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胡闹
    秦离焱一行来到扬州的目的便是为郑万厦铸剑,没想到秦离焱耍了个无赖,胡风子便答应了为其铸剑,顺利得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钰儿姑娘挽着善扬郡主的手,疾步与身后两个男人拉开距离,想着方才秦某人的丢人行为,脸上还似火烧一般火辣辣。秦离焱却没有这般自觉,好不容易逮到一个熟人可以在扬州安顿他们,便可以省下大笔的住宿银子。他拉着郑万厦死皮赖脸地跟善扬郡主问东问西。善扬郡主笑意吟吟,与秦离焱一问一答,二人净说些不着边际的事,郑万厦哈欠连连,插口道:“明月楼还很远吗?”

    善扬郡主听了郑万厦问话,道:“不远了,就在前边了。”

    郑万厦拉过秦离焱向前走去,不让他离郡主太近,道:“那咱们快些走吧,我当真肚饿得紧。”秦离焱想要挣脱,口中嘟囔道:“郑兄弟,你放开我嘛。哎,郡主,你猜我后来到底打死那只猫没有?”

    善扬郡主方才和秦离焱东拉西扯,鬼知道话头被秦离焱引到了哪里,便没有作答。钰儿姑娘见秦某人好不自觉,人家郡主都已经明摆着不想跟你聊了,便拔刀相助,指戟喝道:“姓秦的,你少来烦郡主。”胸脯挺得高高的,一副路见不平的愤懑模样。

    秦离焱一愣,随即用力挣开郑万厦的双手,道:“臭丫头,干你什么事?又不是跟你说话,狗拿耗子!”一副要冲上来打钰儿姑娘的模样。幸好郑万厦紧紧抱着他的腰。

    钰儿姑娘自然不肯稍落下风,口中骂道:“就没见过你这样的,见了好看姑娘就走不动道了。下流胚子。”也是撸胳膊挽袖子要去和姓秦的那厮打个痛快。善扬郡主见状不妙,紧紧拉住钰儿姑娘的胳膊。

    二人虽然都被束缚住了,仍逞口舌之利在言语上占些便宜:

    秦离焱道:“废话,你天天吃咸菜就馒头,好不容易看见红烧肉,还不得扑上去啊?”

    钰儿姑娘:“啊~啊~姓秦的你欺人太甚,你说谁馒头呢?就你这样的,有馒头吃就不错了,还对姑奶奶嫌东嫌西的,你算什么东西?”

    秦离焱:“就算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啊,此乃人之常情,你就非得让我天天看你这残花败柳啊?”见钰儿姑娘气愤,秦离焱反而微笑着推开郑万厦的手,风度极佳地站着与钰儿姑娘讲道理。

    钰儿姑娘一听此言诛心之极,歇斯底里地向秦离焱扑过去,善扬郡主也没有拉住。一脚将秦离焱踢翻在地,骑到他身上,粉拳便如同雨点一般落在秦离焱身上,一边捶,一边骂:“残花败柳骂谁呢?好叫你这下流胚子知道姑奶奶的厉害,知道什么叫锅儿是铁耙铸的……”钰儿姑娘越骂越气,便是家乡的方言情急之下也迸了出来。

    来往行人纷纷侧目,指责道:

    “这男人是有多过分才把这姑娘逼成这样?”

    “一点男人的样子都没有,瞧把这位娘子给委屈的。”

    “怕是与谁通奸被这位娘子给抓到了吧?”

    “哎呀,那真是活该啊,要不咱们把他送官府吧,免得他恼羞成怒回家再打这位娘子。”

    ……

    秦离焱此时才懂得人言可畏,听众人一时间纷纷指责他,他便用宽大的袖袍紧紧捂着脸,任钰儿姑娘施暴算了,实在不敢露脸,丢不起这个人。

    钰儿姑娘也是讲道理的人,一听众位乡亲都在说秦离焱的不是,便起身啜泣起来,很是委屈,取出手帕颤抖着拭泪,神情极是悲痛。众人见年轻的小娘子可怜,对秦离焱更加憎恨,一两个鲁莽的年轻人甚至要上手捶他,好在被稳重的宿老拉住,语重心长地对钰儿姑娘道:“娘子,实在过不下去,便休了他吧,看你还年轻,不愁没有男人的。”

    这叫什么事?善扬郡主和郑万厦也不想承认与这两个丢人的货有什么关系,没想到现在误会越闹越大,只怕惊动了官府,治他们两人一个扰乱治安罪,那可真是哭都没地儿哭去。善扬郡主和郑万厦对望一眼,各自都在对方眼中看出了无奈与辛酸。叹了一口气,善扬郡主将钰儿姑娘拉起来,道:“别闹了。”

    郑万厦挥手驱散围观的群众,道:“不关大家的事,都散了吧,散了吧。”富有正义感的扬州民众指责道:“看你这人,是这位娘子的娘家人吧,怎么能抱着这般息事宁人的态度呢?这种男人,不会让你妹妹幸福的。”这位群众的心意郑万厦通过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上的沉重力道,感受到了。

    郑万厦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好,我们回去就让他们俩到官府离了。”

