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何所求
    一连几日,都是这般,苏寅深夜被带去用刑,第二日清晨再换了干净囚服,送回苏寅自己的牢房。苏寅不知这般做法是为何,这些天来,他几乎将这牢中所有的刑罚都尝了一遍,每一次也都是师爷亲自来要他画押,他每一次都是言辞拒绝。好在第二次将师门玉佩给了那狱卒之后,那个狱卒也多有照拂,待师爷走了之后,便没有怎么多加折磨。

    每次刑罚结束,苏寅回到牢房都会与隔壁的老王说说情况,让他放心,不觉间,两人竟然建立起了深厚的忘年情谊,苏寅也了解了老人的过去,知晓他不愿做伪证才沦落至此,心中更加钦佩。

    现在除了日日受刑,还有一个问题,善扬郡主送来的东西已经快要吃完了,苏寅既盼望着善扬郡主再来,却也觉得这样麻烦她过意不去,心中着实别扭。

    清晨,苏寅又被拖回了牢房之中,他挣扎着爬向靠近隔壁牢房的那面墙。用手敲了三下,那边老王听了动静早早便已经候着了,道:“今日又是什么刑罚?”

    苏寅道:“还好,今日不过是用鞭子抽了一顿,我和这些公人都已经混熟了,他们也没好意思下重手,嘿嘿……”

    耳听着苏寅笑着,老王却有些想哭,他道:“你快快好好歇着吧,攒些力气,虽然习武,身子骨强些,也不能天天这么折磨不是。”

    苏寅费力地爬到床上,翻身去睡,与床接触的皮肉刺痛无比,那些狱卒虽然只用鞭子抽了一顿,抽完之后却狠毒地在伤口上撒了辣椒水。钻心的疼痛令苏寅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发颤,他有些恍惚,仿佛身体已经不是他的了。这般飘飘然的感觉中,他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苏寅的耳边响起清脆好听的女子声音,“苏少侠,你醒醒,你醒醒……”语气关切,不似作伪,苏寅感受到这股温情,忽地有些鼻头发酸,睁开眼来,发现正是善扬郡主,连忙别过头去,不让善扬郡主看到他眼中的水雾,一边擦拭一边道:“郡主,你怎么来了?”

    善扬郡主见他总算没事,放下心来,道:“这几日我净忙着上下打点跑动,这不,刚有空,便来看看你们如何了。”

    苏寅不想让她多做担心,道:“在下,没事……”

    善扬郡主取了一个食屉,举起来给苏寅看,道:“看,我特地给你带的。”苏寅见状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连忙别过脸去,慌乱地拂袖揩着,善扬郡主以为他会责怪自己许久没有来看他,不由得柔声道:“没事了,卢知州说了,明日便能会审你们师兄弟,到时善扬会亲自作证证明宋星陷害你们,没事了,明日便没事了。”

    苏寅之前还以为善扬郡主真的不打算管他们了,自怨自艾间虽然努力说服自己不应该怪善扬郡主,可是心中终归还是有些怨气,连日来的**之上的折磨让苏寅精神麻木,此时突然被善扬郡主一番好意对待,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好在善扬郡主忙着将食屉中的小菜拿出来给苏寅摆好,并没有看他,要不多臊得慌?

    善扬郡主一边拿着一边问道:“这几日如何?狱卒没有难为你们吧?我看陆少侠好像不太好的样子,方才去给他送饭的时候,他很虚弱,不知是不是那日所受的伤还没有复原……”

    苏寅这才想起,陆师弟想必也遭逢了这般酷刑,心中想着陆师弟既然受了酷刑,应该也没有屈服于狗官的淫威,心中暗道:好样的陆师弟。苏寅擦干眼泪,转过脸来看着善扬郡主,心中感动,不想让她多担心,道:“放心吧郡主,苏寅死不了。”

    听到苏寅第一次自称姓名,郡主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苏寅被这一看,讪讪红了脸不知所措。郡主掩嘴轻笑道:“没事就好,明日之后,你们便能出狱回家了。这些小菜不知苏少侠是否爱吃,善扬特地做的川蜀菜肴,若是不合口,还请苏少侠不要挑嘴才是。”

    苏寅低头看去,果然是蜀中常见的一些小菜,鱼香肉丝、青椒腊肉、回锅肉、东坡肉……苏寅突然有些脸红,道:“怎么全是肉?”

