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贵人
    谁能料到,竟是瞬息之间,身为武林前辈的冯伦居然就栽在了名不见经传的灵剑门弟子手中,周围的武林人士和世家子弟都一脸愕然。只有一人高声叫了一声好,拊掌笑道:“灵剑门弟子皆是如此少年英杰?。”

    这时一个高大的军曹领着几名士兵拨开人群,见了如此情形,环视众人寒声道:“我乃大明水师偏师把总副将方蛟,奉命护卫宝船。为郡主招亲之会顺利进行,也为诸位人身安全着想,此船之上,严禁持械私斗。请各位不要为难方某,若有恩怨,便也下船自行解决,倘再被方某发现有违反禁令者,就地格杀!”说完一口唾沫吐在地上,看着苏寅。

    陆思平上前拉住苏寅衣角,道:“师兄,算了吧。师傅嘱咐我们不要惹是生非……”

    苏寅方才也是一时冲动,师弟脸上的红印让他自责无比,偏生又无法奈何那仗势欺人的绣花枕头宋星,这冯伦还要上赶着捋老虎胡须。此时教训也给了,气也消了不少,便收剑回鞘,冷哼了一声,挪脚侧身,饶了脚下的‘拐剑’冯伦。

    冯伦脸色因刚才的屈辱涨成了猪肝一般的深红色,加上火辣辣的脚印正正印在额头至鼻尖,也是这冯伦长了一张长长的鞋拔子脸,苏寅的脚印居然没有盖完他的脸。想着自己成名日久,今日居然被后辈年轻人一招击败,当真比一剑杀了自己还难受。

    “师叔?你这是怎么了?”

    峨眉派的掌门郭绍安此时终于出现,扶着坐在地上的冯师叔。这郭绍安年纪轻轻便已经继任了峨眉掌门,穿着峨眉掌门人的道袍,梳着一个道髻用道剑形状的木簪插了,长耳阔嘴,眼窄鼻宽,相貌平平,甚至可以说有些丑陋。对比人家灵剑门白衣俊秀的青年才俊,这峨眉掌门人实在磕碜。

    见冯伦一言不发,面色难看,神色低沉,郭绍安看着就站在旁边的灵剑门人,询问道:“苏师弟,这是怎么回事?”

    苏寅幼时曾跟随父亲来到峨眉派拜访,尚是小童的苏寅便被交给了比他大上两岁的郭绍安照料。郭绍安见到眉眼熟识的白衣少侠,想来就是那昔日小童,故而开口询问。

    苏寅幼时,郭绍安对其颇多照拂,二人虽然十几年未见,但那份情谊深深留在脑海,更是显得弥足珍贵。听到郭绍安出言相询,嗫嚅着不知如何开口。

    冯伦黯道:“掌门师侄不必多问了,是我自己学艺不精,在天下英雄面前狼狈丢丑,辱没峨眉名头了。”

    听到这话,苏寅反而有些自责刚才手段激烈,折人颜面,确实有些促狭和不够磊落。

    郭绍安听了之后却哈哈一笑,真也就不再询问,只是对冯伦道:“冯师叔言重了,这江湖比武,胜败乃是常事,若是因胜负之争碍了那追逐大道的道心,才是因小失大。反之,若能够从失败中重拾信心,接续断剑,便离武道真正的海阔天空更进了一步。”看这峨眉掌门能举一反三,生发出这些深刻的道理,语气中亦是掩饰不了的自信乐观。

    冯伦苦笑道:“多谢掌门人教诲了。”

    郭绍安扶着冯伦站起,低头捡起冯伦手杖,心中暗忖:“冯师叔居然连剑都来不及拔出,想不到苏师弟居然已经如此高明。”递给冯伦之后,向苏寅一行拱手道:“在下峨眉派郭绍安,不知各位少侠如何相称?”

    苏寅回了一个晚辈礼,虽然郭绍安与自己是平辈论交,但郭绍安已经今非昔比,成为了一派之尊,自然不可轻慢。“郭师兄见笑了。”虽然恭敬,苏寅口中仍是唤师兄,看来对于儿时情谊仍是看重得紧。苏寅又将自己师弟一个个介绍给了郭绍安,众人一一见过礼,郭绍安笑着赞道:“全是少年英雄,灵剑门真是人才辈出。”语气真诚,倒让灵剑门众人有些不好意思。“师兄谬赞。”苏寅道。

    “来,苏师弟,我向你引见一下。”郭绍安拉过苏寅的手腕,很是亲昵。苏寅这才看到郭绍安身后的蟒袍贵人。郭绍安将苏寅拉到贵人面前,道:“这位是靖安王爷。”苏寅拱手,道:“草民苏寅见过王爷。”

    靖安王笑吟吟地对郭绍安道:“郭掌门,这便是你给我提过的,灵剑门的未来掌舵人?”

    郭绍安道:“正是。”

    靖安王笑得更加灿烂,“哈哈哈哈,免礼免礼,果然一表人材,名不虚传。”

    这靖安王乃是天潢贵胄,太祖子孙,名为朱晟钰,与当今天子乃是同一个曾祖。济南府便是靖安王封地。

    苏寅更是大惑,不明白为什么郭绍安要将如此尊贵的人物向自己引见。莫非郭绍安搭上这条富贵之路,好意关照我?

