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公门
    卢夫人是礼部尚书之女,但雷厉风行,行事果断,在京中也是权贵中小小一霸。虽然嫁作人妇,仍不减当年本色。此时听了有人居然如此蔑视王法,尤其是,自己丈夫辖境的王法;苦主又是锦蓉妹妹瞧上的少年英才,所以格外义愤填膺。

    听善扬郡主说完蜀山灵剑门众人之事,拉着善扬郡主便要去衙门公堂找卢知州主持公道。

    从寻柳巷去扬州衙门路程不远,所以二人没有乘坐马车,步行而去,后边跟着个知州夫人的贴身丫鬟初晴。

    不久便到了扬州衙门。知州夫人抬腿进去,便看到众捕快跑动跑西,风风火火忙成一片。忽然听到有人道:“夫人。”原来是衙门师爷,师爷看到了善扬郡主,也行了一礼,道:“申小姐。”知州夫人道:“现在该叫郡主了。”,又向师爷问道:“师爷,今儿个大家怎么这么忙?”

    师爷这才想起申小姐被皇上册封为善扬郡主一事,点了点头,道:“回夫人的话,我们忙着向扬州城发布通缉令哩。”

    知州夫人惊讶道:“这倒是奇了,发布通缉令也不会急成这样吧?平时也没见你们通缉谁这么积极过啊。”说完从一个捕快手中夺了一张通缉令,展开一看,问道:“这是谁啊?”

    善扬郡主瞥见了,惊呼道:“这不是虞少侠嘛。”画上之人面目稚嫩,只怕是个十七八岁少年,却拿着剑,神情凶狠。正是蜀山虞猴儿。善扬郡主又拉住一个捕快,抢了他手中的一沓通缉令,翻了看去,画上果然是虞思宁、王思明、赵思微三人。

    看着善扬郡主眉头紧皱,师爷与卢夫人齐声问道:“怎么回事呀?”

    不过师爷问的是善扬郡主,卢夫人问的却是师爷。师爷见夫人询问自己,更是疑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卢夫人不再与师爷在此扯皮,问道:“你家大人呢?”明明是带着善扬郡主来找外子主持公道的,没想到先看了郡主罩着的人被自己丈夫通缉了,卢夫人为了表示大义灭亲,不与那厮同流合污,便声称是师爷那边的关系。

    师爷乍一听有些茫然,道:“大人……大人……”

    方才被郡主逮住的小捕快弱弱道:“大人在内堂。”

    卢夫人与善扬郡主便直奔内堂而去。

    进了内堂,卢知州在与捕头商量着什么。见了夫人领着申家小姐还有丫鬟到来,便拍拍旁边捕头的肩,道:“就这么办吧,搜索仔细点。去吧。”那捕头行礼告退。

    卢知州便道:“夫人,你怎么来了?”

    卢夫人拿起几张通缉令,扔道卢知州怀里,质问道:“这怎么回事?”

    卢知州一脸疑惑,道:“什么怎么回事?”拿起来一看是自己刚刚签发下去的通缉令,道:“就是通缉这几人啊。”

    卢夫人道:“他们犯了什么罪?你要通缉他们?”

    卢知州见妻子有些胡搅蛮缠,瞥了眼善扬郡主和丫鬟初晴,道:“夫人哟,我这儿事已经够多了,你不要再来胡闹了好吧。等我回去再陪你行吗?”

    卢夫人怒道:“谁胡搅蛮缠了?我是要问你,他们犯了什么罪,凭什么通缉他们?”

    卢知州见状,也有些愠色,道:“什么罪名?通缉令上写得一清二楚,他们犯了偷盗之罪。”

    卢夫人冷笑道:“偷盗之罪?这也值得你知州大人亲自签发通缉令全城通缉?他们是偷了国库之物?还是天子玉玺?”

    善扬劝道:“姐姐别急,好好问问卢大哥吧。”

    卢知州道:“他们偷盗的苦主不同寻常……”卢夫人截过他的话头,道:“是宋星吧。”

    卢知州惊讶无比,“你怎么知道?”又见两人眉头紧皱,神色愤怒,也觉得有些异样,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卢夫人坐下,善扬郡主在旁边将虞猴儿所说之事一五一十地转述了这扬州知州。

    卢知州听完,皱着眉一言不发,陷入沉思。卢夫人道:“相公,这事还不明白吗?宋星仗着他父亲的权势,栽赃蜀山众侠……”

    善扬郡主道:“姐姐莫急啊,先听听卢大人怎么说。”此刻公门之中,为显示卢知州秉公办案,不夹私情,便称了卢大人。

    卢知州道:“公门办案,凡事都讲个证据,如今宋公子和郡主各执一词,下官也不知道该相信谁。若是双方能在公堂对质,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个明白,这自然是好的……”

    善扬郡主道:“卢大人,宋星是怎么给你说的?”