    善扬郡主笑道:“男子汉不就馋肉嘛。再说也不全是肉。”说完从食屉中又取出一个小碗,里面装了紫色果冻模样的液体,上面还洒了白芝麻和花生碎,苏寅惊喜道:“冰粉?”善扬郡主将冰粉递给了他,苏寅接过来呼啦呼啦便下了肚,口齿不清含糊道:“好吃好吃……”

    善扬郡主却怔怔地看着他的手,苏寅的手上也竟是伤痕,血痕交错,旧伤未复又添新伤,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双手,善扬郡主心中悲戚,却不动声色,又从食屉中取了一盘凉拌鱼腥草和一大碗米饭。将筷子和米饭递给苏寅,道:“快吃吧。”

    苏寅正要吃,忽然想起了隔壁老王,便腾了一个盘子,匀下一些米饭,在碗里各式菜都夹了一些,盛了满满一碗,走到牢门处的靠近隔壁的墙壁,敲了三下,道:“老王?来这,咱们今天有口福了。”说完将那碗米饭伸出了牢门让一墙之隔的老王能够看见。

    老王见了丰盛的食物,抹了抹口水,道:“哈哈哈,今日当真有口福了,小子,你的女人来看你了?”

    善扬郡主听了这般荤话俏脸微红,苏寅道:“别瞎说,吃你的饭。”

    老王往嘴里扒拉两口,惊喜道:“哟,还有折耳根,当真许多年没有吃到了。”

    善扬郡主听了,道:“老先生是哪里人?这折耳根江南地方的人可吃不惯它的腥味。”

    老王嘴里嚼着满满一嘴饭,含糊道:“这儿的人哪里懂得吃好东西了?折耳根这等山货的妙处扬州这等平原水乡怎么能孕育出来呢?也只有西南那处的穷山恶水才能养出这般奇特的味道,所以山民虽然好勇斗狠,也自有一股彪悍方刚的勇气,当年平定倭祸的便是hn士兵。便是郑将军,那也是黔洲道凯里乡人呢。老夫虽然是江南之人,早年常在西南混迹,西南当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哩。”

    善扬郡主听这老囚能从饮食中生发出对地缘人性的一番看点,觉得这人并不简单。苏寅向那头的老王简单介绍道:“这便是我跟老哥你提及的善扬郡主,布泽sd,善扬郡主功不可没呢!”

    老头似乎忙着吃饭,没有搭腔,片刻后传来一阵猛烈地拳头垒自己胸口的声音,苏寅道:“坏了,老头子怕是噎着了。”说着连忙从栏杆处递出水袋给牢狱那头。老王慌忙接过水袋,喝了一口,又自己抚了抚胸口,才艰难地将刚才的一口吃食咽下。道:“原来是善扬郡主,失礼失礼。”

    善扬郡主听这人落魄之时仍是一副老学究的穷讲究模样,有些好笑,回礼道:“老先生慢些吃,这边还有。”

    老王想起苏寅对他提过的,便是去招这位郡主的亲,便问道:“郡主哟,别怪老头子多嘴,苏小哥也算人模人样,你咋就没看上他呢?”

    二人有些尴尬,善扬道:“先生切莫胡言乱语,招亲一事已经过去了。”

    老王却似没有一点自觉,像所有的关心小辈的长辈一样多嘴,问道:“都老大不小了,瞎挑什么呢?能凑合就凑合了。”

    苏寅一阵头大,感觉这饭吃得也不甚高兴,道:“老王,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是吧。你再这样,就还我的饭来。”

    听到苏寅语气不善,老王没有说话,牢房那边传来一阵呼哧呼哧的扒饭声音,频率之快令人瞠目结舌。不一会,一个空碗便放在了苏寅这间牢房的栏杆前。苏寅见了,有些无语,随后那边又传来一阵咕噜咕噜喝水的声音,不一会,一个瘪瘪的水袋搭在了空碗之上。苏寅道:“臭老头,吃我的饭还喝光我的水。”苏寅也没有想到,老王用手吃饭也能吃得这么快。

    善扬郡主见这对活宝这般作态,哭笑不得,心想苏寅在这牢中其实也不算寂寞。

    老王道:“你拿回去吧,老夫深受前贤教诲,‘君子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苏寅道:“得了吧,你现在不仅吃了嗟来之食,还饮了盗泉之水。果然姜是老的辣,人是老的滑,老的不要脸。”

    老王的声音十分清高,道:“年轻人,你太年轻了,老夫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

    “你口味重。”

    “老夫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

    “你多动。”

    “老夫坐过的牢比你受的刑都多……”

    “……”苏寅很是无语,“你这老家伙怎么这种事都拿来炫耀?”转头去看善扬郡主,希望她没有听到。但善扬郡主听到了,她也不能装没听到,便道:“没事的,明日你们便可回家了,再不用这般受苦了。”

    老王没有再说话。

    苏寅听老王沉默,半晌后坚决道:“老王,我会来救你出去的。”

    老王道:“我是自己不想出去的。这牢中虽然清苦些,也比外边简单多了,我也能安安心心写些东西,这些东西能流传后世,便是我最大的愿望……”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