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百草
    西子湖畔,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岸芷汀兰,郁郁青青。

    秦离焱凝视湖中浮光跃金,向旁边的郑万厦问道:“郑兄弟,你看这锦鳞浮跃,真令人心旷神怡,你觉得哪个词最能形容此番情形?”

    郑万厦抚胸咳嗽,想起那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名句,艰难道:“此乐何极?”

    秦离焱摇摇头,“非也。”

    郑万厦又道:“心旷神怡?”

    秦离焱又摇摇头。

    郑万厦皱眉试探道:“宠辱偕忘?”

    秦离焱严肃正色道:“是鲜美无比。”

    “……”郑万厦道:“秦兄不要再开玩笑了。咱们啥时候去找那‘百草翁’?”

    秦离焱听到郑万厦的确咳嗽得十分严重,道:“我已经给‘百草翁’传递了讯号,现在等着他来找咱们便好。”

    郑万厦疑惑无比,自己每时每刻都与秦离焱待在一起,他是啥时候向百草翁传递的信号?然后鼻尖传来了一股似是胭脂,若有若无的香味,恍然道:“哦,原来秦兄是借气味向‘百草翁’传递的讯号啊。”

    秦离焱摇头晃脑,道:“然也然也。”

    “可是这气味如此淡,杭州城又那么大,这‘百草翁’又怎么能闻到呢?”郑万厦仍有疑问。

    “郑兄弟有所不知,‘百草翁’早年修行毒经,听觉、视觉都有所退化,偏偏是这嗅觉,变得灵敏无比……”秦离焱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瓶子,那淡淡胭脂香味正是从小瓶子里传出的,秦离焱道:“这乃是‘百草翁’特制的安神小瓶,是不是有些胭脂香味?其实这是从奇花异草中提取出的香料装在小小瓶子里,携带方便,定神精气,我一直随身携带。但之前一直贴身存放,也许是许久没有洗澡,所以兄弟没有注意到它的味道……”

    郑万厦道:“小弟的确,完全没有注意到它的香味。”

    秦离焱道:“兄弟请不要再损我了,只是遇见你时有些狼狈才顾不上好生捯饬捯饬自己。进了这杭州城后,我便将它取了出来,还打开了盖子,这味道淡而不散,若是‘百草翁’的话,只怕百里之外也能闻到这特殊的香味。他闻到了味道,自然会寻来。”

    话音刚落,背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是秦火使吗?”

    秦离焱与郑万厦转身看去,是个满头灰白,面容苍老无须的老者,穿着线脚细密的考究麻袍,手里拿了根手杖,身形有些佝偻。

    秦离焱道:“你好啊,我是秦离焱。”秦离焱虽是在自承身份,却像是通知眼前的老者一般。想来秦离焱的父亲对这面前的老者有庇护恩德,这秦离焱便也全然将他当做自己家奴仆一般的人了。

    老者双目微闭,鼻头皱了皱,嗅了一番,道:“还有一位是?”

    老头耸动鼻尖之时,脸向上扬,落在郑万厦眼里格外目中无人,秦离焱道:“这位是我朋友。”又向郑万厦低声解释道:“郑兄弟,他目力不好的。”

    郑万厦听了秦离焱的话,感到有些后悔,误会了眼前的老翁,此刻便拱手道:“老丈你好,在下郑万厦。”

    百草翁淡淡道:“二位随我来吧。”说完转身便走。

    秦离焱悠然跟上,郑万厦便也快步跟上。西湖旁的民居灰砖青瓦飞檐,错落有致。走在民居间的小巷里又有些不同的雅致感觉,这江南的巷子虽然小而幽深,却很干净,巷子两边的高墙也粉刷得很整齐,头顶的窄窄天空反而令人有些稍微心安的归属感。这小巷倒也神奇,前头看似无路,待跟随百草翁走到尽头,又兀地柳暗花明,前路再现。

    如此左拐右拐,在小巷中不知穿梭了多久,郑万厦都快要失去方向的时候,三人终于到了目的地。

    百草翁推开一扇这江南地区很常见的小门,二人跟随进入之后,眼前一切突然鲜活精彩起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姹紫嫣红,也许正是花季吧,郑万厦打眼望去,便看出不少名品:富贵牡丹、雍容芍药、莹蓝桔梗、淡紫牵牛、纯白百合、火红鸡冠花,还有凤仙花、麦冬、贝母及石斛、莺尾;更远处是美人蕉、观音莲、忽地笑、虎耳草、玉竹、鸢尾、香蒲……郑万厦有些目眩神迷,他跟随公孙老头儿,也略微了解过一些花草常识,但也只在书上看过那重瓣木芙蓉、鸡血藤,更遑论那龙骨藤、观音柳。

    但稍微有些药理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些花草都是可以入药的。只是这么多的药草栽种在一起,不仅有些药物生长环境不同,甚至是相互排斥,无法共存;而且殊多花草,花期也不尽相同,当真不知道这面白无须的老头是如何将它们全部栽种在一起,还能同时开放的。看来这‘百草翁’诨号倒真不是浪的虚名。

    只是郑万厦肺部残破,此时吸入大量花粉,便又立刻重重咳嗽起来。

    百草翁听了,道:“这是淤血堆积,加之肺部遭创,是不是与人争斗时被内力入体?”

