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看管者的聊天
    王莽看到黑甲螳螂兴奋嘶叫的样子,好奇的朝着那鬣狗首领的尸体走近了两步,

    等凑近那头颅伤口的时候,黑甲螳螂便从头颅里钻了出来,锯齿状的口器中还衔着一枚鸡蛋大小的黝黑魔石!

    “这颗魔石怎么如此之大!”王莽接过黑甲螳螂口中的魔石,也是惊诧的自叹了一声,

    但想到那鬣狗首领的身份又瞬间释然了,它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妖兽,它是这‘炼狱’中的囚犯呐!

    这实力强大,甚至能口吐人言的鬣狗,哪怕脑中搜出一颗篮球大小的魔石,王莽恐怕也只会惊讶一阵,随即理解!

    王莽把这颗鸡蛋大小的魔石揣在兜里,又环顾四周望了望这山坡上遍地的鬣狗尸体,对着黑甲螳螂下达了吞食的命令!

    两只黑甲螳螂都是兴奋异常的嘶叫两声,如同饿鬼扑食一般,极速振翅落到尸体旁,用锐利的前肢划切出一块块狗肉,不停的送入狰狞的锯齿口器中!

    王莽看着自己的两只黑甲螳螂吃的如此欢快,高兴的笑了笑,

    它们一只四阶低阶,一只三阶中阶,通过吞食尸体能获得非常充沛的能量,甚至那只等阶较低的黑甲螳螂还有可能晋阶!

    时间缓缓流逝,两只黑甲螳螂吃的大快朵颐,那只等阶较低的黑甲螳螂也从三阶中阶提升到了三阶巅峰,宛若巨象的鬣狗首领尸体也被吃去大半!

    王莽看着已经能量充沛,吞食饱腹的两只黑甲螳螂微微笑了笑,把它们收回到虫纹之中,望了望远处依稀可见的安全山坡,走下了尸横遍野的山顶;

    于此同时,一处墙壁,地砖均是雪白的小屋内,气质迥然的四人正凑在一张方桌上打着扑克,

    浑身脏兮兮的老头幽砂,猥琐的瞥了瞥坐在对面的冰萝,贱笑着叼起一枝香烟,点燃后舒爽的深吸一口,朝着冰萝吐出一口浊烟,

    冰萝厌恶的扬了扬手,怒骂道:“你个老不死的混账东西,现在是胆子狂了?敢戏弄老娘?”#)&!

    幽砂听着冰萝的怒骂,丝毫不以为耻的笑了笑,

    “冰萝!不就朝你吐了一口烟吗?有必要大呼小叫的吗?嘿,你还别说,那小子储物戒指里的好东西还真不少,这叫香烟的东西,虽然有着微量毒素,但抽着还真舒服!”

    冰萝朝他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打出一张牌,嘲讽道:“你个老东西还要不要脸?人家的东西你现在用的心安理得,可食物倒是卖的好一份高价啊!一个馒头十个金龙币?你真是无耻到极点了啊!”

    “嘿,试炼!试炼!条件不艰苦一点又怎么称得上试炼?我这是在锻炼他!”

    “再说了,那小子迟早要把这些东西都当给我的,我用我自己的东西怎么了?”幽砂颇为自得的吐了口烟圈,嘴角的笑容有些无耻!$^@^

    “幽砂,我现在和你正经说说,对那小子好点,那可是我预备徒弟的丈夫,他要是死了,我徒弟怕是也要伤心好久!”

    冰萝想着刘颖担忧牵挂的样子,叹了声气,语气软和了些,

    “好!你冰萝的面子我不能不卖,下次我送他两个馒头,让他吃饱点,行了吧!”幽砂掐灭烟头,打出了手中最后一张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