呜呼毙命。野狗颇有狼性,见形势不妙便引众撤离了。

    众人都未有重伤,只是有些不小心的部众被咬了一两口,众人放下心了,稍微处理了一下便要继续出发,左从义道:“各位加把劲,马上就要走出这片林子了。”众人应道:“好嘞!”

    此时乌云仍遮蔽着月光,刚才与野狗搏斗时火把都扔在了地上,现在众人正要捡起火把,忽的一个黑影掠过,一个护卫惨叫一声,便倒地不起。左从义大声道:“大家小心,大虫来了。”当下又将刀拔出,横在身前,使了个‘一夫当关’,严守门户。

    左从义正防范之际,只听得风声掠过,背后便又有一个弟兄惨叫倒地。左从义道:“大家背靠马车,警戒四周。”又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又道:“捡起火把,找出这畜生。”说完扔了刀鞘,腾出一只手正要去捡火把,忽听左边传来呼啸之声,一股腥臭之气涌来,原来是那大虫张口便要朝左从义脖子咬去。左从义反应极快,向前滚去,那大虫一咬不成,举爪又扑了上来,左从义举刀架住猛虎双爪,却感受到虎爪之上的力道沉重得紧。幸好众人反应过来,举刀来砍这大虫,大虫知晓厉害,放开左从义躲进了黑暗中。

    左从义犹自喘息不止,道:“快快捡起火把。”

    众人点起火把,一部众叫道:“在这里在这里。”说完便被那大虫一扑扑在了地上,虎爪一挥便被割了喉。但大虫也因此被众人包围了,众人举着火把,那大虫凶狠异常,左冲右突,又扑伤了不少人。

    左从义大喝道:“畜生休得猖狂。”放下火把,双手持刀便与那大虫对峙,大虫吼啸连连,沉势欲扑,左从义持刀凛然不惧。

    大虫扑来,左从义挥刀砍去,逼得虫扑开。这与野兽搏斗任你招式多么精妙,只要你心存惧意,保定有死无生,因为它们不是人,见了血只会更加疯狂,不死不休。

    大虫虎尾一掀,重重抽再左从义的腰上,左从义口中便喷出了鲜血,但那虎爪也被左从义手中朴刀划出了老大口子。左从义吐血之后,一众锦衣卫更是害怕,拿刀的手也在不住颤抖,那大虫却越发振奋,生生撕开众人包围,咬伤两人逃往密林。

    听到没有声息的宋星小心翼翼掀开车帘,看到众人,不见大虫,开口问道:“大……大虫?”

    左从义道:“公子放心,已经没事了。”

    宋星这才放心完全掀开车帘走了出来,问道:“咦?左千户你受伤了?”

    “属下无能。”

    “大虫尸体在哪里?让本公子见识见识。”

    “大虫逃了。”

    “逃了?废物!”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