    郑万厦吃惊无比,自己方才咳了两声,便被这百草翁瞧出受伤过程,不免心中有些敬佩,恭声道:“前辈明鉴,这可还能治?”

    百草翁道:“既然是秦火使的朋友,便只是小事一桩了。”

    郑万厦心道:秦兄当真面子大着哩。

    三人穿过花圃,又穿过一座长廊,才走到了正厅,想来这百草翁会客待人应该便都是在此间了。

    秦离焱大剌剌便坐在了主位之上,并且示意郑万厦坐在次座。如此一来,面向大门的最尊贵的两个位置便都坐下了客人,百草翁唤来丫鬟,给两位沏上了茶。然后自己在下方的客座坐下,此之谓:反客为主。

    秦离焱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道:“先替我兄弟看看病吧。”

    百草翁应了一声好,便走过来要替郑万厦细细把下脉,郑万厦见老人家站了起来,便也站了起来把手递了过去。只有秦离焱老神在在,仍在啧啧喝着手中的茶。

    百草翁把脉没花多少时间,回身落座,郑万厦便也坐下。

    百草翁道:“脉象倒是不甚凶险,只是根治有些麻烦,需要准备几味难寻的药物。”郑万厦心想这百草翁收藏如此丰富尚且需要几味难寻的药物,那这几味药物只怕真的是很罕见了吧。有些担心,便问道:“是哪几味药?”

    百草翁摆摆手道:“这不劳您费心,过些时日老朽便能寻出这些药物,为您根治。”

    秦离焱松了口气,道:“幸好有你在,要不然就没人能治好我这位兄弟了。”

    百草翁好奇问道:“火使与武氏兄弟交过手了?”

    秦离焱没有说话,举起茶杯看了百草翁一眼,百草翁看了郑万厦一眼,自觉失言,便也举起茶杯,有些惶然。

    郑万厦见二人神色暧昧,似乎有什么事不愿意让自己知道,便道:“前辈,在下见前辈花圃热闹,方才一时之间来不及细细观赏,此番想再去看看。”

    百草翁道:“请您自便。”这百草翁说话带上了一股江南地区的软侬,偏生开口又是京腔,倒显得有些不伦不类。郑万厦感觉有些好笑,拱拱手便朝外走去。

    郑万厦出得大厅,行至那颇为考究的长廊,长廊左旁栽的是青翠的竹子,细长笔直,郑万厦一时倒辨认不出这是什么竹子,竹叶生长,虽然明显经过修剪,仍有些枝节伸到了长廊当中,平添一股幽凉。这长廊柱子乃是朱红大漆所漆,柱子间又以大理石板相连作为长椅;廊顶画得不同壁画,有二龙戏珠,有‘飞天’造型的神女,彩秀辉煌,半藏在院子之中的一片翠绿中,倒是颇有意趣。

    穿过长廊,便又来到了方才刚进门时的花园,此时细细看来,更觉美妙无比,宛如置身仙境。又见到花圃之中好像有人影,郑万厦凝神望去,果然看到了一角青衣,想来是这府邸之中的花奴小厮在打点这花圃吧。

    便也不以为意,踱步便去那处龙骨藤和重瓣木芙蓉处,这两株植物生长在西南山区,郑万厦与公孙老头儿一直在西北隐居,却是一直没有见过这般在险峻山区才能生长下来的奇异植物。便很好奇。

    但还没有走到那龙骨藤处,方才蹲在花丛里劳作的小厮却兀地站起身来,手上还拿着一株刚刚拔起的蓝色曼陀罗花。郑万厦见这人却不像小厮,虽然她的脸上有不少泥痕,看起来便是用手擦汗时不小心蹭上的,而方才所见的一角青衣,原来是绸缎所裁的衣装,袖口露出了鹅黄内衬衣物,腰间所系的是条明黄色丝带,脚下所踩的是一双沾满黄泥的白色布靴。

    郑万厦见了这女子行为,只道她是悄悄来偷些名贵药物的,虽然心中觉得这种行为不对,但女孩看起来人畜无害,便也没有声张,只是低声道:“小姑娘,这样不可以的哦,快走吧。”

    女孩眼睛扑闪扑闪,似在疑惑眼前这奇怪的人在说些什么。

    郑万厦见小姑娘不理自己,便转身离开,打算假装看不见这犯罪现场。

    小姑娘见了怪人转身,展颜一笑,梨涡动人,道:“大呆瓜,你也来摘花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