    卢知州道:“宋公子说是蜀山之人偷了他的东西,还恃武行凶,在扬州城外打伤他的护卫。他率众反抗,擒了二人,却让三人逃脱了。要下官在扬州城全城通缉三人。”

    善扬郡主道:“卢大哥,你可知道宋星的护卫装备了神侯弩?蜀山众人是什么胆子才敢去招惹他?”

    卢知州惊道:“什么?在他身边的锦衣卫装备了神侯弩?那可是只有边疆驻军才能装备的武器。他还携带着进入了扬州城?”

    善扬郡主道:“正是。光凭这一条,也能治他个威胁百姓性命的重罪了吧。”

    卢知州沉吟道:“这怕是不行,他没有在城中使用神侯弩,便无凭无据,难以治罪。”

    卢夫人道:“相公,这下你也该相信蜀山之人是被栽赃的了吧?”

    卢知州道:“夫人,办案得讲证据,只是我相信又有何用?”

    善扬郡主道:“卢大哥,被宋星擒下的蜀山二人现在在哪里?”卢知州道:“宋星已经将二人交给衙门了。现在就在扬州牢中。”

    善扬郡主道:“卢大哥没有询问一下二人吗?这般冤屈二人肯定会说的啊。”

    卢知州道:“宋星将二人交给我的时候,二人便已经奄奄一息了,根本开不了口。”

    善扬郡主急道:“什么?”

    卢夫人道:“他滥用私刑,总可以治他一罪吧。”这卢夫人现在就是跟这宋星过不去,想给他找些麻烦。

    知州道:“宋星只说是正当防卫所致,并非私刑。”

    善扬郡主道:“他们二人怎么样?我能看看他们吗?”

    知州道:“郡主放心,我已经安排了仵作为他们治疗……”卢夫人道:“仵作?那个是验死人死因的,你怎么?”卢知州现在也觉得有些不妥,又听善扬郡主道:“这样吧,我去请大夫,劳烦卢大哥行个方便,让我带着大夫去看看二人伤势。”

    卢知州道:“这怕是不行,不合法理……”

    卢夫人道:“法理?你的仵作要是把人治死了,就合法理了?”

    善扬道:“卢大哥,这法理也是为人定的,便通融通融吧,”

    卢知州有些为难地答应了。仔细思考了一番,神情凝重地向善扬郡主询问道:“郡主,蜀山那三人,你可以交给我吗?”

    善扬郡主看了眼通缉令,又看看卢夫人,显得有些为难。

    卢夫人道:“相公,这通缉令你还要继续发出吗?”卢知州道:“宋星要我务必尽快将三人捉拿归案……”卢夫人皱着眉问道:“你为什么要听他的?”

    卢知州一听发妻误会自己,解释道:“夫人息怒,我岂有徇私舞弊之理?只是宋星是讼主,蜀山众人是嫌犯……”又向郡主解释道:“下官是想,让蜀山众位来公堂之上,与宋星对质个明白,本官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可是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卢夫人怒道:“你还是不相信我们?”

    “为父母官者,真的不能偏信一方之词。人命,大于天!”

    “宋星巧言令色,栽赃陷害,蜀山之人涉世未深,和他对质,结果如何你岂能不知?”

    “有理怎么会辩不过?”

    “你……”

    善扬郡主劝住卢夫人,她也没想到,卢知州迂腐至此,便向卢知州道:“大人,我看当务是先将在牢中的蜀山二人的性命保全吧。若是嫌犯未经会审问罪便死了,莫说王法不容,便是义父,皇上,也一定不会容许!”善扬郡主头一次说出如此重的话,甚至将前首辅和皇上都搬了出来。

    卢知州道:“郡主言重了,下官受皇命治理扬州,自然知道本朝律法,一切秉公办理就是了。”卢知州被人如此威胁,也是有些愤怒,黑着脸如此说。

    卢夫人见二人莫名其妙就开始吵了起来,便又做了个和事佬的角色,劝道:“有话好好说。现在妹妹还是先去找大夫,待会相公带着我们去牢中,将蜀山灵剑门的二位少侠治好,然后相公再审二人也不迟。至于其余三人,反正通缉令还没有发下去,就先别发了,妹妹回去与他们好生说说,看看他们能不能自己来衙门投案,与宋星对质,好自证清白。”

    善扬郡主道:“现在蜀山众人和宋星都有嫌疑,为什么衙门不派人缉拿宋星呢?”

    卢知州道:“宋星乃是苦主,他不是嫌犯。”

    善扬冷笑道:“我看卢大人的立场如此坚定,怪不得非要善扬将其余众人交出,只怕苏寅二人之所以奄奄一息,在这扬州大牢也有几分功劳吧。”说完冷笑连连,看着怒不可遏的卢知州。

    卢夫人道:“妹子快别逞口舌之利了,去将大夫请来,咱们赶紧去救治两位少侠吧。”

    善扬郡主这才转身出了衙门去寻大夫去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