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别说话!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小麦这才回过神来,见到狗子哭得那么厉害,赶紧说了一句:“狗子,快别哭了,爹爹不会有事的,快去屋里帮娘拿两块布出来给爹爹止血。”听到夏小麦说的,狗子立马收了哇哇叫的哭声,挂着满脸的泪水赶紧就往屋里跑去了。夏小麦见到这样的狗子,心里真是心疼得很,狗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刘星辰伤的这么重,以前刘星辰在狗子的眼里都是很强大,是能撑起他们这个家的,是很伟大的存在,没想到现在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出了这么多血,狗子可不就害怕了?“小麦,我没事。”看到夏小麦那紧拧的眉头,刘星辰强行挤出一个笑容来,也不想让狗子太担心。夏小麦转眼就瞪了刘星辰一眼:“别说话!”被夏小麦这么一吼,刘星辰顿时心头一楞,夏小麦不是第一次吼他,但是以前,基本上都是骂他打不到猎物,骂他没出息,可今天的夏小麦,这是在关心他?很快,狗子就抱了一怀抱的布出来了,小孩子就是这样,见到那么多血,两块布担心不够用,就把屋里剩下的所有的布都抱出来了。夏下麦快速的把刘星辰的衣服扒了下来,现在是冬天,这血还好不会凝固太快,不然粘在衣服上就麻烦了。狗子就站在一旁,看着夏小麦给刘星辰包扎伤口,忽然灵机一动:“娘亲,你要热水吗?狗纸去给你烧点热水。”闻声,夏小麦惊讶的看着狗子。狗子这才多大?就知道处理伤口要用点儿热水?“去吧,小心点儿,别烫到手了。”“娘亲放心!”说完,狗子转身就迈着小短腿往厨房跑去了。看着狗子这么懂事,夏小麦真是不知道,原主当初是哪根筋不对,居然还要打骂狗子,这么可爱又聪明的小包子,让人疼爱都来不及呢。夏小麦正想着,却不知道刘星辰正紧紧的盯着她呢。见到夏小麦的目光跟着狗子去了,刘星辰这心里更是放心了不少,想想以前,夏小麦对狗子不是打就是骂,再看看现在,夏小麦肯对狗子好了,往后他要是再去了哪里,不在家,他也不用担心狗子了。“你在笑什么?”刘星辰看着这样的夏小麦,不自觉的就笑了笑,却没想正好就被夏小麦给逮着了。立马收了笑容,转移了目光。夏小麦没好气的看了刘星辰一眼:“真不知道该说你没心没肺还是太傻,这可是锄头,你就这样冲过来,就不担心这一下就要了你的命?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要我和狗子咋活?”闻声,刘星辰心里竟觉得挺开心的,嘴上不自觉的又露出了笑容。他跟夏小麦成亲这么久了,这还是夏小麦第一次关心他,兴许是因为狗子,即使夏小麦以前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期望的。上次见她爬上于地主家的床,那次倒是彻底让他凉了心了,却没想,反倒是因为那件事让夏小麦彻底的改了。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倒是不错。夏小麦见到刘星辰居然还笑了,顿时心里的火气就上来了:“还笑!你要是再笑我就不管你了!”说着,夏小麦转身就准备离开。“小麦,嘶~”刘星辰着急去拉住夏小麦,却没想习惯性的抬了受伤的那只手,顿时疼得刘星辰浑身都抽搐了一下。见状,夏小麦心里顿时一慌,赶紧上前瞧了瞧,刚才包好的伤口又在出血了,这样下去可不行。拧着眉头冲着刘星辰就低吼了一声:“再乱动真不管你了!”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夏小麦还是扶着刘星辰进了屋子,可是他这伤口实在是太大了,只用止血的草药也不行,必须缝针才行。夏小麦立马快速的从原主的记忆里找到了放针线的地方,但是家里没有蜡烛和没有灯,夏小麦只能去厨房找了跟木材点燃拿到屋里去。这个时代还没有酒精这些消毒的工具,家里也没有酒,就只能把针放在火上烤一烤消毒了。夏下麦掀开刘星辰肩膀上的衣服,看着那血肉模糊的肉都有些不忍心了,等会她这针一下去,那可是非常疼的,无奈这里没有止痛药。“我要开始了,会有点痛,你忍着点儿。”“嗯。”夏小麦担心狗子看到刘星辰等会儿疼痛的样子会害怕,便提前让狗子去厨房再烧点热水了。深吸了一口气,手心一紧,一咬牙,一针就下去了,夏小麦能清晰的听到刘星辰在那一刻的闷哼声。还有他疼得颤抖的身体,那双手紧紧的捏紧成拳,手上和额头的青筋瞬间疯狂的暴跳着,很快刘星辰额头的汗水就止不住的往外流淌,但是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喊出来。夏小麦见到刘星辰这模样,心里也难受得很,她还是第一次不打麻药就给别人缝针,不用想就知道有多疼了。但是即使是知道刘星辰很疼,她手上也不敢有片刻的懈怠,因为她知道,只要她停下来了,等会儿再下针,刘星辰只会更痛,只有她不间断的,快速把针缝完了才能减轻他的痛苦。终于最后一针也缝完了,夏小麦收了针线,整个人跟刘星辰一样瘫坐在了床上,脸上也是满脸的汗水了。“你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弄些草药。”说完,夏小麦就魂不守舍的起身准备往外走,此时刘星辰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小麦!”“怎么?”夏小麦转眼就看向了刘星辰的伤口,还以为是伤口崩开了呢,见到好好的心里才松了一口气。“休息一下。”闻声,夏小麦心头一暖,冲着刘星辰笑了笑:“没事,草药还要磨,我很快回来,你别乱动。”说着,夏小麦就出了屋子。刘星辰看着夏小麦离开的背影,竟然久久不能回过神。见到夏小麦出来了,狗子赶紧跑到夏小麦面前一把抱住她的大腿,一张笑脸在她腿上蹭了蹭:“娘亲,爹爹还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