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疗伤
    夜里,郑万厦吹了灯坐在床上,感觉有些疲累,但还是打算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体。这许多时日过去了,自己的内伤迟迟无法痊愈,牵连着肺部的伤口也无法愈合,若是不能妥善处理,当真会留下后患。他试着沟通自己身体里的内息,想要运行起来,可惜什么反应也没有,自己的内力仿佛消失了一般。

    想来丹田受损,导致无法凝聚内力。这般严重的情况他没有告诉秦离焱,若是苦苦修来的内力被武夷打散,这……郑万厦不敢往下细想,自己只怕也算废了。当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先将肺部的伤给治了,再过些时日看看能不能沟通内息吧。

    郑万厦想着想着,迷迷糊糊便睡了过去。白日与钰儿二人游完了整个西湖,便是晚饭也是匆匆吃完,当真疲累无比。

    第二天,丫鬟的敲门声将郑万厦吵醒,“公子?我可以进来吗?”

    郑万厦连忙套了件衣服,不及系好,踩着鞋便去开门。丫鬟见这位主起这么晚,道:“公子,今天管家要为您疗伤哩,秦少爷让我来唤您过去。”说完便将洗漱的木盆和手帕放到了梳洗台上。把手帕打湿拧干,便要帮郑万厦洗脸。郑万厦匆匆提起鞋跟,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便好。”接过手帕胡乱擦了一把脸。

    丫鬟又道:“那奴婢服侍公子穿衣。”

    郑万厦道:“不用不用,我能穿。”

    却见那丫鬟泫然欲泣,哽咽道:“公子是不是嫌弃婢子身份低微?”

    郑万厦忙道:“没有的事……”

    “那公子为何什么事也不让婢子帮忙?少爷让我服侍好公子,却叫我如何向少爷交待?”

    郑万厦急得咳嗽起来,好不容易止了咳,又不知怎么解释,“这……好吧。”便将两臂一张,一副任人宰割的神情。

    丫鬟见状破涕为笑,连忙熟练地帮郑万厦脱了方才他胡乱套上的昨日衣物,重新系上了内衣的结,取了一套蓝绸外袍帮郑万厦穿上,系上一条镶玉腰带。又让郑万厦到镜前坐下,取了手帕细细为郑万厦擦拭了脸庞,拿梳子为郑万厦将头发梳了,扎了个发髻用玉钗插了。此时镜中的郑万厦颇有纨绔仪态,一张谈不上好看的平凡面孔上也是增添了几分光彩。

    郑万厦有些羞道:“这弄得我都不认识了。”

    丫鬟掩嘴笑道:“公子稍加打扮也是挺俊的。”

    被丫鬟调戏,郑万厦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讪讪笑着,道:“咱们快去吧,别人秦兄他们等急了。”

    于是丫鬟便领着郑万厦去了正厅。秦离焱见了郑万厦人模人样的,道:“兄弟今天好精神啊。”

    钰儿在旁边也笑道:“看不出来嘛,你收拾一番也是挺英俊的嘛。”不过她的后一句话冲淡了前一句话的夸奖效果,“不过你肯收拾自己的时候太少了。”

    被二人调笑,郑万厦有些尴尬。强行尬道:“你们,吃过早饭了吗?”

    钰儿见郑万厦一来就问吃的,扑哧一笑,真不知道这呆子脑子里除了吃的还有什么。

    秦离焱道:“我们都吃过了,不过却不能给你吃。百草翁说了,兄弟今日疗伤,最好空腹进行。所以咱们特意起了个大早,就是不想让兄弟饿太久。”

    郑万厦一听没吃的,有些难过,垂头丧气,只应了声‘哦’。钰儿都被气乐了,笑骂道:“呆子,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吃?”

    郑万厦无力地辩解道:“我没有……”但显然没有什么说服力。

    秦离焱道:“快进去吧,百草翁在里边等你呢。”

    郑万厦这才走进内厅。

    钰儿与秦离焱坐了,秦离焱摆手遣退了丫鬟。钰儿道:“咱们行事隐秘,何必节外生枝?”

    秦离焱道:“圣君要咱们留意公孙述,但公孙述多年来杳无音信,若非好运遇见了郑兄弟,只怕再多时日也寻不到公孙述,跟着他就能找到公孙述。”

    钰儿一手托腮,道:“我还是不明白,圣君何等人物,为什么会惧怕一个糟老头呢?”

    秦离焱道:“小丫头,公孙述有经天纬地之才,哪里是什么糟老头了?”

    钰儿‘哦’了一声,显然并没有听进去,道:“那也不至于因为他,吓得圣君多年不敢大举进犯中原吧?”

    秦离焱无奈苦笑,想必也是不理解,又道:“圣君做事自有道理,咱们只要服从便是。”

    钰儿像是忽然想起什么,问道:“郑万厦知道周家之事吗?”