    其实苏寅不知道,靖安王世子现下便在这峨眉山上跟随郭绍安学习武艺。今日郭绍安前来招亲亦是靖安王动议,靖安王深知郭绍安虽然其貌不扬,却内秀于心,胸有锦绣,否则又怎么可能年纪轻轻便能接任着峨眉掌门,悟出峨眉失传的观应心法?故而想要通过郭绍安与郡主的结合与老首辅交好。种种迹象都表明,老首辅在朝廷之上仍拥有可怕的影响力,甚至老首辅在遥远的扬州还能影响皇帝的想法,圣心难测,但圣上对于这个三朝元老似乎还是极为倚重。

    苏寅哪知这些蝇营狗苟,心中不住腹诽:“这郡主到底怎生个貌美法,怎么连靖安王这等皇亲国戚也想来一手老牛吃嫩草?师叔还非要让我来趟这趟浑水,跟这些人争?拿命争吗?”

    不知道苏寅内心精彩想法的靖安王随意问道:“苏少侠来此也是为了郡主的招亲大会?”

    如此一问苏寅心中更是坚定地认为:“遭了,这厮把我当情敌了,好你个郭绍安,你把我拉来和这小气王爷居心何在?”不过苏寅虽然这么想,面上却恭敬道:“草民只是带着师弟们来见个世面,不敢僭越。”

    “这有什么僭越不僭越的,男婚女嫁本就天经地义,我看苏少侠风流潇洒,只怕这郡主见了也是心喜得很。但本王倒要提醒你一句了,”靖安王凑近苏寅,苏寅一惊,暗道:“果然来了,这有权势的人物惯爱用的招式,威逼利诱,只怕自己若是执意与他争郡主,自己师兄弟的性命难以保全……”

    正胡思乱想,王爷的声音传入了耳朵,“要小心郭掌门呀,他可不是个善茬。”这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也传入了郭绍安的耳朵,郭绍安苦笑道:“王爷,你可莫要拿小人取笑了,苏师弟少年英雄,岂是我能比的?”

    苏寅想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靖安王哈哈大笑,道:“苏少侠少年英雄,郭掌门亦是文武双全,江山代有才人出,你们两位都不要谦虚了。”

    苏寅见这王爷豪迈随和,平易近人,感觉也不是所有的权贵之人都像宋星那般跋扈。

    “卑职水师便营副将方蛟,见过王爷。”高大威猛的方蛟此时单膝跪地行礼,比谁都恭敬。方蛟身后的士兵仿佛从来没见过长官如此作态,都面面相觑,大是疑惑。

    “将军免礼。”靖安王淡淡道:“将军手下儿郎军容很整齐嘛。”见到方蛟所带的兵卒左顾右盼,不知礼数,靖安王眉头轻扬,不是很满意。

    刚站起来的方蛟听了靖安王后一句话顿时冷汗涔涔,转头喝道:“都给老子跪下,王爷在这还不跪下行礼?”说完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辩解道:“请王爷明察,卑职属下皆因见了王爷威严,才魂不附体,有失仪态。”

    只是这些兵士都跪下了,吓得周围的人也的扑通扑通跪倒一大片,一时间倒只有靖安王,郭绍安,冯伦和灵剑门一行还站着,很是显眼。

    靖安王没想到会这样,狠狠剐了这个蠢货一眼,高声向众人道:“郡主于我山东百姓有大恩吧,今日郡主招亲大喜,本王亦只是来此观礼道贺,诸位不必多礼。”然后挥袖便走进了船舱。郭绍安与冯伦便跟着进了船舱。

    方蛟暗道倒霉,分明只是想上前见个礼,也好巴结巴结这位亲王,能被他记住也是极好的。现在倒好了,只怕自己在王爷心里已经是印象极深了。只不过他倒宁肯刚才没有出现在这里了。想起刚才王爷的冷哼和眼神,心中更加害怕。站起来看到这些笨蛋下属还兀自在哪趴着,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去便是一个一脚,“你们这些蠢货,早先不跪,王爷都走了还在这跪个屁,一群笨蛋!从现在起,时刻留神船上动静,用心护卫郡主招亲大会。”说完后仍是不解气,又一人踹了一脚。

    看到那群白衣的持剑少侠后,又转了一副谄媚的面孔,对苏寅道:“这位少侠,你是不是与王爷认识?刚才看到你和王爷相谈甚欢哩。你一定要帮下官再王爷面前多多美言几句,下官感激不尽。”说完又连连鞠了几个躬。

    军爷误会了,草民与王爷并不相熟,方才也是草民三生有幸才能跟王爷说上几句话。”

    “不管如何,若是少侠再与王爷说几句话时,便劳烦替下官美言几句。谢谢少侠了。”

    苏寅感觉很荒唐,今天怎么遇见那么多的怪事?这军曹方才还一副铁面无私的面孔,怎么现下又如此能屈能伸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