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文校
    方若棋盘,圆若棋子,动若棋生,静若棋死。

    场间之人听了无不皱眉苦思。这上联听来简单,无非是以弈棋之道作了一番比喻。妙就妙在这比喻之贴切,棋形方圆,棋子动静,却是立意高远,直指天地之间那最终极的道理。

    苏寅将白布之上的上联大声念出,一来郭绍安早已看过,实在不必敝帚自珍;二来无心婚嫁,这时无人与自己相争,自己又不能再行推辞,势成骑虎。便也存了索性装作对不出的念头,只是看了之后,觉得自己怕是不用装了,又见这上联立意深远,颇有意趣,起心动念,便将之大声念出。

    苏寅立在桅杆之上,江风凛冽,吹得他衣衫呼呼作响。众人陷入沉思,不少公子兀自摇头晃脑喃喃自语,苏寅见状便一脚踩在帆布之上,顺着帆布滑行下来,最后一个灵巧转身,轻轻落在地上。虽然露了一手高妙轻功,但却没人喝彩,因为众人都在苦思这下联如何去对。

    稍顷,一名书生模样的青年举手道:“郡主,在下有一对。”

    善扬郡主见这招亲大会怎么还不伦不类了,哑然失笑,现在这能夺旗的不能对,能对的却又手无缚鸡之力,这要如何是好?“公子请说。”

    那柳行云没有进舱,此刻大声质疑道:“郡主,这对上来的不能夺旗,夺了旗的又不能对上,这要怎么算呢?”

    郡主道:“此事都怪善扬没有提前想好,居然现下出现了如此窘态,实在过意不去,对不起各位了。既然苏公子已将这考题公之于众……”

    苏寅拱手对这高舱之上摇摇一拜,道:“本人行事孟浪,深感抱歉。”

    “无妨。”善扬郡主轻扬素手,又继续道:“今日目的虽是招亲,既然无缘招得夫婿亦没有办法,善扬便自作主张一回,此间不为招亲,只为与天下英雄研武论文。方才苏少侠、左大侠、刘公子之高超武艺已经让大家大开眼界,接下来,不如也让诸多京中士子露露风采。佼佼之人善扬日后定然亲自禀明皇上,加官进爵。盼诸位不吝赐教,也好彰显我大明文华风流。不知王爷以为如何?”善扬郡主转身询问靖安王。

    靖安王微微一愣,扶须笑道:“申侄女自己的事,自己做主便是。回头本王便向皇上说没有物色到理想的郡马爷便是。”

    善扬郡主又面对众人道:“诸位以为如何?”

    一番话语,竟是将自己的终身大事草草敷衍过去了。众人算是对这外柔内刚的郡主有了一些新的认识。那柳行云闻言却是极为高兴,心中暗道:“这郡主见我表明爱慕之意,却又不能力压群雄,便说出这种话来搪塞。想来也是对我颇有爱意。唉,都怪我,没有练好本事,要不这郡主何必还要委屈自己找这千般借口呢?唉~”柳行云自以为明了郡主心迹,便大声出言附和道:“郡主所言甚妥,便是如此了。”一边暗暗下决心,回家后一定要说服父亲去给申首辅提亲才是。

    众人也只好敷衍答应了。

    善扬郡主见大家反应平平,又道:“那便继续吧,先以此对上联为题,谁有对皆可直言。”

    方才那士子踊跃道:“在下有对。”

    “请公子直言。”

    那士子走到众人之前,自报家门:“在下京城读书人许关秦。”缓缓踱步,似在思索,但他方才明明便已有腹稿,现在却跑这惺惺作态,众人心道:真是个虚伪书生。

    踱步推敲一会,士子停步,对那高舱之上道:“文归子舆,武归子龙,德归子路,谋归子远。”

    这士子小片中的子舆乃是孟子,子龙乃是赵云,子路乃是孔子弟子,子远乃是三国许攸,这下联倒是对仗工整,但机械生硬,全然是为了套那对仗,毫无深意与意趣。

    一个袒露胸膛,须发皆张的汉子哈哈大笑,“这算什么狗屁对子?子来子去,一派胡言。”

    那士子见人指责,大怒道:“你这黑厮懂什么,这……这读书人的事,你却在这掺和什么?”

    那绿林好汉模样的黑汉子对那高舱之上的善扬郡主,道:“某乃山西‘黑旋风’李达,不是什么读书人,郡主既然有心考校天下英才,为何这风头只让这京中士子来出呢?”