    秦离焱摇摇头道:“此等机密,我怎敢让他知道?不过周家周灼华武功高强,怕是有些麻烦。”

    但凡女孩,总是不喜欢别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夸赞别的女孩,此时听了秦离焱的话,不屑道:“武功高强有什么用?还不是照样被咱们耍的团团转。”

    秦离焱道:“那灵剑门的弟子呢?他怎么样?”

    钰儿道:“苏寅吗?这人也甚是厉害。不知为何,我们同辈当中强大的人特别多。”

    秦离焱道:“圣君求贤若渴,若是能将苏寅、周灼华还有郑兄弟引荐给圣君,也许圣君会很高兴。”

    钰儿道:“此等琐屑之事,日后再详谈。当务之急是剑林之行。”

    秦离焱沉吟道:“剑林,应该没问题,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钰儿道:“我还是有些担心,这郑万厦看着痴傻,却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

    秦离焱看着钰儿笑道:“这就要靠你了,我看郑兄弟对你似乎有些情义。他若是扮猪吃老虎,你便让他一直伪装在猪的皮肉之下。”

    钰儿有些愕然,原来也是个不谙情事的人,道:“我怎么看不出来呢?”

    秦离焱道:“你,瞎吗?”

    钰儿托腮回想一番和郑万厦相处的经过,觉得这人呆若木头,真没觉着他喜欢自己啊。

    秦离焱没让她想多久,道:“总之,你只要拴住他的心,让他心无旁骛,便不会对咱们的计划有任何影响。”

    钰儿姑娘道:“看了你对他真的有招揽之心哦。”

    秦离焱道:“郑兄弟宅心仁厚,又与我同生共死,说实话,我其实不愿意与他为敌。只不过,他的立场,与我们的立场不一样……”

    钰儿道:“没办法了,实在不行便交给圣君吧,圣君应该能改变他的立场。”

    秦离焱道:“也只能如此了,圣君无所不能。”

    之后二人便不再说话,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西湖龙井。

    约莫两个时辰,郑万厦和百草翁终于从内厅出来了。

    秦离焱迎了上去,见郑万厦气色好了不少,出拳捶了捶郑万厦胸口,道:“好点了吗兄弟?”

    郑万厦假意咳了两声,笑道:“再被你捶几下只怕伤势还得加剧。”

    钰儿姑娘就比较聪明,直接去问百草翁:“他的伤怎么样?”

    “钰使放心,老朽用了艾灸之法将郑公子肺部淤血逼出,又用银针将武夷的阴毒暗劲化解了,只要配合药物将息个几天,郑公子便能恢复如初了。”

    秦离焱听了十分高兴,道:“那可太好了,只要兄弟的伤好了,咱们就是再遇见周小娘皮,也能与她搏一搏了。”

    郑万厦也是脸上挂笑,这些日子一直咳嗽,都快将肺给咳出来了,现在却不一样了,便是呼吸都顺畅了许多。

    钰儿道:“不似之前那般病恹恹的就好。”然后看着二人勾肩搭背,又有些腻歪,道:“但你跟着姓秦的混蛋,指定学不了什么好。还想两个人去对付人家一个女孩子,当真臊死个人。”

    秦离焱是被怼习惯了的,郑万厦病体初愈,心情十分自在,便很轻松地跟钰儿姑娘调笑:“姑娘取笑了,只怕我加上秦兄,亦不是周姑娘的对手哩。况且周姑娘也不像钰儿姑娘这般美丽善良,若是我俩落败,免不了要吃些苦头。”

    钰儿姑娘脸红道:“一天跟着这家伙,油嘴滑舌的东西倒是学了不少。”却又想起这是今天第二次听到那姓周的姑娘如何如何厉害,心中有些不服气,道:“这周姑娘真有那么厉害?你们二位五大三粗的大男人也斗不过她?”

    秦离焱严肃无比,“当真十分厉害。只怕我们俩加上小钰儿才能跟她斗上一斗。”秦离焱想通过对手的强大,掩饰自己无能,脸上神情便格外逼真。

    钰儿道:“那我真想见识见识。”

    郑万厦道:“那现在我也差不多好了,咱们便去吃午饭吧。”

    钰儿道:“你怎么光惦记着吃?”

    郑万厦道:“钰儿姑娘啊,常言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在下这早饭没吃,再不让我吃午饭,那还得了?”说完捂着肚子,一副要死不活的扭捏样子。钰儿被他的丑态逗笑了,便向百草翁吩咐道:“去准备饭菜了。”

    百草翁也是有些乏累,方才一直闭着眼养神,现在听到钰儿吩咐,忙不迭道:“遵命。”

    秦离焱补充道:“多准备些好菜,让我兄弟好好补补身子。”

    百草翁亦答了一声是,便疾步自去了。

    三人在厅内坐了,等待着饭菜做好,不必赘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