    善扬郡主很是无语,这三个人,有毛病吧。三个人加起来七十了,怎的还这般幼稚。看向郑万厦的眼光都有些不正常了。

    总算秦离焱也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但钰儿姑娘还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嘟着嘴,抱着手,看也不看秦离焱一眼。秦离焱心虚地瞥了她一眼,有些害怕这位姑奶奶再弄出些什么幺蛾子,再引来围观群众。

    善扬郡主见二人这般幼稚作态,无奈道:“妹妹,别跟他一般计较了。”

    郑万厦也小声跟秦离焱道:“老兄你还不知道钰儿姑娘什么脾气吗?惹恼了他,你怕是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钰儿姑娘冷哼一声,斜睨了秦离焱一眼。善扬郡主主动挽起她的胳膊,叹了一口气道:“走吧,明月楼就在前边了,咱们这就去吃饭吧。”

    钰儿姑娘看了一眼郑万厦,又看了一眼善扬郡主,突然问道:“郡主姊姊,你会做饭吗?”

    善扬郡主佯怒道:“姊姊就姊姊,怎么还加个那么生疏的前缀?”钰儿姑娘眼珠子转了一圈,试探着问道:“那……漂亮姊姊?”

    善扬郡主被这可爱的丫头逗得噗哧一笑,道:“你呀,就叫我申姊姊吧。”钰儿姑娘道:“这怎么行?显得多生分啊。之前郑万厦叫你欢欢来着,不如我就叫你欢欢姊姊吧?”善扬郡主看了一眼郑万厦,点头表示赞同。

    钰儿姑娘便亲热地叫道:“欢欢姊姊,你会做饭吗?”

    善扬郡主被这丫头拉着手摇来摇去,道:“当然会做了,你这鬼丫头又有什么稀奇古怪的鬼主意?”

    钰儿姑娘皱了皱鼻子,表示对于鬼丫头这个称呼的不满,然后道:“那我们就别去什么明月楼了,咱们就去欢欢姊姊家,随便炒些小菜吃就好了。”

    善扬郡主都被气乐了,道:“你这丫头还真是不见外啊。”

    钰儿姑娘道:“哎呀,我会帮忙的嘛,不会让欢欢姊姊累着的。”

    秦离焱一听此言,高兴道:“小金啊,这么多天了,终于听到你提了一个像样的主意了。”

    钰儿姑娘别过脑袋,以示与这厮的不和,又道:“哼,我和欢欢姊姊是姐妹,郑万厦和欢欢姊姊是旧相识,我们去欢欢姊姊家中是应该的。你谁啊?凭什么去欢欢姊姊家?请阁下自己找间客栈歇着吧。”

    善扬郡主见二人真是片刻不得安生,此时又在斗嘴,笑着打圆场道:“无妨,一道去吧。”

    秦离焱听了这话,大有底气,挑衅地看了钰儿一眼。钰儿见他耀武扬威,有些恼怒欢欢姊姊与她不一条心。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又道:“去也可以,欢欢姊姊大家闺秀,岂能直接拒绝不想请的客人?只是为客之道,义父也教了你不少吧,该买些什么东西再去做客,你该知道吧?”

    善扬郡主道:“秦世兄不用客气的……”

    被郡主这么一说,秦离焱自然不好再空手去,他原本以为能蹭一顿饭,还能厚着脸皮蹭个住宿,没想到钰儿这丫头胳膊肘朝外拐,现在还要自掏腰包买礼物,想到此处不禁有些肉疼。秦离焱一脸郁闷地表示应该携礼拜访。

    善扬郡主一番推辞,秦离焱再次表示应该携礼拜访。然后拉着郑万厦道:“好,那我与郑兄弟先去购买礼物,你们在此地不要动,等我们回来。”说完拉着郑万厦一溜烟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善扬郡主刚想要说些什么,见二人已经不见踪影了,只好将原本要说的话小声弱弱地说了出来:“你们俩不认识路……”钰儿姑娘听到了,却道:“放心吧,两个大男人还能走丢了?欢欢姊姊,咱们先回家去准备饭菜吧。”善扬郡主一听大惊,道:“咱们这一走,他们两个可就真丢了。”

    钰儿姑娘一想也是,虽然她并不关心姓秦的死活,但姓秦的很聪明地把郑万厦拉上了他的贼船,郑万厦可不能丢了。钰儿姑娘偷偷瞥了善扬郡主一眼,觉得郑万厦在这位郡主姊姊的心中的地位不一般。便与郡主一同站到了旁边的柳树下,让出道路等待两人回来。

    约莫半个时辰,秦离焱和郑万厦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站到了二人面前。

    钰儿姑娘当真从没有见过这般不要脸的人,看着他们二人手中的蔬菜、鸡鸭鱼羊,各种食材,震惊地问道:“姓秦的,你不要告诉本姑娘这是你买的礼物?!”

    秦离焱笑着对善扬郡主道:“郡主,喜欢这些礼物吗?”

    钰儿姑娘真是被这人的脸皮折服了,暗道佩服佩服。

    善扬郡主见郑万厦回来了,便没有计较,只道:“咱们快走吧。”从郑万厦哪里分了两个袋子拎着,领着众人便回家了。

    秦离焱和钰儿吵吵闹闹:“小金,你倒是帮我拿一些啊。”钰儿不理他。“哎,小金,小金,等等我。”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