    善扬郡主哭笑不得,敢情这黑大个抓住了自己那句‘让京中士子露风采’而来质疑。便解释道:“李大侠误会了,善扬无意小觑天下英雄,只是想到此间京中读书人居多,才口出此言。若是大侠觉得不妥,善扬道歉便是。”

    李达见郡主如此姿态,无意刁难,道:“李某只是觉得不一定非得是读书人才能对这对子。”

    善扬郡主这才终于明白黑大个意图,微笑道:“李大侠若有下联可对,直言便是。”

    李达哈哈大笑,并指对那士子道:“好教你这自命清高的臭书生明白什么叫人外有人。”旋即昂首道:“卧似张弓,坐似鼎钟,立如古松,行如迅风。”说完抱手在胸洋洋得意地看着那姓许的士子。

    一对便颇有意思了,将这基础武学的人身形象比作世间万物,将固定的东西引申到了习武练功之中,既合情理,亦殊有妙趣。

    善扬郡主也暗自点头,想来也是没有料到这看起来粗豪的汉子居然有如此智慧。

    众人细细一品,亦是觉得比那书生的按图索骥之言好得多,只不过仍是欠了些神韵,比不上那上联高远意境。

    柳行云纵身一跃,跃至帆前,取出那杆铁笔。众人不解何意。柳行云对高舱之上的郡主高声道:“郡主,在下有对,却想写下来,望郡主恩准。”

    善扬郡主道:“刘公子可要宣纸?”

    柳行云道:“不必,似这大帆才够挥墨。但请郡主给在下一方大砚。”

    善扬郡主向左右道:“取砚台给刘公子。”

    片刻间一个士兵捧着一个瓷盘大小的圆形砚台走到柳行云面前,柳行云的大笔在砚台里一裹,便携出了一地浓墨。想来是没加多少水的缘故。

    柳行云执笔提气,脚尖轻点,跃到了大帆之上,刷刷落笔,左右两字已成。然后旧力已尽,柳行云身子飘到地面,复提气再跃,比先前那两字又要稍矮,,顷刻间又是两字。

    大约一炷香时间,柳行云收笔入袖,背对那气势非凡的一行字。‘黑旋风’李达有惑,“柳公子,你的笔不会把袖内衣物染黑吗?”柳行云横眉以对,不愿回答。

    众人看向柳行云背后那张大帆,只见两行行书赫然并列,行云流水,结字小疏,筋力老健,风骨洒落。全无虚尖飘忽,势尽力竭之态。善扬郡主见了这手颇有大书家气势的行书字体,也是暗暗赞许。

    那‘黑旋风’李达打眼望去,指头一个个指着念道:“柔也太极,刚也太极。”又指到另一行,“轻也起势,缓也收势。”

    原来这柳行云是借这太极以对,但看上联弈棋观理,句句深彻,发人深思;小片亦从太极起手到收势,柔刚之特性皆是太极,辩证地看待了一体两面,一物两性的矛盾组合,但后一句却仍差点意思,轻缓同义,分明重柔而轻刚,又如何与那柔刚之辩呼应?。但这立意,又比那行如风,坐如钟之类高明多了。

    善扬郡主沉吟道:“刘公子果然是能文能武之才。若是能效命朝廷,真乃我大明社稷之福。”

    柳行云听了郡主赞誉,心中大喜,脸上却不动声色,拱手正要自谦几句。忽听场下有一个年轻的声音道:“郡主,我师兄有对。”正是那虞猴儿出言为自己猫儿师兄‘主持正义’。

    冯伦见了船舱之上的靖安王闭目养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又知自己家掌门乃是王爷授意来招亲,先前比武便没有出手,此时再没有表示岂不违了王爷的旨意?便也出言为自己家掌门‘打抱不平’,“我家掌门也有对。”

    众人连翻白眼,你们两个方才还信誓旦旦地对不出来,此时便又被身边之人捅出能对,拿大家开涮呢?

    苏寅和郭绍安真是有些无奈,这种时候命运的相似当真出人意表,两人相隔甚远,否则只怕便要抱头互诉一番这身边之人好意难领了。

    善扬郡主方才还觉得此行收获怕是仅此而已了,便又有两人有对,大喜道:“那就请两位大侠快快对上吧。”

    苏寅与郭绍安对视,郭绍安微笑道:“在下拙见羞于启齿,还是苏师弟先说吧。”

    苏寅拱手道:“郭兄过谦,小弟深知郭兄腹内沟壑,怎么能说拙见呢?”

    然后两人都笑了,郭绍安向善扬郡主道:“既然我和苏师弟都不肯先说,不如郡主给我二人纸笔,各自写下自己所对吧。”

    善扬郡主旋即命令左右道:“纸笔伺候。”

    二人执了纸笔,各自低头书写。

    片刻后将纸条递给侍卫,侍卫又跑上一层船舱顶上,将纸条递给了郡主。善扬郡主接过纸条,看了两人所对,神色很是复杂,众人看不清郡主神色,但见郡主久久不语,心下都很是疑惑。莫非这两人故作神秘,却只是欺世盗名之徒?

    众人等了很久,善扬郡主才开口道:“两位少侠所学当真渊博。”

    众人更是疑惑不解。

    善扬郡主举起二人纸条,道:“两位所对一样。”

    一样?世间竟有如此巧合之事?

    “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聘才,静若得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