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刘颖,我的女人!
    “我,这是在哪?”王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片中满桃树的河岸边,金黄色的夕阳发出柔和的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只不过双腿还浸在水里,“我的包裹呢?”

    王莽紧张的坐起身来,因为动作幅度过大,嘴里还呛出了两口水,环顾四周,发现紫色的包裹卡在离自己不远的河道边,这才松了一口气。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把包裹贴在怀里才感到一丝心安,靠在一棵桃树上,王莽把胃里水都吐了个干净,脑子也是昏昏沉沉的

    ,再看看自己的身上,衣服早已湿透,肩膀上的挎包也满是泥泞,里面的10万元钱也变成纸渣,只剩下两把霰弹枪。

    全身上下伤口,淤青数不胜数,最触目惊心的还是大腿上还被拉了一道十几厘米的皮肉翻卷的大口子,幸运的是没有伤到动脉。手臂更是一点都使不上劲儿,

    靠在树上,喘息了好一会,王莽才恢复一丝气力,用本就疲乏的精神,控制虫纹召唤出了一只母虫。把母虫放置在大腿伤口处,

    母虫开始蠕动,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凡是母虫蠕动过的位置上都留下了一层深红色的液体,狰狞的伤口一遇到这神奇的液体,像被胶水强力粘合在一起,顿时停止了溢血

    ,王莽感觉大腿传来一阵麻痒,他知道这是伤口再以一种超乎寻常的方式进行愈合,等母虫爬完伤口,原本粗壮的虫体直接细了一圈,和它原本的体型一比像是减肥前和减肥后的区别,

    王莽知道这都是耗费了大量血肉精华的结果,这只虫子剩下的能量已经不足以提升王莽的身体素质了,但恢复到之前的身体状况还是有可能的,于是立即把母虫放置到了虫纹上,闭上双眼,全力吸收起来。

    这就是虫师的优势,虫师可能武力不是最强的,但是战斗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单凭这夸张的恢复能力,打不过你,耗也耗死你。

    王莽身体上的淤青,伤口也渐渐的变淡,变细直至消失不见。可虫纹上的母虫也被吸的萎靡不振,恢复了一寸大小的身体。

    王莽睁开双眼,眼睛里满是血丝。此时伤痕累累的身体恢复至巅峰,可精神却越发的疲倦了,寄生母虫只能恢复身体上的不适,对于精神的疲乏却一点用处也没有,能恢复精神力量的,只有传说的脑虫了。

    “呃,好累啊,好想睡一觉啊,”王莽把包裹塞到挎包里,扶着桃树挣扎的站起了身,看向桃林的边缘,有栋破旧的房子,希望里面没有人吧,王莽拄着刚折下来的树枝当拐杖,一步三晃的向房子走去。

    柔韧的桃枝抽打在他的脸上,他不在乎,密集的蜘蛛网糊在他的头上,他不在乎,地上的烂泥,陷住了他的鞋子,他也不在乎。目标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当王莽走出桃林,精神早已耗失殆尽,眼皮终于重重的合上,闭眼之前余光清晰的看到了有个窈窕的仙女在晾衣服,真的好像曾经的那个她啊。

    “我,我这是在哪里,”入眼是一片粉红色的蚊帐,帐顶还挂着一串千纸鹤,灼热的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枕头旁边还躺着一只破旧的泰迪熊,熊很破旧,可颜色却是雪白雪白的,一看它的主人就知道是个细心的姑娘。

    “王莽你醒了啊,,太好了,太好了,刚刚你晕在桃林边上真是吓坏我了。”还不待王莽有所反应,一只柔荑,凝脂般的纤手敷在了他的额头上,“还好烧退了,再吃点药估计就好了。”说完粉红的小嘴一嘟,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时,王莽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小手的主人,这一看不得了,王莽的心都醉了,这少女约莫十八,九岁年纪,肤白如新剥新菱,乌黑的长发如绸缎般柔顺,白净的瓜子脸,弯弯的黛眉下是一双清澈的眼睛,琼鼻挺拔,带着好看的弧度,粉红色的樱唇微微皱起,她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茉莉花,美而不妖,清新脱俗。

    “怎么,老同桌,你不认识我啦。”说完刘颖嫣然一笑,露出了洁白的贝齿。

    王莽猛地坐起身,一把把娇人揽入怀中,眼角还带着泪光,“小颖,是你吗,这些年你到哪儿去了,我好想你。”

    “喂,你松手啦,你这是耍流氓啊。”刘颖的小脸红扑扑的,纤手不停的拍打着王莽的后背,

    “王莽此时的心情比刚重生回来还激动,又怎么会在乎后背不痛不痒的拍打呢,

    刘颖呀,自己上辈子的高中同桌,也是自己的女朋友,可是高二那年她家出了一场变故,她就再没有来过学校,连个联系方式也没有留下,上一世,王莽为了她,六年没碰过女色,一直在找她,可是末世降临,万物崩塌,文明社会都没有找到她的线索。更别谈末世之后了。

    “你这些年都去哪了,我好想你啊,为什么当年不留个联系方式给我。”短短的一句话包含着王莽这个铁血汉子的全部柔情,眼角的泪珠早已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王莽,我又何尝没有想过你,我父亲在我高二那年做生意亏空,借了一千多万的高利贷,他还不起,跑了,留下我和我母亲收拾这个烂摊子,家里的公司,车子,房子全部都被拿走了,我母亲一天要打三分工还债,最终支持不住,因为过劳去世了。”刘颖靠在王莽的肩膀上哭的泣不成声,雪白的柔荑因为紧紧揪住王莽背后的衣服,都有些红肿了。

    王莽听着刘颖带着哭腔的话语,心里狠狠揪做一团,这些年她受苦了,为什么自己不能早点保护她。

    王莽抚着刘颖的长发,轻声安慰:“有我呢,有我在你什么都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刘颖双手环抱着王莽的腰,声音还有哽咽,但并不像一开始那样泣不成声了。正当王莽准备再安慰两句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不合时宜的喧闹声。

    “刘颖,你爸的钱准备什么时候还给我们呐,父债女偿,天经地义,你要是还不起,就让我们老大玩玩,给你少点利息,哈哈”门外的众人俱发出阵阵的淫笑。

    刘颖听到门外的声音,娇小的身子打了个哆嗦,不停的颤抖起来,怀抱着他的王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害怕,“那些人就是逼你还债的。”王莽的声音已经冷了起来,原本激动的脸上恢复了以往的狰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