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药包?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过县令还是很尊敬他这个将军的,来了公堂上,也不必行李。刘星辰将那盒子递给捕快,捕快呈给县令。见到那盒子,王氏的心里顿时更慌了,就连刚才夏莲花这会儿心里也有些担心了。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盒子,也不知道那盒子里究竟藏着什么东西。县令先看了王氏和夏莲花一眼,随即打开盒子一看,顿时眉头一拧。随即一脸茫然的抬眼看向刘星辰。“不知这是什么?”“药包。”药包?王氏顿时拧了眉头,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而夏莲花现在就想起来了,昨晚她们下药的时候,难道娘的药包没用火烧掉?顿时心头一惊,忙凑到王氏面前。“娘,昨晚的药包呢?”闻声,王氏这才反应过来,抬手就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完了完了,昨晚她哪里想了那么多,下了药就随手把药包一丢,哪里想过会被刘星辰找来?“莲花,这下怎么办?”王氏顿时急死了,一张脸都憋红了。夏莲花看着那盒子,一咬牙,一把抓住王氏。“还是那句话,打死不承认”“大胆!这里是公堂,小声嘀咕什么?来人,把她们拉开。”县令说完就看了一眼刘星辰。刚才还是刘星辰示意了一下,不然他还没看见这两人在嘀嘀咕咕说什么呢。两个捕快立马走了过去,见状,王氏一双手抓得夏莲花更紧了,焦急的看着夏莲花。“莲花怎么办?莲花。”夏莲花心里也慌了,这要是她不在王氏身边,等会儿王氏说不定就要招了。想着,夏莲花赶紧狠狠的掐了王氏一下。“哎哟!”“娘,娘您怎么了?”说着,夏莲花赶紧抬眼看向县令。“大人,我娘身子不好,请大人看在我娘年纪大了的份上,就让我待在她身边扶着她吧。”王氏立马也反应过来了,赶紧连着哎哟了好几声,身子也故意瘫软的倒在夏莲花的怀里。见状,县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看了一眼刘星辰,见他脸上没有异样,便答应了。随即,县令转眼看向刘星辰。“这药包如何是证据?”“这是昨晚留在厨房的。”刘星辰说完,转眼就盯着王氏看了看。果然,王氏的脸上已经写明了一切,她心虚了。“大人,只是一个药包,怎么能断定这就是我娘留下的呢?况且,大人可以想一下,要是大人您下药,会故意把药包留在那里吗?嫁祸,这肯定是是栽赃嫁祸的,还请大人替我和我娘做主。”夏莲花这会儿还喊起冤枉来了。瑶儿手心紧了又紧,咬牙切齿的瞪着夏莲花。明明是亲姐妹,怎么差别竟然这么大?小麦那么好的人,真是被这对母女给玷污了。此时县令也觉得夏莲花说的也不无道理。拧着眉头想了想,现在倒真不好说什么。而这个时候,刘星辰就开口了。“是不是王氏,大人去搜查便知。”搜查?王氏和夏莲花顿时愣了一下。此时县令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下令,按照刘星辰说的,带着夏莲花和王氏去搜查屋子了。这些人都到了二夫人的院子里,自然会惊动二夫人,王氏和夏莲花还觉得这是老天在帮她们,只要来了这里,二夫人肯定会出来帮她们的。却没想,她们在门口站在一会儿,就连那些官差去屋里搜了好久,也不见二夫人出来。“大人,找到了这个。”捕快将一个药包递给县令。县令将药包打开一看,里面是白色的粉末,县令不懂药材,自然看不出来那是什么药,但是那药包,跟刘星辰在公堂上拿给他的可是一模一样的。见状,王氏一下慌了,看了一眼那药包。“大人,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民妇的屋子里?”县令顿时脸色一变。“你还问本官?王氏,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王氏和夏莲花立马跪了下来。“大人,这药包分明就不是我们的,还请大人明察,我们连那药包里是什么药都不知道,又怎么会去买来呢?”她记得,上次让娘去买的不是红花吗?也不是白色粉末呀。这会儿王氏也觉得奇怪,而且,她记得,她那天就买了一点点,不是都下到夏小麦的药罐子里去了吗?怎么可能还有别的药?刘星辰眸子转了一下。“大人,这药包是回春堂专用的,大人可去问问,是否有见过她们去买药。”县令点了点头,便让人去把回春堂的伙计喊了过来。伙计跪在公堂上,给大人行了礼,转眼一看,便点了点头。“大人,这两人前两天确实来店里买过药材。”闻声,夏莲花立即眼珠子一转。“大人,前两天去买药,那是因为,因为我娘身子不好,那药是给我娘买的。”王氏也赶紧点了点头。“对对对,那药是给我买的。”“所以,你说这是给你买的药?”刘星辰将那装着白色粉末的药包拿在手上。被刘星辰这么一问,王氏和夏莲花就算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药,也只能点头了。刘星辰顿时嘴角一勾,转身将那药包递给伙计顺子。“你瞧瞧,这是什么药。”那伙计看了一眼,又问了一下,顿时脸色一变。“大人,这……这是砒霜!”闻声,顿时周围的人都对着王氏和夏莲花指指点点起来。这里面明明是砒霜,怎么还说是给王氏治病的药?本来刚开始还觉得王氏和夏莲花说的对的那些人,立马都反过来觉得她们在撒谎了。王氏和夏莲花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那药包里的药,久久不敢相信。而瑶儿,也觉得这事有点蹊跷,小麦的药虽然被人下了毒,但那并不是砒霜,难道是她们准备之后再毒害别人的?可是,刘星辰又怎么会知道她们那里还藏着砒霜?这可是剧毒。想着,瑶儿转眼就看了一眼刘星辰,却见他握拳抬手在嘴边轻轻咳嗽了一下,他的眼睑下垂,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神色,看不出来他现在在想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