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嘴里的绸帕被拿出来,女子微不可闻的轻轻咳嗽了几声,然后抬起头,一双含着薄雾的双眼看向来人。

    “隋烨,让他们放开我。”

    声音出口,轻轻柔柔,像是低语一般,她自己听了,倒先窘迫了一下。

    她原是努力想摆出有气势的样子,威慑他几分,却不想嗓音本是轻软,又加上这几个宦人制着她几个时辰,已经挣扎的没有力气,所以出口之声丝毫构不成威胁。

    今早凌晨刚从军队中回宫的隋烨,此刻已经换上件月白色常服,闲散如同平常富贵人家的公子,他迈着不急不缓的步伐,走近被架起来的女人。

    南都久攻不下有月余,城内缺粮短食,终于在前几日城主率众出城归降。察觉已留在南境近两个月,隋烨命小将军沈自清留城驻守,自己率领大部队长途跋涉,赶回邺城。

    然后,在回程的途中,就拿到了密报和书信。

    他看着面前女人一张容色清丽的小脸上,凤眸含雾,唇瓣微微张着,虽然面庞带着薄怒,瞪视着他,却是比三月的桃花更加妖娆勾人。

    说话间,她两条玉样的手臂又挣扎了几下,想挣脱两旁太监的桎梏,却没有成功。

    就这样一个娇软的可人儿,却是分分钟想要当军中诸葛、取他性命于无形呵。

    隋烨暗自一哂,清凉的手指微微抬起面前女人的下巴,“让我猜猜看,给南都的地图,是通过永安驿送出去的?”

    “地图”二字出口,他毫不意外的看到女人的娇躯抖动了一下,眼睛也怯生生地躲过他的目光。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扳正她的俏脸,迫她跟自己四目相对,“为了不让我拿下南都,你竟肯拱手将图送去敌人手里,这么恨我?”

    男人呵出的气撒在她颈项间,痒痒的。隋婳忍不住往后躲了一下,闪避开男人的凑近过来的俊脸,那双眼睛里的不解、怒气和一丝她看不懂的情绪,让她害怕。

    见她并不言语,隋烨高大的身子又欺近了她几分,裹挟着一丝怒气在她面前铺散开来。

    微微低头,他看到面前的佳人俏脸皱着,眼中含着雾气,楚楚可怜,她身下的衣衫凌乱,从这个角度隐隐能看到起伏的风光。

    抬手,身后人机灵的递过去一封书信,然后写着“隋安收”的书信,被扔在女人身上。

    “你是不知道永安侯是我的人,还是故意把书信送来给我看的?”

    他捡起掉落的书信,展开,似乎在细细品阅,“策略不错,虽然略稚嫩,也没有合理考虑粮草的问题。不过,要真交到隋安那个草包手里,也够他给我使一阵绊子了。”

    他微凉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迫着她看向他,“所以,公主很想臣死在南都么?”

    他的话音似乎在问她,细细密密的气息撒在她脸上、脖颈间,让她觉得莫名的危险。

    虽然当日在绥宫,他们一道听课、看书,也不是彼此陌生的。

    但一别几年,再见面,当初备受冷眼与欺辱的世子,已经变成雄踞一方的北国诸侯,军权在握、只手遮天。

    她不知道,面前的人,还有没有当年冷冰冰的少年的影子?

    见她发呆,隋烨的手指再度用力,迫得她抬起头看他,这一次是怒意彻底的露出,“公主是一贯这么不念旧情,还是只对臣不念旧情。嗯?

    隋婳下巴被捏的略微有些疼,抬眼看他有些茫然。

    其实,她会站在隋安这一边,不该是他早料到的么?

    提到旧情,他们之间算是有旧情的么?

    昔年一道在廊下读书,替她抄书的是穆濯,受她欺负的是隋安。

    而对别人面目还算温和的他,对她总是清清冷冷,不屑一顾。

    对于这个清冷英俊的诸侯世子,她一开始是有过见色起意的,也干出过刻意在他面前晃荡的蠢事。

    但后来,他实在是令她琢磨不透,所以,她顺理成章和一直护她周全的穆濯相恋、相许。

    其实,她一直好奇他的心思嗤,年少时那对自己无端生出的厌恶,以及独当一面后对苏锦岚的绝情,都令她想不明白。

    次次被冷眼对待时,她私下揣测过,他应该是喜欢那个面目温婉、好性子的尚书之女的。

    没有想到父皇一去世,苏锦岚就被他嫁了蛮夷和亲。而他,一转头开始无所顾忌的宠幸张扬跋扈的平民美人儿卫昭仪。

    她不懂。

    隋烨看着怀里人眼睛望着自己,神思却不知道飘去了哪里,有些自嘲,就算是面对着他,她也是会走神的么?

    她心里在想什么?

    是恨不得自己被城门上的暗箭打成筛子、死在南都,再不威胁她弟弟稳坐帝位?还是想如何替隋安不费一兵一卒,拿回南都城?

