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老爷回来了!
    :,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着,于望龙就斜勾了嘴角,看了一眼后面那两个。本来于望龙心里却是想处置王氏和夏莲花的,可是一想到马上还有用,就先留她们的狗命。夏老爷子在篱笆旁磕了磕烟灰。“于少主是有什么事吗?”“怎么?好歹也是一个村里的,难不成没事就不能来了?”于望龙说道。夏老爷子冷笑一声,随即抽了一口烟丝,也没再说话。“你们应该听说了吧?今儿个镇上可来了一位大人物,可是京城的王爷,还要替咱们老百姓伸冤呢,怎么,夏老爷子就不想去镇上凑凑热闹?”“我一个糟老头子,都是数着日子过的人了,还凑啥热闹。”闻声,夏莲花心里就不开心了。“爹,您不想去,也让我跟娘去呀,说不定……”说不定那王爷真会看上她呢?后面的话,夏莲花可不敢说出来,于望龙还在这儿呢。“就是,死老头子,你赶紧让开,你不想去,可不代表我跟莲花不想去。”虽然王氏和夏莲花很担心于望龙会报复她们,但是想到刚才于望龙给她们使的颜色,还有镇上那可真是一块大肉啊,要是现在不去,可真对不起自己了。“怎么着?夏老爷子,你家的都想去了,你还想拦着不成?”说着,于望龙就冲着身后那几个人使了个眼色,那几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将那些篱笆都给拆了。很奇怪的是,这会儿夏老爷子也没有上前阻拦,竟然就坐在旁边,淡然的抽着自己手里的烟。一直到那些篱笆都给拆完了,夏莲花和王氏都跑出去了,夏老爷子也没有回头看她们一眼。见状,夏莲花心里就觉得有些奇怪,临走前还是喊了一声:“爹,我跟娘就去镇上看看热闹,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夏莲花和王氏就跟着于望龙一块儿离开了。而夏老爷子这才转过眼,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眼里满是失落和绝望。不是他不想拦着她们,而是他知道,现在怎么拦着也没有用了,而且,这母女两儿这次去了镇上,就得看她们的造化了。毕竟那镇上的,可不是小人物,她们若是还要跟于望龙同流合污,惹怒了镇上新来的那位,到时候怕是神仙降临也救不了她们了。想到这里,夏老爷子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会儿看着他脸上的皱纹又加深了不少,撑着一双老寒腿,缓慢的起身,一双手背在背上,微微躬着身子就回了屋里。“小姐!小姐!老爷回来了!”瑶儿正在准备迎接宣王爷的东西,外头就传来了呼喊声。瑶儿顿时心头一酸,手上的清单都掉了下来。“爹。”这么多天不见了,终于回来了?想着,瑶儿眼里就泛上了泪水,提起裙摆就跑了出去。才到门口,就看到县令有气无力的被两个家丁扶着进来了。县令的头发凌乱,脸上还有好多灰尘,嘴唇苍白干裂,两眼无神,整个人都瘦了两圈。见状,瑶儿鼻子一酸,赶紧跑到了他面前。“爹!爹您这是怎么了?”不是只是出去了几天吗?怎么成了这副模样?看着县令这模样,瑶儿心里觉得难受得紧,眼泪吧嗒的落了下来。见到瑶儿,县令也颤抖了双唇,眼里也泛上了泪水。“瑶儿,我的女儿……”他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被于望龙那个畜生糟蹋了,他这心里就恨啊!“快把我爹扶进去,小翠你快去把小麦请过来,她会医术,请她来瞧瞧,爹到底怎么了。”小翠赶紧就往夏小麦的屋子跑去了。瑶儿就扶着县令到了屋子里,派人烧了水过来,她亲自给县令将凌乱的头发捋了捋,擦了擦脸上那些脏的东西,看着县令这憔悴的模样,再加上这几天出了这么多事,瑶儿就觉得自己的天都塌了下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可县令并不知道,还以为瑶儿是在难过,被于望龙那畜生糟蹋的事情。眼里含着泪水,心疼的看着瑶儿。“瑶儿,都是爹没用,爹没有保护好你,让那个畜生……”说着,县令就手心一紧,一握拳就狠狠的在床沿上锤了一下。瑶儿赶紧用手握住县令的手。“爹,您别这样,女儿不苦,女儿就是心疼爹。”“瑶儿,听说大人回来了?”夏小麦匆匆忙忙赶了过来,一进门就见到县令虚弱的躺在床上。顿时心头一紧。怎么会这样?真的被刘星辰猜中?居然还有人敢绑架县令?“小麦,你快过来帮我爹瞧瞧。”说着,瑶儿赶紧给夏小麦让了个地方。夏小麦上前就给县令把了把脉,再看看他的脸色。倒是没有什么外伤。“瑶儿不必担心,大人这是多日不眠不休,加上又没有吃喝过东西,导致身体极度缺乏能量,人才会浑身无力,没有精神,只要好生休养两天就可以了,我现在去给大人做些补气的药膳,身子会恢复得快些。”“好,谢谢小麦。”瑶儿赶紧的看了看小麦。随即小麦便直接往厨房去了,心里却在想着刘星辰的事。现在且先不说到时候刘星辰会不会离开了,就眼前的事情都棘手得很。很明显,之前刘星辰猜的是对的,县令就是被人绑架了,可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又把人送回来了?至于那个敢绑架县令的人,不用想她能猜到是谁了。这阵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也就只有于望龙,一定是想逼县令答应把瑶儿嫁给他,才想把县令绑了过来。可是,于望龙虽然是个禽兽,但是也不会轻易就放弃瑶儿,这次肯放了县令,一定是因为新来的王爷。那以后呢?那王爷肯定不会一直待在这里,若是那个时候王爷走了,那于望龙会不会又要对瑶儿下手?夏小麦正想着,忽而感觉身后有一股异样,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进来吧。”刘星辰抿了抿嘴唇,到了夏小麦面前。“小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