    思及此,心中的一丝别样的情绪隐隐冒出头来,有着怒意、夹杂着涩然和他自己也不甚分明的情绪,往日里,克制在清清冷冷面皮下的那抹悸动跳脱出来,眸光变的晦暗。

    然后下一秒,他大手握上她的胸口,那里一片起伏柔软,恶劣的捏了一下,顿时怀里的人儿一声低呼堪堪出口,明白过来后惨白的脸色染上一抹红晕。

    此时,旁边的宦人都很有眼色,默默松开了女子的手臂,分秒之间,四下的人都悄悄退了出去,珠帘放下,内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呼吸的声音彼此相闻。

    女子腿下一软快要跌落之前,被男人稳稳抱在怀里。

    隋婳撑着身子仔细站稳,自己轻薄纱衣下微凉的肌肤碰上他灼热的胸膛,像是被灼伤一般,引得她忍不住挣扎起来想从男人怀里出去。

    相识十几年,除了彼时年少,一起被关在思过堂受罚时,她体力不支摔倒靠在他身上那一次,他们从来没有像今日一样近距离接触过。

    而且,他的手…

    今时今日的他,真的不像从前的样子了。

    纤细的手腕握住他放在胸口的手,想要拉开,却被男人大手牢牢掌握住纤细的腰肢。

    他有些微凉的手指甚至慢慢沿着她身上的轻纱滑下去,轻轻撩起纱衣的一角,手指钻进去。

    手下的触感很是细嫩,隋烨很满意。

    “今天特意穿的这样单薄,是知道我回来,方便给我泻火的吗?”

    他声音低低的,洒在沐乔敏感的耳后,惹得她一阵瑟缩。

    “隋烨,我知道错了。”

    感觉到危险的小女人脑袋费力仰起来,“我不该修书给隋安,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隋烨看着怀里的女人小小声说着话,两只手还不忘推拒着他,像是挠痒痒一般,小拳头垂在他胸口。

    眼色愈加暗沉,心里某种烦躁在叫嚣着,他按住她乱动的手,“嗯,让我消了火气,就放开你。好不好?”

    隋婳一时间有些迷惑,只呆呆问:“你怎么才能不生气?要不…我让子式再拨给你…”

    话没说完,被隋烨的笑声打断。

    “你真是天下第一号的好姐姐,自己闯的祸,要小好几岁的弟弟替你赔罪?况且,帝都还有个什么军粮,且留着自己守城用吧。”

    他说着,手指慢条斯理的在她腰间摩挲,头垂下来,“我说的不是那种消火。你忘了,从前,三哥生气的时候…”

    三哥,他指的是穆濯,他们一起上学的,因为穆濯年龄最大,又素来爱照顾人,所以都称呼他为三哥。

    他生气的时候?

    隋婳能想起来的就是他并不爱生气,唯一的几次,要么是她偷偷跑出宫去玩,要么是跟着隋安捉弄孙贵妃,或者顶撞父皇。

    她怎么哄的他?

    左不过道歉、发誓、还有…

    还有…

    男人并不没有好耐性等她慢条斯理的回想过往,琢磨他的话。

    他向来秉承行动力走在思想前头,这会儿他的唇瓣堪堪蹭过她仰着的小脸上,然后俯身而下,薄唇精确地捉住了她微开的樱口,轻咬了一下她的唇瓣,舌头钻进去,裹挟着她与他纠缠。

    圈着她腰肢的手,慢慢下滑,沿着她纱衣下摆,滑进无人触碰过的幽谷,亲吻间隙低喃,“公主殿下,臣居军中三月有余,南都叛逆势强,臣每日担惊受怕,现下很需要公主的慰藉呢。”

    一派胡言被说的坦坦然然,他低着头嗅着她身上的香气,手指所到之处皆引来隋婳阵阵战栗。

    隋婳很害怕,想挣扎,所有的动作却都被扣住她腰的男人压制。

    然后男人一把将怀中扭动的娇人儿打横抱起,压倒在锦帐之中。

    一时间,衣衫凌乱、满帐春光。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东宫盛宠],欢迎收藏:

    李修谨龙在潜邸,明日登基便是权倾四方。

    朝野之中无人不攀附逢迎的太子爷生平最恨一人,那便是事事压他一头的大奸臣蒋诏。

    直到有一天大奸臣给他送来了一个女人…

    男子看向跪在塌间衣衫单薄、低眉垂首的美人,扯唇勾出一抹冷硬的弧度:

    “以为把你送来是给我摆屋里好看?”

    “伺候男人没人教过你的么。”

    ……

    “僵硬地跟条死鱼似的我吃得下?”

    数日后。

    某傲娇男小心翼翼捧起面前小美人的脸,轻吻人家唇畔,尾巴摇得快要掉下来,打脸啪啪啪:真香。

    这是一个娇怯美人一不小心变东宫盛宠的故事,女主负责美,男主负责宠,亲身上演嚣张太子爷遇娇软甜,一秒变暖男

    [甜,-3-真的甜,不甜不要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